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07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2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0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最新消息 法稅好文

【投書】「避稅」「節稅」或「逃稅」?應建立在法律明確性原則之下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a6 preset

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黃育杉 【台灣法律網】

知名人士黃任中,因自認為避稅的技巧高,遭國稅局以逃漏稅認定,處分其應補徵所得稅及罰鍰近30億元....黃任中一再公然表示人民有避稅的權利,寧可坐勞一毛錢也不繳,或許,壞就壞在黃任中不該公然不給稅捐機關面子,讓稅捐機關不得不施以鐵挽逕行執行其財產。


但是,黃任中的例子,許多人一定是拭目以觀,難道「人民沒有避稅的空間嗎?」避稅的字眼,或許是強烈了一些,也太接近了逃稅的概念,但是,如果是節稅呢?或合法節稅?合法避稅?等等,恐怕要回歸到法律明確性的問題上。

不論是避稅、節稅,都是個抽象的概念,與逃稅都可能內含同樣的客觀事實,違法與否?恐怕又是個「自由心證」的問題,簡單的說,你說是合法節稅,我稅捐機關卻可以認定你是逃稅,小老百姓說得過稅捐機關嗎?依照目前的法令,雖有逃漏稅的規定,但解釋空間太大,而有法律不明確性,形成空白立法之嫌。但稅捐機關亦不可否認避稅或節稅的事實存在,只是法令沒有規範清楚避稅、節稅與逃漏稅間的界限而已,也確實會帶來許多認定上的困擾。

實務上不乏許多抽象性法律,授權行政機關訂定施行細則,或授權機關就具體事例做成解釋令,因母法授權不明確,適用於某些具體事件上,反而成了行政機關逾越法令或藉此刁難人民之工具。解釋令權掌握在行政機關手中,手無寸鐵的人民,眼見正義一定遲來,除非有人甘作烈士據理力爭到底,否則,不知還要再犧牲多少人民的權益,才能換得公平實質的正法權利,而非歪法徒行。

憲法第19條規定:「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但是,在法律保留原則之下,人民的義務,應以法律定之。大法官對此一再解釋出「應以明確之法律定之」的意旨,這就是法治國家的原則。在法治國原則之下,人民有要求政府制訂周延法律的權利,因為大部分法律是由行政機關送請立法院依程序三讀通過,政府應有義務制定出不使人民容易入陷於錯的法律,否則,該項法律即屬有漏洞,因此所生之爭議,其可能之不利益,也不應由人民承擔。若不明確的法律,反而讓人民成了受不利益的實驗品,這項法令豈不是脫離人民情感甚遠?

實際上,政府一切依法律的行事,應該是建立在明確的法律之下,而不是在不明確的法令之下,以球員兼裁判的解釋令,選擇性的挾殺,甚至某些事件是針對特定對象。如果政府期待人民應守法,就應該自己先在明確的法令之下更遵守法治國原則制定法律或執法。但從多次大法官解釋來看,很多法令的不明確性,讓不得不執法的行政機關,在硬著頭皮背於人民情感之下,背負著殺民的黑鍋,這是誰的錯呢?是選民文化的錯?還是執法觀念的錯?看來,是推卸責任文化的錯吧,也就是說大家都有錯,但是,政府要負大部分的責任,因為,政府的「權力」大,相對的責任大,人民雖有最上層的最大「權利」,但卻總是承受於遲來的正義,值得省思。

行政程序法第8條規定「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的方法為之,並應保護人民正當合理的信賴。」如果法律不明確,行政機關還要硬幹,這就是欠缺誠信的作法。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