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06位村里長(全國共7756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稅災相關 最新消息

公益律師公司清算人被限制出境

mari-helin-tuominen-38313-unsplash
Photo by Mari Helin-Tuominen on Unsplash

 

鄭文婷律師案

文/劉建宏

  本案受害人是鄭文婷律師,她接受法院委託,擔任公益性質的臨時管理人,行政執行處為了追稅,竟然把她當做公司負責人,予以限制出境,行政執行處的做法,真是離譜到家。

  民國98年,士林地方法院指派鄭文婷律師擔任一家瀕臨破產公司的臨時管理人,這是屬於公益性質,很多具有理想抱負的律師,都很樂意接下這個工作。當初,鄭文婷也很開心地接下這份工作。可是,就在她還在處理破產事宜時,財政部查到這家公司以前涉嫌逃漏稅,金額已經達到限制出境的標準,竟然就把她這位臨時管理人當做公司負責人,限制出境了。

  鄭文婷提起這件「不名譽的事」,仍然憤慨不已。她記得,98年9月17日那天,她才一進事務所,秘書小姐就拿了封財政部的公文給她,「我打開一看,內容竟然是把我限制出境,我愣住了,一時之間也說不出話來!」除了感到震驚之外,這份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也打壞了鄭文婷的預定計畫,本來,她在9月22日,要去大陸黃山,如果被限制出境,她就去不成。

  鄭文婷在很早以前就向律師公會登記過,願意擔任公益律師。98年3月底,士林地方法院打電話給鄭文婷,詢問她願不願意擔任臨時管理人?鄭文婷也沒多想,一口就答應下來。

  士林地方法院派給鄭文婷的案子,案主是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這家公司本來是設在台北市內湖區,後來搬到台北市大安區的復興南路。只是,公司的董事、監事都跑掉了,董事長也搞失蹤,頓時陷入群龍無首的窘境。

  部分股東看不下去,想要把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給解散掉,卻又找不到適合的人選來處理,只好向士林地方法院聲請選任臨時管理人。士林地方法院選中鄭文婷,經過詢問確認,鄭文婷遂成為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臨時管理人。

  鄭文婷解釋,在公司法還沒有修正之前,並沒有所謂的臨時管理人的制度,90年11月12日,公司法做了修正,增訂的208條之1,把臨時管理人給納了進去:「董事會不為或不能行使職權,致公司有受損害之虞時,法院因利害關係人或檢察官之聲請,得選任一人以上之臨時管理人,代行董事長及董事會之職權。但不得為不利於公司之行為。」

  成為臨時管理人之後,鄭文婷開始清查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資產,結果發現,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前前後後欠了將近3000萬元的稅;到了9月,鄭文婷就向台北地方法院聲請宣告破產。

  不過,台北地方法院卻駁回鄭文婷的聲請,因為,台北地方法院認為,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有逃漏稅之嫌,它的最大的債權人是國稅局,在稅務問題還沒有解決之前,公司不能就這樣宣告破產。

  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讓鄭文婷有點不解。她覺得,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已經沒有業務了,根本救不回來,除了宣告破產之外,別無他法。之前,她也做了一些措施,把鼎太股份有限公司的部分設備做了清理,包括賣掉一些電腦,也只收了幾萬元進來而已,這些錢都拿去付辦公室房租。

  但就在台北地方法院還沒有把宣告破產的聲請給駁回之前,財政部突然送給鄭文婷一個函,主旨寫得很清楚:「因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欠繳營利事業所得稅新台幣九百二十三萬六千零一十八元,已達限制出境金額標準,台端為該公司負責人,已依法轉請內政部入出國及移民署限制出境在案,請查照。」

  財政部來的函還說明,是依據財政部台灣省北區國稅局98年9月11日北區國稅徵字第0980026055號函及稅捐稽徵法第24條第3項規定辦理。如果不服處分,得依訴願法第14條及第58條規定,向行政院提起訴願。

  鄭文婷接到財政部的公文,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她只是法院選派的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臨時管理人而已,怎麼又會變成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呢?而且,還因此遭到限制出境!

 她說,財政部早在97年就發了一個文給所屬單位,上面寫得很清楚:法院選任之臨時管理人,雖代行董事長及董事會職權,惟與「代表公司之董事」,尚屬有問。準此,尚不宜以臨時管理人為限制出境之對象。

   「除非公司的臨時管理人就是該公司之董事,才會被當做限制出境之對象。依我的情況來說,除非我是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財政部才可以把我限制出境,可是我根本就不是嘛!」

   9月17日收到限制出境的公文,再過4天,鄭文婷就要去大陸黃山,行程也都已經安排好了,如果去不成,真的相當麻煩。為此,她趕緊跟當時的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顧立雄聯絡,把她碰到的狀況詳盡告知。顧立雄回覆說會馬上詢問財政部,查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對於財政部的處分,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相當不滿,認為財政部亂搞。原因是,就在鄭文婷的案例發生之前,已經有許多位律師也因為擔任臨時管理人,遭到財政部發函限制出境,為此,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早就多次向財政部提出抗議。

 幸好,這些抗議終於有了回應,也算鄭文婷的運氣好,在她收到限制出境的公文前1個星期,財政部終於發了一個公文,白紙黑字寫得明明白白:法院依公司法第208條之1規定選任之公司臨時管理人,不宜為限制出境對象。換句話說,像鄭文婷這樣的臨時管理人,不可以被列為限制出境的對象。

 但令人不解的是,明明說不可以的事情,為何才隔了1個星期,這張蓋有財政部部長李述德大印的公文又發給鄭文婷?把鄭文婷限制出境,財政部豈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趕在她出國的前1天,也就是9月21日,鄭文婷又收到財政部的公文,這一次是解除限制出境公文。鄭文婷說,如果沒有這張公文,萬一她到了桃園機場被攔了下來,那才真是丟臉丟大了!

   鄭文婷表示,儘管後來財政部立刻再發函解除她的限制出境,但這件事很明顯地告訴大家,國稅局的承辦人員根本不負責任,沒有專業素養!「他們只要上經濟部的網站去查公司登記資料,馬上就能查出來我這位臨時管理人,屬於專業人士,不是公司的董監事。我懷疑他們完全不知道有這件事,甚至看到『臨時管理人鄭文婷』幾個字,都不知是什麼意思。這就是我們國家的稅務人員,實在很悲哀!」

  發生這件烏龍限制出境事件,鄭文婷立刻去申請解任臨時管理人。到了12月,士林地方法院同意她解任臨時管理人。只是,更烏龍的是,到現在,還沒有新的臨時管理人來跟她辦理交接,如今,鄭文婷還在保管鼎太國際股份有限公司的桌椅、近50箱的帳冊!

 

本文經作者同意刊登 
轉發/轉用請註明【法稅改革聯盟】,謝謝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