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李珊/台北報導

20180121新聞人權_a4797張靜談賦稅人權太諷刺
張靜律師表示,盧梭社約論提到人民把權力交給政府來管理,政府是在幫人民管理社會,管理眾人之事,但歷經了幾百年的實踐,人民把權力交給政府,而執法或公務人員,卻反過來吞噬人民的權利!

韓國史實民主運動改編電影大劇《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道出震撼人心的國家暴力及人權悲劇,票房勇破12億。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律師在去年(2017)國際人權日系列講座中表示,盧梭社約論提到人民把權力交給政府來管理,政府是在幫人民管理社會,管理眾人之事,但歷經了幾百年的實踐,人民把權力交給政府,而執法或公務人員,卻反過來吞噬人民的權利!張靜直言尤其稅務單位是很嚴重的問題,他沉痛地說:「本來所有的權利都是人民的,結果現在回過頭來,要談賦稅人權,我覺得蠻諷刺的!」相對財政部長許虞哲之前曾公開表示,若考量租稅人權,那乾脆都不要課算了!現今的台灣可說遠追不上二百多年前的盧梭。

張靜認為公務員要有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心態,他提到加拿大是由稅務團體或者稅務律師來當法官,當自己受過折難,將來才知道該怎麼做,這是人類之間同理心。張靜覺得法官就是少了同理心,他說:「等到他將來法官退休了,被稅務機關追稅的時候,他(法官)就會知道,我保證他(法官)就會知道,他(法官)一樣也很難過!」張靜更直批:「大部分法官都不懂稅,即使當了稅務法官還是不懂稅,這就是台灣的法官!」

張靜提到台灣現今司法制度極不合理的地方,他說:「我曾經查過文獻,英國的法官初任法官的平均年齡45歲到47歲,台灣初任法官平均年齡是25歲到27歲!」張靜表示:「二十年的人生歷練有多少?所以你講我是奶嘴法官我一點都不生氣,因為這是制度上的問題!」他認為學法律的人可以把法官當成最後一個職業,千萬不要當第一個職業,當第一個職業太危險了,所有人民都是白老鼠被做實驗,去慢慢養成一個比較成熟的法官,然後就退下來做律師,張靜直言,「所以台灣的律師水準絕對比法官高,很多原因來自這個原因,就是把法院當成他歷練的場所最後下來做律師!」他覺得這跟世界潮流及世界先進作法完全背道而馳,應該是從律師中去學當法官,台灣卻是相反,這是一種司法怪象!

台灣賦稅人權不彰,行政法院法官又不懂稅,而法官初任平均年齡過低,讓百姓空有民主、人權之名,卻在制度及環境中遭受重重迫害,雖然電影《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是發生於韓國的史實,但卻喚醒台灣人民內心隱隱的傷痛,盼法官及政府官員拿出同理心,並重新溫習盧梭社約論,真正為百姓謀福!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