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13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2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0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媒體報導 最新消息 法稅好文

【新聞】超徵還民,台灣才是「主權在民」的國家

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張濡道

最近巧遇一篇值得省思的文章《台灣納稅人你為何不生氣!》,2010.10.21.刊載於自由時報的首頁即時新聞網頁,文字很犀利,有一段是這麼寫的

 

國稅局權利大到沒有人能監督制衡了,「連『法院判的不算數啦!』(中區國稅局苗栗分局長陳合發經典語錄)這種話也說得理直氣壯。」你敢有異見,我就查你的帳、課你的稅!連各大媒體似乎也不敢碰觸這個敏感話題,因為國稅局可查每一個人、每一個企業的帳,進而開單課稅﹏恐怖哦﹏這是什麼時代!!什麼政府??

 

該文所言與我這幾年的研究很吻合。文章最後提到「希望這些訊息能讓更多人知道我國稅務實況真相,一起來關心我國稅法、稅制的改革,建立更公平合理的稅務法制,…期待一個人民可以安居樂業的台灣!」則讓我心中感慨萬千。

 

財稅是國家大計,繳稅是升斗小民的大事,二者都是有識之士關心的要事,但經過大家多年來的關注,台灣稅制並沒有因此變好,人民也沒有因此安居樂業。反倒是法務部統計資料顯示台灣欠稅欠費的人越來越多,一年新增案件數竟將近1000萬,這個數字的背後,實隱藏著升斗小民真實所得、以及違法超徵,這些政府不可說的秘密在其中。這也就是為何近來民間興起一股「超徵還民」的聲浪。

 

超徵應否還民?怎麼還?見仁見智。但我認為超徵是政府稅收超過總預算的歲計剩餘,這些剩餘理當還給納稅人,若要挪到下年度用或拿來還國債,也應該由立院審查通過才可以挪用。人民只同意政府依照立院三讀通過的預算編列方式去徵收與花錢,若有任何特殊急用,也有法定管道來因應,所以不少民主先進國家,會將超收稅金還給人民,只是方法各有不同。在香港叫做財政盈餘還富於民,今年280萬人可分到1.5萬/人;在美國叫做TaxReturn,今年2月公布各州退稅的金額約7-9萬/人;在新加坡叫做財政盈餘全民分紅,尤其低收戶有一年分得2萬/人,另一年分得2.7萬/人,現在則每年都有營業稅的退稅紅包。

 

依據經濟日報2014.3.15.《社論》,實施「財政分紅」最有經驗莫過於新加坡,自2001年幾乎每年都會自財政盈餘中,提撥部分紅利發放給全體國民,至2014年總額已超過2500億台幣。台灣自1950年起至2012年,共計63個年度決算,有歲計剩餘達33個,多數來自景氣好年超徵的稅收,因此也如同是全民的集體存款。前財政部長錢純的「輕稅豐收」為成功關鍵,強調「穩健財政基礎,支援經濟發展」國家永續經營的理念,與當時經濟部長通力合作而克盡全功。

 

相較於該社論所稱「淡泊致遠」的財長錢純,現任許虞哲及前任張盛和,卻是民眾心中之痛,在景氣低迷的年度中,濫用欠缺證據或法律依據的稅單課稅,並不時發新聞稿炫耀其超徵政績,但這樣的超徵,不僅不能叫做稅收,甚至應該叫做「贓款」。尤其面對立委質詢超徵源頭的稅務獎金或稅務冤案時,情急之下張盛和說出「沒有獎金,不足以養廉」,許虞哲說出「講人權,那就不用繳稅了」這二句經典名言,不但驚世駭俗,更讓台灣注定淪落為下流經濟體,外資不敢進來,人才、資金、企業快速外流,如同止不住的水龍頭。

 

據研究,在稅法沒有改變的狀況下,張許二人於國稅局長任內就開始擴張行政權,讓台灣稅制一步一步走入不透明的黑洞裡,行政函釋一路飆升到9千多條,其複雜程度連專業的會計師、律師都搞不清楚,所以當課稅目標(Quota)一聲令下,稅務員便可以隨意取一條來用,輔以稅務獎金的利誘,「我說了算」風氣無限上綱,簡直就是開民主倒車,也為台灣埋下稅制坑人的禍害。

 

亂世出英雄,濁世出狗熊。缺乏人性尊嚴思維的人格特質,加上對稅與法的熟稔,造就了張許二人的崛起。尤其擁有財稅及經濟雙碩士的張盛和,跟擁有美國哈佛大學法學碩士的許虞哲,一狼一狽地精研威權時代設計的整套稅制,讓納稅人無翻身餘地。不僅默許屬下不依證據及法律開單課稅,甚至藉由滯納金、利息及1-30倍的罰鍰,讓人民多繳了不該繳的稅;二人更看穿整個行政救濟制度的失靈,而放心大膽為所欲為。

 

救濟制度在台灣,是不知情的納稅人「羊入虎口」一條漫長不歸路。

 

簡單來說,當納稅人收到不合理稅單,第一步要申請復查,但稅務員及長官為了考績,不認錯撤銷稅單是常有之事,而因為延遲繳納,加計滯納金及利息,救濟制度不但換不回公理,反而讓稅金變更多!納稅人對復查結果不服,第二步可以去訴願,但此時必須先繳1/2稅金或擔保品,否則會被號稱「國家認證的討債集團」的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強制執行」,其手段包括凍結或查封納稅人資產、拍賣資產、直接扣薪水1/3,甚至限制出境、管收入監。若訴願失敗,第三步才能開始訴訟,但很不幸,素有「敗訴法院」之稱的行政法院,讓納稅人敗訴率達94%,可謂九死一生,甚至生不如死,烏龍稅單纏身20多年大有人在,財稅官員無視民刑事法院判贏,稅單照開,稅災戶無不重病纏身、家破人亡。

 

台灣對於欠稅處罰過當,北商大財稅教授黃士洲認為很像政府帶頭放高利貸,以滯納金為例,滯納金的計算標準是每兩天1%,最多加計到15%,換算成年利率高達182.5%,已符合刑法中的重利罪!台灣財經刑法權威教授陳志龍更痛批,許多稅務手段嚴重違憲,一旦人民無法籌出1/2稅金或擔保,而無法提起訴願,已違反憲法條文第16條,剝奪其訴願及訴訟之權;而限制出境及管收,更違反第10條人民居住及遷徙之自由。加上9千多條函釋命令常非經法律授權,都是稅官說了算,更是嚴重違背憲法第19條人民有依法律納稅之義務。

 

因此當財政部啟用這些違憲作為,納入國庫之收入,本質上是披著稅的外衣,而行國家不當得利之實,法稅改革聯盟主張將這些不當得利的超徵還給人民,實屬天經地義、也是於法有據、更是理所當然。

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稅務獎勵金及徵起獎金,成為稅官及執行官的眼中肉,長官督促著屬下用盡手段徵稅、追稅、逼稅,成為戕害納稅人的罪惡淵藪。民間呼籲財政部應把10年來編列的10.3億稅務獎金吐出來,而許虞哲數千萬的獎金,也應還給人民。依遠見華人精英論壇《許虞哲想陷小英總統於不義?》作者估計:「許虞哲於民國88-96年擔任國稅局長,若按張盛和在立院被質詢坦承局長每年領100萬查稅獎金來估算,許虞哲就領了800萬;若依照王建煊擔任財政部長,不到2年的任內領2千多萬查稅獎金估算,許虞哲從105年擔任部長至今(107年),應該也領到相當金額的稅務獎金;再加上96-104年擔任署長及次長,獎金也可領個上千萬。」而依據前司法院長城仲模透露,其友人於國稅局長任內一年領到查稅獎金280萬,讓該位作者的推估保守且可信。

 

依法論法,除了財政部所訂法令函釋有許多違憲,甚至是財稅官員本身更明顯觸犯多項刑法。首先是刑法第129條違法徵收罪,有關「公務員對於租稅或其他入款,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規定。其次是刑法第131條圖利獲利罪,有關「公務員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令,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規定。最後還包括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取財罪,有關「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之不法所有,以恐嚇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及第2項恐嚇得利罪「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之相關規定。

 

用簡單概念來說明,甲接到一張200萬的補稅單,若這是他該繳的稅,經協商變50萬,少掉的150萬就是圖利甲,讓國家損失,對不起全民。若這張200萬稅單是不該繳的,脅商後變50萬,甲多繳的這50萬,就是恐嚇取財,加上因為50萬入國庫而分得稅務獎金,就是圖利自己。讓人民對國家生怨,更是不該!

 

嚴格說,當超徵非因景氣好,而是運用國家公權力壓榨百姓取得,就是違背天理,違法官員不僅應下台,甚至應繩之以法!古有殷鑑,路易十四橫徵暴斂,其子孫路易十六在法國大革命爆發時,被憤怒的巴黎市民送上斷頭台。天理循環,違法官員應有所警惕,日前即有退休國稅人員坦承自己也變成稅災戶,坐實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國聯合會監事長蔡維杰對財稅官員所說的話:你們不要這樣,會害到自己、害到你的親人啊!

 

此外,失衡的官民權力也是違背天理!依前述,剝奪人民財產、自由、生存權的課稅手段,藉由法令函釋鋪天蓋地而來,但懲治不法官員的條文僅有刑法所提四項,且迄經未曾使用過。立法委員及監察委員殊不知怠於職守,而未發揮五權制衡的功能,其實就是共謀同罪。因此唯有當人民用選票唾棄,真正選賢與能,促成還富於民,經濟才有生機;當企業、資金與人才回流,台灣才能免於淪為鬼島、甚至是滅國之命運。

 

往返兩地的台商盛傳著大陸滅村的故事。據說大陸有許多村莊滅絕,不是土石流、洪水或地震造成,而是共產黨的陰謀所致。當為政者發現該村地底有豐富礦產,他們不用錢徵收土地,而是帶著一群企業人士去村子裡,用高薪福利誘拐年輕人離鄉工作,村子只剩老弱婦孺與殘疾,之後陸續凋零,於是光明正大將村子收歸國有。讓人不禁唏噓的是,此番景象怎彷彿正在台灣上演?

 

鑒古知今,義大利西西里島以黑手黨聞名,他們跟每一個店家收取保護費,只要有人不繳,第二天家人就得到街頭收屍,島民人人自危。直到該島的第二代長大,拒絕再過這樣的日子,而快速串聯起來,設計海報說服每個店家張貼,拒繳保護費,最後終於讓黑手黨銷聲匿跡。

 

馬丁·路德·金名言:「歷史將會記錄,在社會轉型期,最大的悲劇不是壞人的囂張,而是好人的過度沉默。」當國家基底被財稅黑手掏空,包庇與護航違法濫權官員的人,就成為人民公敵,今年我們一定要用自己神聖的選票讓正義彰顯,救自己的國家,也是救自己。尤其青年世代,應學習西西里島第二代的精神與勇氣站出來,而每一位納稅人也應學習西西里島店家勇氣,拒繳不該繳的稅,拔除威權遺毒,重建主權在民的民主法治國家,你我沒有人是局外人!

 

作者簡介:前經建會研究員

以上內容若侵犯您著作等相關權利,請留言通知我們,我們將盡快予以刪除,謝謝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