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64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法稅好文

稅災行政救濟失靈 檢察官教你這樣做

文章出處 : 台灣法律網

文 / 姜樂衡

雞排伯因國稅局人員上門,最後導致自殺悲劇事件披露後,引起大家對稅務行政高度關注,筆者也在此時期遇到法稅改革聯盟的街宣活動,回家仔細閱讀他們整理的稅災戶案例後,不禁深深嘆一口氣,想不到一般人笑稱的萬萬稅,其背後竟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冤稅,冤稅的來源在於部分稅務人員的濫權,常以「推計課稅」為名,恣意訂出稅額,若稅額小就花錢了事,但遇到稅額大繳不起時,事業也跟著完蛋,家庭悲劇也常接踵而來。

不少稅災苦主都表明,突如其來的稅單常是「不可承受之重」,不少受衝擊的稅災戶命運就在收到稅單的瞬間,從此邁入悲慘世界。例如:案例中的顏先生工廠雖設於大陸,台灣設有辦事處負責原物料採購,但2005年時突遭國稅局要求補繳20萬營所稅,顏先生向國稅局解釋在台辦事處只做進銷存的轉帳,沒有生產,業務很單純,應不用繳這麼高的稅額,不過不想在此費心,還是多補繳了20萬營所稅。不料隔週,國稅局人員又來說,長官說20萬不夠,後面要多加1個 0,變成200萬才行。同時跟顏先生說:你常在大陸進出,若不繳會被限制出境。顏先生被迫只得繳清200萬稅款,最後在心寒之餘,接受會計師建議,將台灣辦事處結束營業。

類似顏先生案例並不少,法稅改革聯盟的街宣人員就表示,他們發動法稅改革連署人愈來愈多,全國的縣長、議員、村長及里長已連署近九成,連署踴躍的原因,除了是認同連署議題外,更重要的是這些代表民意的公職人員們本身遭逢濫稅的比例也不低,但他們跟一般大眾一樣,面對不合理的稅也無力反抗,只能含淚默默接受。其實稅務人員濫稅不僅損及稅災戶本身,還對國家社會的經濟發展造成折損,對各種營業事業的不當查稅,可以說對蕭條的台灣經濟,是一道雪上加霜的毒藥。

稅務人員濫用「推計課稅」是造成稅災的最重要原因,雖然所得稅法第83條第1項明訂推計課稅的實施要點:「稽徵機關進行調查或復查時,納稅義務人應提示有關各種證明所得額之帳簿、文據;其未提示者,稽徵機關得依查得之資料或同業利潤標準,核定其所得額」。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218號解釋:「依推計核定之方法,估計納稅義務人之所得額時,仍應本經驗法則,力求客觀、合理,使與納稅義務人之實際所得額相當,以維租稅公平原則」。這些條文指出實施推計課稅需嚴謹,不可獨斷推定稅額,但現有多起案例卻是稅務人員憑「合理懷疑」,就直接對個人或企業開出驚人稅單。因此大眾不得不質疑,近年經濟下滑,卻年年稅收超徵,不得不令人懷疑是濫權使用「推計課稅」之結果。

除了濫稅外,稅務的行政救濟失能,更是引起大家共憤,許多稅災戶均表示透過行政救濟爭取權益,但成功率低於6%,這迫使多數人不得不選擇含淚「被協商」,也有少數人選擇與雞排伯一樣的命運,不禁引人唏噓,這不該是民主法治國家應有的景象。全民該覺醒了,既然國家機器失靈,維護正義與權益只能靠自己。因此在雞排伯事件之後,大家要釐清繳稅的觀念,國稅局常以「有所得就要繳稅」為由向人民逼稅,但事實上「有所得不一定要繳稅」,而是憲法第19條「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只要大家能清楚稅務行政,就不會輕易被誤導,遇到問題也能清楚該如何爭取自己被憲法及法律保障的權利範圍。

針對稅災戶面對國稅局的弱勢,稅務人員依據「合理懷疑」就濫開稅單之舉措,已實質侵害人民權利,劉承武檢察官建議可略過無效的行政救濟一途,而直接向濫權開單者提告,因其行政已違反「證據法則」(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及行政程序法第36條:「行政機關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不受當事人主張之拘束,對當事人有利及不利事項一律注意」。民事官司勝訴後,接著可以引用民法186條(公務員因故意違背對於第三人應執行之職務,致第三人受損害者,負賠償責任。其因過失者,以被害人不能依他項方法受賠償時為限,負其責任) ,以此法條為依據,向濫權開單者提出損害賠償,以及依民法179條( 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要求退還不當得利。

檢察官建議的途徑就是告訴大家,雖然現下大家對國稅局的恣意行政莫可奈何,但只要大家願意運用民事途徑,勇敢對濫權稅務人員說「不」形成一股風潮,相信就能遏止大家痛恨的濫權徵稅。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