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64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新聞稿和聲明稿 最新消息

【新聞】沒所得為何要繳稅?稅災戶呼籲撤銷不合理的稅單!

台灣平均薪資倒退17年,財政部卻連年超徵,而且每年新增欠稅欠費被強制執行案件,從2001年190萬件,一路飆升到2017年936萬件,幾乎每10人就有4人有欠稅欠費被強執行的問題;其中有多少是烏龍稅單造成的?以前是「台灣錢淹腳目」,現在則是「稅災戶淹腳目」。

 

黃先生的房子有一年因地下室緊臨排水溝嚴重漏水,一直在維修中,所以無法出租,因此在當年報稅單申報「空屋」,卻收到稅務機關以當地的出租行情金額核發補稅單,且完全不接受黃先生申訴時提出的維修單據證明!黃先生無法接受稅務機關沒有實地實際了解真正狀況,就自行認定發單,質疑有多餘的房子就一定要有租金收入嗎?國稅局常說「有所得就要課稅」,那「沒有所得就不該課稅」不是嗎?明顯反映出稅捐機關的心態就是「把人民當賊」,認定你一定會設法逃漏稅,真是要不得!他感嘆地說,人民、企業長期忍受租稅暴力,難怪台灣人的錢留不住。

 

謝先生某天接到國稅局來電,說他的租金低報,要補稅。謝先生說明他有公證,也曾把租金調高,但房子空了一整年都租不出去;但不管怎麼說,國稅局就是要他補稅。謝先生想知道他那區的租金到底多少才合理,國稅局居然說:「這是機密,不能告訴你。」讓他直呼:「這是什麼鬼理由?」更扯的是,另一年國稅局又說押金沒報到稅,要補稅。可是他收到押金與租金的支票當天或隔日就存入銀行,銀行會給利息稅單據以報稅,押金的利息稅單當然也包含在內,怎麼可能只有押金沒有報到稅?後來才知道押金要分開列出,否則等於沒報稅。謝先生直指,國稅局常利用民眾不懂法律而曲解法律條文,欺騙人民,沒碰到這些事之前,總認為這些鳥事絕對不會掉到他頭上,可是當一件件找上門時,才知道什麼叫做欲哭無淚,投訴無門。

 

李先生有一間店面,25年來租給別人開咖啡廳,但咖啡廳今年卻決定收店不做了,原因是生意一年比一年差,常常一整天下來的營業額,達不到開立統一發票的標準,所以咖啡廳老闆就去申請免開統一發票。沒想到國稅局馬上找上門,一進餐廳就開始數桌子,並要脅:「這樣好了,看有幾張桌子收多少錢,金額可以協商,但是不能不繳;如果不繳,很難跟上面的長官交代。」老闆請房東提供相關證據到國稅局解釋,稅務人員看了證據後,勉強接受,但老闆已經嚇到不敢擺桌子,改放活動餐車,只賣外帶餐點,更壓低單價與利潤,苦撐2年還是決定收掉。

 

鍾先生在永和擁有一戶房子,2009年準備與林小姐結婚時,就將戶籍遷到林小姐的房子名下。2012年鍾先生將永和的房子租出去並主動申報,沒想到竟收到補稅單,只因為鍾先生2009年戶籍已遷出永和住家,國稅局就自動追稅至2009年。但事實上,2009至2011年房子並未出租。鍾先生向國稅局申訴無效後,還是繳了不該繳的稅。雖然金額不多,但心中就是有一股氣。

 

奢侈稅實施4年後,雖隨著房地合一稅上路而廢除,但對無辜自住戶的遺毒並未終止。稅災戶李泳賢2011年首次購屋花了620萬,加上簡單的裝潢及契稅、設定費等雜項支出,共花費約660萬。2012年因無力負擔貸款而售出,成交價680萬,賣屋所得扣除土地增值稅,還有當初契稅、裝潢、過戶等費用,根本沒有獲利,反而倒賠;沒想到因持有房屋期間沒有遷入戶籍,即便有居住事實,還是被國稅局認定為非自用住宅,被課本稅加罰金共219萬元。他訴願、行政訴訟都輸,至今每個月被迫分期繳納2.2萬元的稅金,等於被扒了好幾層皮,對只是一般勞工的他來說,何其沉重?李泳賢沉痛表示,當年推奢侈稅時,財政部長張盛和說,不會錯殺無辜,不是投資炒作的一般老百姓不用怕,但結果死的卻是他這種不懂法令的弱勢小民。他憤憤不平地說:「冤獄都可以平反,為什麼冤稅不行?」呼籲稅務官員檢討不合理制度,讓無辜受害者有平冤的機會,撤銷不合理的稅單,還給人民安定的生活。

 

生命、自由、財產是人類不可剝奪的天賦人權。「租稅」是政府運用國家公權力,對人民財產的剝奪,更應遵守法令及正當法律程序,才是民主法治國家應有的作為。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