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68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稅災相關

吞下去的錢,絕對不吐出來

個案1

清算證明的更正會議紀錄慢給,當年度竟然還是被課稅

會計陳小姐的公司曾經收購另一家公司,這家公司因為虧本而結束並清算,公司在2014年的報稅時,詳細整理股東會議紀錄以及法院的清算證明,以此證明公司當年的損失證明,但是只因對方會議記錄比較慢給,竟然因為會議記錄的年份誤植為其他年度,國稅局認為不算當年的營業損失而要求補稅200萬元,陳小姐說,如果公司要申請行政救濟訴願的話,要先繳一半也就是100萬元,很不合理,於是改走更正申請;更正申請只是更正會議紀錄的年份就耗費一年,更正成功後,國稅局竟然不願意退還稅款,而是未來公司報稅有年度盈餘時才可以折抵這筆錢。

不可不知

被投資公司結束營業辦理解散清算,自然需向主管機關經濟部或是院轄市市政府申請,並應取據其核准函,投資公司依規定應以核准函日期認列當年度的投資損失,所謂股東會議記錄在申請解散時當然已檢附一份給主管機關,因此給國稅局的會議記錄因作業疏忽年度弄錯,簡單更正即可,至多向主關機關抄錄原紀錄即可證明事實。國稅局實在不應以此刁難百姓,甚至還要脅要補稅,難道又是稅務獎勵金作祟所致?

個案2

人民繳了多年「冤枉稅」,稅捐單位死不退還

苗栗林先生的父親有塊農地90多坪,從日據時代一直做農作使用從未間斷,也沒繳稅,後來四周蓋了房子,1977年7月縣府地價課直接就將該區劃為「公共設施完竣地區」,直接改課地價稅,他的父親也每年都按時繳納稅金,直到2008年時那塊農地的地價稅已經漲到28,000多元,林先生負荷不了,於是向稅捐處提出申覆,後來縣府邀請台電、自來水公司、竹南地政事務所派員一起會勘,最後認定為「公共設施未完竣地區」應該改徵田賦(不用繳地價稅)。事後再向縣府陳情,主張退回2008年以前各年度繳出去的地價稅稅金。

當時稅務局長、副局長、主任都當場承諾願意退還15年稅金,結果一張公文來告知「依法無據」,不退還稅金,還說不服的話就去走行政訴訟。縣府地價課未經實地勘查,逕行核定地目,改課地價稅,是政府違法在先,人民繳了多年不該繳的「冤枉稅」,造成民怨之外,又推諉責任不肯退回人民已繳稅金,實在讓人生氣又無奈。

不可不知

稅捐機關未依職權調查該土地現況,致溢課人民稅捐,已經違法在先。再者依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2項規定,可歸責於政府機關之錯誤致溢繳稅款者,其退還年數並無限定,因此稅捐機關只願意退15年的說法,已有違法刁難人民,沒想到又出爾反爾不肯退還溢收的稅金,再度知法犯法,難怪民怨不斷,年年超收稅捐。

個案3

根本沒賺那麼多,國稅局自行判斷調高營業額

10年前美甲在產業界並不風行,美甲店屬於小規模經營,通常國稅局會依照租金所提供的價目表以及承租的地點去做課稅的稅額核定。竹南第一家美甲店誕生時,國稅局沒有參考的例子,就直接判斷這家店每個月營業額會達到12萬元,經過6個月實際營業後,發現營業額根本就連一半都不達。店主收集這6個月所有顧客簽署的實際營業報告,提供完整的專業日記帳本去國稅局,承辦人卻稱沒有降稅的先例,沒有辦法調低營業額,且處理過程中,竟更換承辦人,之後整件事情就像羅生門一樣,再也沒有人要處理,後因營業條件不佳,永遠都達不到國稅局所核發下來的營業稅額,最後收店了。

不可不知

小規模營利事業新設立免用發票時,原核定營業額係採用查定費用標準、地段等級、租金行情等作推估,之後實際營業額與原核定有顯著差異,若屬提高,國稅局會調高核定營業額或要求改用發票,同理,若實際營業低於原核定,營業人自可檢附實際營業資料要求重新認定,稅務員不肯受理納稅人更正要求,自是推諉卸責。

個案4

以「洗錢」罪名恐嚇小店補稅,濫權課稅

有一家小麵攤,剛開店時不曉得一天麵可以賣幾碗,就跟國稅局說不開發票,用收據。國稅局到門口站崗,看一天賣幾碗麵,算營業稅一年要報多少,十幾年來就依此數額報營業稅。2016年,忽然收到國稅局的單子表示,營業稅只報這樣,可是妳某某銀行的帳戶很多錢,請來解釋說明是不是有漏報?是不是營業額更高?後來協同會計師去國稅局了解,老闆娘指出,經濟不景氣,加上都會區都市計畫變更,商業圈已沒落,請國稅局再來站崗,算一天賣幾碗麵。國稅局稱「沒時間」並表示,如果沒有辦法解釋這些錢是麵攤所得,就表示是洗錢,可能跟國際洗錢集團掛勾,如果洗錢的話,就直接沒收。要求麵攤老闆娘補40幾萬元稅額,為了息事寧人,她只好補稅了事。

不可不知

小規模營利事業免用發票係採用查定營業額課稅,國稅局要求調高補稅,依法應舉證,更不應以洗錢要沒收等語來恐嚇人民,如此濫權課稅,難怪政府連年超徵,稅務員爽拿獎金。

個案5

課錯稅只能退5年,修法才有解

知名律師陳長文,自1986年起居住於北市現址,登記在其太太名下的自用住宅。台北市稅捐處卻以其住處於1996年間設有「裴康頓眼鏡公司」為由,將原本「住家用」房屋稅率1.2%調整為「營業用」稅率3%。直到2007年間,陳長文發覺有誤,要求退還15年來多繳的稅款16.9萬餘元,稅捐處卻只肯退回最近5年的溢繳稅款。

不可不知

明明稅捐處弄錯了,多A錢居然不認錯,還不肯歸還?連全國最大律師事務所的陳長文大律師,提出復查、訴願,甚至行政訴訟,卻都無法撤銷錯誤的稅單,最後經過立委提出稅捐稽徵法第28條修正案,將可歸責於政府或稅捐稽徵機關之錯誤,而導致溢繳稅款時,人民申請退稅不再受到5年期間限制;所以隔年一年全國共6,822件溢繳稅捐案件獲准退稅,退稅金額含利息高達3.5億元。

陳長文曾投書媒體表達對此次修法的憂心,「反而掩蓋法治國家必須落實依法行政原則的要求。」他提到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規定「違法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原處分機關『得』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而目前訴願委員與法官均以錯誤狹隘的文義解釋行政程序法第117條,人民權益能否獲得保障,只能看行政、司法機關的臉色。

陳長文指出,事實上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至今從未曾被行政機關適用而撤銷行政處分,行政法院及訴願會是落實法治的最後防線,本應糾正與要求行政機關依法行政。可惜事與願違,從此案看到訴願會毫無作用,行政法院還為行政機關違法行為背書。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