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64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媒體報導 最新消息

【新聞】稅收超徵不該成為常態

文章出處:國政評論

作者:周信佑、謝明瑞

2018/4/11

近年來,台灣稅收年年超徵,2014年超徵1,088億元、2015年超徵1,878億元、2016年超徵1,278億元,且2017年也超徵774億元,合計四年超徵5,018億元。有民眾在公共政策參與平台提案,稅收超徵應仿效韓國、新加坡、香港等先例,「還稅於民」,並引發眾多迴響與共鳴。不過財政部以近年超徵稅收都用在過去舉債償還,無此規劃作為回應。何謂稅收超徵?簡單而言,就是指實徵稅收大於預估稅收,換言之,稅收超徵等同於稅收低估。筆者觀察歷年來的歲入情況,雖然歲入有超徵也有短絀,但超徵年度遠多於短絀年度,尤其是某些年度景氣明顯低迷,稅收卻仍是大幅超徵,為何會有這詭異的現象?我們認為主因就在於稅捐稽徵機關通常視「超徵」為政績,在預算編列時,普遍會低估歲入,讓稽徵績效容易達成,導致各級政府稅收超徵現象年年上演。
財政學的理論中,政府編列預算的原則是「量出為入」及「收支平衡」,刻意低估歲入,超徵變成常態,不僅導致國家整體資源錯誤配置,也會傷害租稅正義。何況財政部回應超徵稅收皆用於過去舉債的償還,但各年度仍多屬於短絀,國債屢創新高,這豈不是自相矛盾嗎?顯見各級政府財政在高估歲出、低估歲入的惡習下,未能因稅收超徵有所改善,反而日益惡化,總預算編列與稅制等都有極大檢討空間。

為扭轉稅收超徵變成常態的現況,我們提出兩項政策建議供執政者參酌。
首先,要求財政部與主計處(簡稱財主單位)提高稅收預測能力,推動降低各項法律義務支出,改善支出結構僵化的困境,降低年度歲入歲出之差短,並藉由檢討不合時宜的稅制與其他政府所徵費用之正當性,減輕民眾因政府稅收年年超徵所產生的「被剝奪感」,弭平民怨,亦可消除財主單位未來可用超徵來弭補赤字之僥倖心態。

此外,在強化逃漏查緝的同時,也要正視查緝手段,不要給予人民橫徵暴斂的感覺,否則一旦產業與財富大量外移,國家競爭力與稅收基礎恐將難以挽回。

其次,建議修正「預算法」,在政府連續3年超徵稅收後應在超收範圍內一次性的提高綜所稅扣除額或在過年時以消費券形式將溢收的稅賦一次性的平均還給納稅人,不僅可以給全國人民一個大紅包,尤其是嘉惠中下階層的民眾,亦可刺激內需的消費市場,活絡經濟,可說是一舉多得。

台灣鄰近國家或地區,如南韓、香港與新加坡等,都有多次將財政盈餘或超徵稅收以退稅或分紅等方式「還富於民」;民進黨在2008年6月時也曾以「與其推動內需,不如直接退稅給民眾刺激消費」為由,推出「全民退稅,弱勢補貼」方案,主張將2005年及2006年的超徵稅收以一次性的退稅來提振中產階級消費力,並補貼弱勢族群,如今2014年到2017年的超徵稅收規模遠高於當時,民進黨政府應該沒有拒絕的理由吧!

藉由一系列的改革與制度化,方能讓每年稅收超徵後,「還稅於民」的紛擾與抗爭戲碼得以落幕,也可避免超徵稅收流於執政者「樁腳政治」與「小金庫」的可能。期盼藍綠政治人物都能以國家利益與民眾權益的高度共同來支持這項政策建議。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