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國聯合會監事長蔡維杰指出,太極門冤案挖出我國稅務的黑幕,國稅局死纏不放,主因是整體共犯結構,稅官為了自我利益讓共犯結構無法打破。

號稱反專制威權、民主改革、轉型正義的台灣,可以讓冤案持續迫害多少年?握有公權力的人,要到何時才能謙卑地去承認、面對、改變錯誤?起因於檢察官濫權起訴的太極門冤案,耗費人民十多年心血,獲得司法三審判決無罪無稅確定,然因刑事冤案衍生的違法稅單卻持續絞殺人民22年!中華民國記帳士公會全國聯合會監事長蔡維杰指出,太極門冤案挖出我國稅務的黑幕,國稅局死纏著不放,主因是整體共犯結構,稅官為了自我利益讓共犯結構無法打破,太極門冤稅案是台灣稅務改革的重要指標,當本案完全終結之日,就是國家稅務改革成功紀念日。

 

「太極門冤案平反11週年,真正有平反嗎?」蔡維杰表示,看到國家把一個善良的團體,先羅織罪名,當法院判決無罪、無漏稅時,稅務機關又用稅單一直糾纏在人民身上。國稅局稅官們經常講實質課稅原則,照理來說,必須要有證據力的支持,司法機關經過法官和檢察官在法庭的攻防後,這些證據是最能夠接受考驗的,既然司法機關經過多次檢驗後,判決太極門是無罪的、無漏稅的,為什麼國稅機關還死纏著不放呢?

 

蔡維杰指出,國稅局死纏不放的主因,是整體的共犯結構無法打破。第一個是獎金,太極門稅單開出後,不知道有多少人拿到獎金,獎金都拿走了,一旦稅單被撤銷,獎金該怎麼追回?會向誰追?另外一個是懲處,當時承辦本案的稅官們,很多都還在職場上,違法稅單如果逕為撤銷,除了獎金要追回外,這些人要如何被懲處?這些官員們為了維護自我的利益,當然必須要讓這個共犯結構牢不可破。

 

蔡維杰感嘆「有錢判生,無錢判死」,一般的小老百姓如果遇到不合理的稅單,忍著痛也要讓它痛、哭也要回去才哭,最後還是只能接受,因為稅務員每次都跟人民說,稅單不合理可以去復查、去訴願、去行政救濟,但是人民必須先繳一半的稅額做擔保,才能來訴願,否則財產即被強制執行,人被管收或限制出境。蔡維杰有許多客戶,因為被開了冤枉的稅單,沒有能力去行政救濟,因為沒有辦法繳一半的稅額,就跑到對岸去,幫助對岸經濟成功,他質疑這樣對台灣的老百姓好嗎?對台灣的經濟有幫助嗎?

蔡維杰表示,即使我們國家給予太極門如此不當的對待,在掌門人洪道子博士的領導之下,弟子們一路堅持善良勇敢,發揮大愛,讓他非常敬佩。他期待太極門冤稅案成為台灣稅務改革重要的指標,能挖出我們國家稅務的黑幕,讓許多善良的百姓能夠獲得平反。當太極門冤稅案確實完全終結之日,這個日子應定為中華民國稅務改革成功紀念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