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工業總會7月27日發表「2018產業政策白皮書」,向政府提出九大政策建言,其中租稅議題被列為首項,是近三年首見。工總表示,全球各國租稅政策趨向減稅以鼓勵在地投資,唯獨台灣與世界潮流反向操作,已衝擊投資意願,並影響企業的國際競爭力。工總表示,租稅政策應激勵投資創新,政府應改善投資稅制,別用租稅的棒子,把人才打出去。台灣租稅政策究竟如何趕走企業與人才?以下幾個稅災案例可見端倪。

 

HANG TEN等四家知名平價服飾店,因與國稅局對稅務認知不同,被以「逃漏稅」名義重罰新台幣五億多元。在求助無門下,HANG TEN大老闆打算跨海「告御狀」,希望總統、行政院長主持公道,否則不排除從台灣撤資,而躍上媒體版面。HANG TEN、GIORDANO、bossini、BaLeNo所屬的港商漢登、捷時、捷領、銀鯨公司在台灣廣設門市,專櫃人員收款,由合作店開立統一發票給消費者,如同百貨公司,由合作專櫃銷售,而以百貨公司名義開立發票一樣,其代收消費者負擔之5%加值型營業稅額並沒有差別,國家的稅收根本沒有減少。但竟遭國稅局認定逃漏營業稅,補稅加罰鍰計新台幣5億2900多萬元。經行政訴訟救濟都敗訴後,四公司聯合遞出陳情函,向總統、行政院長、立法院長、司法院長、監察院長、財政部長及朝野立委等求助。陳情函表示,「我們明明誠實納稅,稅款從沒絲毫偷漏,國稅局卻恣意曲解事實、補稅濫罰,重創政府法治形象,更逼使業者倒閉歇業」,憤而揚言要撤資。

 

一位顏老闆則表示,2005年時,他的工廠在中國大陸,台灣則設一辦事處。有一天,稅務員突然來找他,說:「你們公司依照營業所得來講的話,稅繳得不夠,一定要去補繳,我們核算出來,是20萬。」雖然跟稅務員說明台灣辦事處的性質,但稅務員還是說依照查核要補繳20萬。顏老闆想說20萬無所謂,就給了!沒想到一周後稅務員又來了:「這個案子上面的說20萬太少了,不行,要再多一個零。你經常進出大陸,勸你200萬繳一繳,要不然會把你限制出境,因為你超過50萬,已經算是欠稅大戶了。」當時顏老闆幾乎每個月都要往來大陸和台灣之間,就再次跟稅務員解釋,設辦事處的用意是把員工的薪資和勞健保保障留在台灣,而且他們的薪資所得基本上都可以扣得到稅;像這樣一次把他掐死的話,那他是不是要趕快把公司結束掉?稅務員笑一笑,很乾脆地回他:「這是你家的事情啊!」後來顏老闆無奈補繳了200萬,但是他的會計師告訴他,趕快結束營業,如果不結束,搞不好每年都來課你的稅。他因此立刻決定把台灣所有公司都結束掉。

 

另一位林小姐以前在台灣經營成衣工廠,一直都是採取從國外採購原料,台灣製造,外銷美國的方式經營。但國外工廠支出的成本,國稅局一律不認,他們不得已只能以台灣的收據當作獲利課稅,每年國稅局還會以查稅為由,要求他們繳交超過該繳稅額的稅金,有一年甚至沒有經過調查,直接喊價200萬,並威脅:「如果你們不想繼續被查帳,就多少繳一點。」最後經過協商,繳了80萬。林小姐因為稅的問題,不堪其擾,最後決定收掉台灣的公司,移到賴索托經營。

 

政府課稅是養雞生蛋?還是殺雞取卵?近年來許多學者專家直言,台灣經濟發展關鍵不在經濟部,而是在財政部及行政法院。很多企業透過稅務救濟程序想要爭取稅捐正義,但是打行政訴訟總是輸,最後只好選擇撤資台灣。台灣想要重振經濟,法稅改革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