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64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新聞稿和聲明稿 最新消息

【新聞】惡意查稅討價還價 國稅局說了算?!

日前世界銀行與資誠聯合發布2017年全球繳納稅款調查報告,台灣總稅率負擔34.5%,超越韓國、香港、新加坡。對於現行過高的房屋稅引發民怨,以及薪資所得稅收占比太高,前行政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冲表示:「當樹上沒有果子時,政府還要強摘嗎?」台灣企業出走、人才外流加上低薪問題…等日益嚴重,近四年間財政部竟能超徵超過五千多億稅收,百姓苦哈哈賺不到錢,國家為何可以超徵稅收?

 

經營素食餐廳的林姓業者表示,剛開幕時因生意不錯,接受國稅局要求開立發票,但之後營業額漸掉至10~12萬,虧損嚴重,無力負擔收銀終端機的租金、會計師費用,以及店員人事費用,因此向國稅局申請免用統一發票,但卻遭拒絕。林姓業者指出,財政部於2012年修正發布「稽徵機關核定營業性質特殊營業人使用統一發票作業要點」,規定月營業額20萬為核定使用統一發票之標準,但是北區國稅局新竹分局竟以1989年法規條款,拒絕他所提出的申請,明顯違反從新從優原則。他氣憤的說:憲法在賦稅上最高精神就是公平原則,也以當一位中華民國誠實納稅人為榮,但無奈環境不佳與經營不善,導致營業額下滑,無法達到統一發票使用標準,國稅局卻拒絕他免用統一發票的申請,完全不合理。

 

陳小姐的母親做小生意,從沒想過有一天她的母親會成為稅災當事人,「我的母親面臨了很像雲林雞排伯的情形!」因為國稅局的惡質行徑,讓為人子女的陳小姐不願辦理營業登記。她表示,國稅局承辦人上門訪查時,得知她的母親獨自在家,竟出言恐嚇!更可惡的是,承辦人員要不到陳媽媽的身份證相關資料,便不斷到陳媽媽做生意的地方騷擾,以及不斷打電話騷擾陳媽媽的房東,讓大家不堪其擾。

 

曾經從事營造業的徐先生提到,當時在開營造廠的時候,工作很多是分包給下游廠商,工資表則是由下游廠商提供,但國稅局一口咬定這些都是人頭公司,並表示按規矩公司要被罰。徐先生很納悶:工廠發包工程給下游廠商,要如何查證他們提供的工資表是否屬實?他更質疑國稅局相關單位為何沒有對於虛設行號的發票進行把關?結果到頭來,竟然要上游廠商來負責,而且課稅可以罰到十幾倍,「我感覺這個非常沒有道理!」

 

徐小姐是化妝保養品的經銷商,專營化妝品進出口生意,年營業額好幾億,因有出口外銷,故政府需退營業稅6,000多萬,但不斷被國稅局刁難不給退稅,還聲稱其取得不明進項發票等,百般查帳並年年開立稅單約3千萬元,徐小姐深感冤屈,哭訴無門,這段期間不僅資金週轉不靈,還遭國稅局強制處分凍結600多萬的存款,迫使她向地下錢莊借錢來生活及打稅務訴訟,至今仍未解決。

 

五金回收業者郭先生也收到不公平的稅金罰單。他說明,因為配合買貨的廠商沒有繳交5%的營業稅,國稅局竟對郭先生開罰高達新台幣六百多萬的稅金。郭先生不明白,當初跟廠商交易時,都已經簽結付清、銀貨兩訖,為何國稅局在徵收不到原廠商稅金的情況下,卻是要另外一間跟他交易的公司來進行補徵的稅收?!郭先生走行政救濟,但復查沒過,訴願也沒有過。稅務人員常常會一通電話打過來︰「郭先生,要不要這樣子,你就先把錢繳一繳就好了,我們就不要再查下去了…。」郭先生無奈的說:「為什麼最後我們的稅變成是一種討價還價的方式來解決,而不是去探討整件事情的真實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