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5月間宣布將擴大發放育兒津貼,9月1日又宣布,財政部要修改基本生活費的計算方式,明年五月又有減稅紅包!但民眾最在乎的,是我國的稅制問題,稅制不公、不透明,還有每年超徵的錢用到那裡、蚊子館的浪費公帑和稅捐單位浮濫、違法領取稅務獎勵金等,倘若有健全、透明的財稅體制與稅務人員良心操守,民眾自然無需政府送紅包。再則,人民質疑的是,在這紅包利多的背後,這些錢要從那裡來?還是挖東牆補西牆?還是違法強徵課稅?

長久以來,財稅單位最為人所詬病的,就在於稅捐單位違法與濫權課稅,以近幾逼迫、威脅,甚至是恐嚇的方式查稅,一些無中生有的稅單或抄家滅族式的恣意罰款倍數,造成企業出走、外資不來、年輕人低薪。就有媒體報導「幽靈地址遭追繳房屋稅」,一位盧姓小姐收到一張稅捐處寄來催繳「房屋稅」的稅單,卻是從未見過的地址。實際走訪該地區,果然找不到門牌號碼。而且她的其他7位兄弟姊妹相同也收到通知書,而且是一口氣追討5年份房屋稅,共一萬七千多元。後來才知道,原來81年過世的父親在三重有間房子,只是過了近二十年多年,門牌早已重編,而且房子也找不到了。找不到門牌、也沒有房屋,竟然還要人民繳交「房屋稅」!

還有民眾提到,自己的親戚每年都是以自然人憑證繳稅,也都很順利。不過,有一年卻忽然收到一筆15萬的稅單,後經查證,國稅局人員也自己承認錯開稅單。但是,國稅局人員依然要他的親戚「多少繳一點!」親戚抱著民不與官鬥的心情,與國稅局協商下,繳了5千元了事。令人不解的是國稅局人員的錯,為何人民要被剝削買單?

還有一則很多人熟悉的黃任中欠稅新聞,黃任中是前司法院院長黃少谷的兒子,因為投資股市致富,合法節稅卻被國稅局認定逃漏稅,他的稅務官司都還沒打完,稅捐單位就將他的古董、名畫、洋酒賤價拍賣,還將他管收,因此抑鬱而終。黃任中的兒子也很慘!黃任中遭到管收時,曾經拿出一張1999年開立金額高達40億元的本票,要償還欠稅,行政執行處以超過票據請求權3年期限拒收!沒想到國稅局竟將政府也不認的「40億本票」,當作「鐵證」,認定黃若谷繼承「40億的遺產」要課他遺產稅,然而,黃若谷並沒拿到錢,卻年年被國稅局列為全台欠稅大戶。

一位李小姐在知悉有那麼多稅災戶遭受稅捐單位無理的對待,也勾起了她的記憶。李小姐提到,媽媽目不識字,從事小生意,當時念小學的她,有時要幫媽媽填寫收據,每次媽媽總是很無奈的說:「國稅局說要納多少就納多少,做這種小生意賺沒多少,國稅局還要來站崗。」當時年紀小,不懂得媽媽維持家計的辛酸,心裡還犯嘀咕,「繳稅是應該的啊!」

在那物質匱乏的年代,媽媽要帶11個孩子長大,又要做生意,還要面對稅務人員的予取予求,還不懂體恤媽媽的辛勞,李小姐現在想想,覺得自己真的很不孝。經過四十幾年了,稅務人員並沒有進步,還像強盜一樣的要錢!李小姐說:「一個稅務員有這麼大的權力!可以決定百姓要不要繳錢?繳多少錢? 讓我這個從小愛國的善良百姓,真的很錯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