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

特別感謝7368位村里長(全國共7860位村里長),南投縣、桃園市、台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嘉義市、澎湖縣、金門縣和高雄市等13位縣市首長、副首長,以及超過1270位各級民意代表完成稅改連署。

媒體報導 最新消息

法稅真改革 全民大覺醒 (18)

文章及圖片出處:台灣新生報

2018/12/01

超徵還民天經地義 駁回公投違法違憲

2018超徵還民公投大事記

2018年九合一大選外加十個公投落幕,原本一項有利國家整體社會經濟及政府信譽的「超徵還民」公投案,竟遭中選會駁回!「超徵還民」國際間視為理所當然,香港、澳門、新加坡、南韓對於超徵均曾還利於民,國內藍綠政黨、官員也都曾經提出政治承諾及主張。尤其,財政部近四年稅收超徵五千多億,民眾質疑超徵原因及超徵款流向不明,全國已有超過93%村里長共同連署「超徵還民」。中選會卻黑箱作業以「不符合規定」駁回吳景欽教授提出的2014至2017年「超徵5000億稅收,立法還財於民」公投案,引起輿論撻伐,批評是違憲怪獸。專家學者從「超徵還民」公投案檢視台灣民主體質脆弱,呼籲讓人民直接監督政府,捍衛主權在民、憲政體制、程序正義等民主法治價值,國家財政方能步入正軌、經濟得以繁榮,台灣才有競爭力。

中選會擋「超徵還民」公投 陷國家於不義

台灣現階段青年高失業率、貧富懸殊、薪資將近19年凍漲,經濟停滯不前的環境下,竟然能2014至2017年共超徵5200多億,財政也未見改善,錢用到哪裡?人民完全看不到,完全無法監督。

2008年,蔡總統擔任民進黨主席時,就帶動黨團大力推動「全民退稅、弱勢補助」方案,主張在近兩年稅收超徵情況下,將超徵稅收退還人民,行政院院長賴清德、立委柯建銘等人當時都表示相同看法;前行政院長陳冲、前財政部長李述德也都表示應還利於民。2010年當時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即表示,政府任何稅費的徵收都必須非常精確,有超收的部分,一定要立刻退還給民眾,遵守政府與民眾的契約關係。而超徵款該如何使用,2008年賴清德曾經說,與其讓政府浪費,製造通膨,還不如給人民運用來活絡我們的經濟。

超徵還民公投提案是攸關民生經濟之政策問題,也是政府總體經濟環境的一環,卻遭中選會駁回。前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直言,「公投根本是玩假的!」超徵還民不得排除公投,我國每年度有法定預算,溢出的超徵款,其定性既非「租稅」,亦非「預算」,國家非營利單位,財政部超徵退還於民是天經地義,否則就是陷國家於不義。

陳志龍於2018-05-29投書自由時報,明白指出吳景欽教授提案「超徵還民」納入公投,「攸關於主權在民、租稅法定原則、預算法定原則,甚至所謂『公投法定原則』的問題,在法治國家,其具有重要性。」媒體亦出現許多批評聲浪:「公投提案被黑箱消滅!中選會已逾越職權?」、「公投案遭駁回─中選會能否決全國93%村里長民意嗎?」

法稅改革聯盟提出的超徵還民,以及所推動的「稅改五大訴求」、「稅改十大建言」及「賦稅人權宣言」至今,參與稅改連署村里長高達7,369位,全國7,860村里每一村里皆有人參與連署,象徵全國100%的民意!目前全國累計已超過17萬人完成連署。回顧超徵公投提案始末,這股人民覺醒的浪潮,豈是中選會可以隻手遮天。

主權在民法治試煉 揭中選會違法黑箱

吳景欽教授(前排左七)控告中選會黑箱作業,與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前高喊「超徵還民 天經地義」。

台灣民主法治經得起考驗?2018年11月13日在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首度開庭審理(民國)107年度訴字第997號公民投票法,控告中選會駁回「超徵還民」公投提案之處分侵害「憲法保障人民之基本權利」,而且嚴重違反行政程序正當性,應該予以撤銷。代理人黃麗蓉律師請求調閱駁回公投提案之委員會決議紀錄,還原當天表決與討論過程,如何做成決議?委員如何判斷?法院外面,近百名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前往舉牌表達訴求,民眾高喊「遵循憲法 保障人權」、「超徵還民 天經地義」,指出政府無作為,人民要出來監督。

提案人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表示,事前聽證會討論事項,只告知將針對「超徵款是否為租稅」爭點做辯論,實際討論過程,卻大肆以「超徵關乎預算」為題做突襲,違反正當法律程序。黃麗蓉指出,超徵還民公投案屬於應行聽證程序之事項,聽證會以公開的言詞為之,並應做成聽證紀錄,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08條第1項,是做成行政處分的重要依據,中選會通知只有「租稅」爭點,聽證會現場卻以「預算」突襲,已明顯違反正當法律程序。

面對法庭外近百位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到場關切。在學校任教的吳景欽語重心長地說,「我為什麼淌這混水?我是為了台灣、為了我的女兒,為了台灣的年輕人,我勢必背負這個十字架。我呼籲行政法院,回歸法律,以法律考量,公民投票第一條就是主權在民。」

黃麗蓉指出,此案是中選會違反憲法保障人民創制權利的案例,國、民兩黨都曾經表示超徵還利於民的政策,全國超過93%村里長都連署超徵還民的提案,根本不用公投,超徵款本應返還人民。

青年志工表示,未來的台灣自己救。整個經濟環境不好,超徵款的來源、流向不明。超徵還民是93%以上村里長的意見,我們要讓政府知道政府不是「營利單位」,青年及全體台灣人將繼續監督政府。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民國)107年10月17日「以核養綠」公投案新聞稿理由要旨第二點明示「公民投票法是程序性質法規,公投提案以通過為原則,不通過為例外」。因公投是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然中選會卻大開民主倒車。不僅違反程序正義,爆出聽證會議題突襲人民,決策過程黑箱作業,又說不清理由,極力阻撓人民行使公投權利。

違憲怪獸侵害人權 陳情監委青天可見

法稅改革聯盟號召下,5月27日萬人走上街頭訴求反超徵,全國九成以上村里長連署稅改五大訴求、稅改十大建言、賦稅人權宣言,「超徵還民」聲浪席捲全國。

違憲怪獸人民沒法度?中選會駁回吳景欽所提「你是否同意,國家於2014至2017年所超徵之稅收五千多億元,立法還財於所有國民?」公投提案,抹煞公民投票法還權於民之目的。法稅改革聯盟向監察院陳情,希望對中選會之作業及相關人員調查糾彈,落實憲法主權在民,以維安定的憲政秩序。「陳情書」指出以下理由:

一、中選會應本於職責協助確認公投議題之明晰性,應保持中立,貫徹憲法主權在民之原則,確保國民直接民權之行使。

二、超徵還民天經地義,是遵守政府和人民的契約關係,攸關政府誠信與民生經濟問題。

三、基於憲法基本權的保障,公民投票之範圍不應加以限縮,更不能夠任意擴張解釋。

四、本件公投提案不涉及租稅且非關預算,是對國家政策行使創制權。

五、公投提案應以通過為原則,中選會卻就議題以外爭點作為駁回理由,嚴重違反正當程序。

六、中選會未遵守程序正義,未貫徹公投法之立法精神,程序突襲,立場偏頗,逕行駁回本提案,顯有程序及實質的違法。

中選會委員不當作為不僅傷害人民對政府之信賴,完全摒棄人民對主權在民、資訊公開及監督政府有效施政之期待與用心,同時阻礙民主進步的發展。

超徵還民揭財政漏洞 全民監督步入正軌

台灣傳統基金會董事長黃石城

超徵議題在輿論不斷發酵,人民不僅面對中選會黑箱,還有財稅黑箱……。尤其,財政部8月中公布今年前7個月的稅收,不僅年增長9.5%,還創下了歷年來同期新高紀錄,並達到全年稅收65.2%以上。財政部表示這是國內消費升溫,企業增長;但實際的狀況並沒有明顯的反應在薪資增長上,人民無感,國家四年來超徵了五千多億,國債數字卻沒有下降。

網路談話性節目「全民公審」9月22日討論「國家財政與稅收的超徵問題」,台灣傳統基金會董事長黃石城、中國科技大學財稅系助理教授倪伯煌、輔仁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魏賜聰揭開這些數字背後所隱藏國家財政的漏洞?

倪伯煌提到,國債不斷增加最主要的原因是政府長期以舉債填補歲入不敷歲出的部分,再加上政府對於減少國債沒有良好的對策及償還債務計畫,導致國債持續擴大。依照財政部公布的資料顯示,從1996年到2017年這二十年間,債務未償餘額增長了4倍多,負債增長速度超越歐美。「說明我們的財務收支結構、財政紀律有很大的問題,政府應該要好好檢討,而不是用超徵款去填補財政上的漏洞與赤字。」

對於中選會駁回超徵退還人民的公投案。曾經擔任中選會主委的黃石城指出,公投是憲法賦予人民的複決權,應該是天經地義。現在,政府他不還你、也不能公投,實在是沒有道理。「超徵還民是政府原本就應該要做的,根本不需要再公投!」黃石城還表示,這些超徵的錢到那裡去了?一定要追究,因為沒有人追究,所以超徵不還給人民;好的政府、愛民的政府應該「主動」將超徵還給人民。

倪伯煌也指出,「公投是一個主權在民的體現,人民有權對超徵款如何使用予以監督或表示意見,藉由公投的提案,讓人民直接監督政府,國家的財政才可以步入正軌、經濟才可以繁榮,台灣才會有競爭力。」

魏賜聰指出,「中央的稅收年年上升,國債一路往上爬,預算一樣一路地往上爬,如此的國家治理是大有問題!」面對台灣即將進入老人化,魏賜聰希望政府以日本為借鏡,好好思考,政府對低薪、經濟、高齡化、少子化到底做出了什麼對策?

(若文章內容有侵權情形,敬請告知將會立即撤文處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