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28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2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0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稅災相關 最新消息

流浪三十五年的烏龍稅單

三十五年,從生到死。

一張寄錯人寄錯地址的地價稅單,要糾纏無辜人民三十五年。

國稅局勇於認錯,卻死不改過,攪擾人民生活直至當事人心灰意冷, 最後也不願意開門接受道歉…

 

hourglass-2910948_1280

 

/劉建宏 劉佳蘭增修(資深記者)

  早在民國六十五年,也就是三十五年前,家住中壢的林女士收到一封掛號信,林拿過信一瞧,信封上的名字跟她名字一樣,但她有冠夫姓;另外,她明明是婦道人家,怎麼稱呼上是寫「先生」收呢?她再仔細一看,咦,地址也不對啊,她家是在中華路,可是信封上的地址卻是寫著文化路,相差十萬八千里耶!當下她的直接反應是:寄錯人,也寄錯地方了!

 林女士想起來文化路好像有住一位先生,名字跟她一樣,只是,好像幾年前過世了。她向郵差簡單說明,郵差楞了一下,點點頭,當場就把掛號信收回去,還直說「送錯地方了,真是不好意思」。也就是在這時候,林女士才有機會再仔細看了一下這封掛號信:是中壢市稅捐稽徵處寄來的,上頭還有註明是地價稅的稅單。

 孰料,隔年郵差又來了,收信人依舊是林女士,地址則是改過了,去年寫文化路,今年已經改成中華路林女士住家的地址!

 林女士的媳婦蕭女士說「隔天,我公公就拿著地價稅單跑去中壢市稅捐稽徵處,找到承辦人,向對方說明我們家沒有那塊畸零地,地價稅單也不是我們的,要求承辦人更正。承辦人當場承認錯誤,也向我公公認錯,還說他會處理。」

 原本以為這樣就沒事了,誰曉得,在民國六十七年,地價稅單又寄來了。「我公公於是又去中壢市稅捐稽徵處,再度跟他們說搞錯了,不要再寄地價稅單來擾民!他們也是一直道歉,保證會做出妥善處理。但每年,地價稅單還是寄來了。」中壢市稅捐稽徵處每年都還是把死去的「林先生」的地價稅單,寄到活著的「林女士」家中,讓林女士一家不堪其擾!

 蕭女士回憶說,「稅單上面的林XX,身份證字號跟我婆婆完全不同,一看就知道是大烏龍,別的不說,這位林XX的身份證字號是H1開頭。有常識的人都曉得,1開頭是代表男性,可見,這位林XX是百分之百的男人。我婆婆的身份證字號是H2開頭,2是代表女性。」

 連身份證字號都搞錯了,林女士的老公又到中壢市稅捐稽徵處申訴!唉,沒想到中壢市稅捐稽徵處的公務員,還真的是神通廣大,「勇於改過,死不認錯」。第二年,也就是民國七十年,中壢市稅捐稽徵處就寄來了寫著林女士身份證字號的地價稅單!

 接下來的幾年,地價稅單依舊每年都寄來林家。民國七十九年,林女士的老公突然中風。民國八十年,地價稅單又寄來林家,林女士心想,老公已經中風了行動不便,只好要兒子去中壢市稅捐稽徵處再跟他們說清楚,兒子是公務員,每次要去中壢市稅捐稽徵處,都要請假,很不方便。

 來到中壢市稅捐稽徵處,把這件烏龍地價稅單的始末再說一次,要求他們不要再寄來了,對方的態度也是再三致歉,表明不會再寄了。林女士的兒子請他們調出紙本的原始資料,承辦人卻說他們不可以調出紙本的原始資料。

 民國八十一年,地價稅單又寄來了,林女士的兒子無奈,只得又請假一天,跑一趟中壢市稅捐稽徵處,把講過的話再說了一遍。對方的態度依舊沒變,只是不斷地道歉,保證不會再寄了。但每年林家都依然收到稅單;到了民國八十四年,地價稅單還是來了。只是,這一年,林女士因為罹患胰臟癌過世。

 林女士過世後,名下留有一些資產,但在辦理遺產繼承的過程中,相關單位都沒有提到她有一筆地價稅未繳。也因此,林女士的兒子辦理遺產繼承,該繳的遺產稅都繳了,也順利繼承了林女士的遺產。

 到了八十五年,某天,兒子回到家,發現信箱有一張通知,要他去郵局領林女士的掛號信。領回來之後,兒子不免感到啼笑皆非,不是其他信件,又是這封地價稅單!林先生表示,「我母親都已經過世了,中壢市稅捐稽徵處辦理遺產稅的時候,他們也都沒意見,怎麼又會寄來地價稅單呢?」

 民國八十八年某天,兒子林先生被通知去內壢派出所領林女士的掛號信。林先生很納悶,之前是去郵局領,怎麼這次是到內壢派出所?領回來一看,差點沒暈倒,竟然是桃園地方法院寄來的判決書!

 桃園地方法院寄來的判決書,理由是林女士欠地價稅未繳,罰鍰加一加,金額高達二十七萬多元。原來,經過多年「追討」未果,中壢市稅捐稽徵處遂將全案移送桃園地方法院,但桃園地方法院也沒找林女士去開庭,直接對她祭出限制出境、凍結財產等處分。

 看完判決書,林先生馬上到中壢市稅捐稽徵處表達抗議,承辦人一看到判決書,立即說對不起,還強調是弄錯了。林先生反問:那麼現在要怎麼辦?承辦人二話不說,拿起電話就打到桃園地方法院,說明此案是弄錯了,請求桃園地方法院撤銷。

 但接下來的幾年,地價稅單還是會寄來,都是通知林家去內壢派出所領取。林永鈞不敢不去領,到了民國九十一年,林永鈞又領到了林女士的地價稅單,但奇怪的是,原本法院判決說是二十七萬多元的罰鍰,竟然不用繳了,只剩下二千七百多元的地價稅而已。只是民國六十五年第一次寄來地價稅單,只有一百多元而已,到了民國九十一年,已經漲到二千七百多元!民國九十二年,地價稅單又來了!

  年年收稅單收到手軟,有一次林先生實在忍無可忍,直接對承辦人說「乾脆你給我土地所有權狀,把這塊地給我,我就繳這筆錢,把案子給結了,大家也不必每年都要見面。他們聽了,當下並沒反應。」但從此之後就沒收到稅單了。林先生跑去地價稅單上的地點看了一下,這才發現,原來,那個地方就在內壢家樂福大賣場的旁邊。內壢家樂福,號稱是全亞洲最大的家樂福。周遭的土地,全被開發了,高樓大廈一棟接著一棟蓋。民國六十五年的畸零地,如今可是成為精華地段了呢!

後記:民國一百年十二月這本「建國百年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發表後,有一天中壢市稅捐稽徵處的稅官突然到林先生家登門拜訪,希望跟林家道歉,但飽受「流浪三十五年婆婆烏龍稅單」騷擾的林家早已心灰意冷,拒不開門接受稅官口頭道歉,因為這種敷衍了事毫無誠信的口頭道歉早已聽了三十五年,林家要求一定要收到白紙黑字的正式公文書,證明這個稅單真的已經撤銷,否則怎知哪天是不是又來個「三十五年死而復活的幽靈稅單」哩?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