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時間:2018/12/30 19:05
文章及圖片出處: 蘋果即果評論

王樺宥/大學教師
 
日前國內外媒體大力報導法稅改革聯盟發起的「台灣黃背心運動」,財政部於12月27日對陳抗訴求發布新聞稿回應,內容中財政部還是一貫的官方說法,是自欺欺民?還是腦袋仍停留在威權時代,不知「民主」、「人權」為何物?針對財政部的說明,在此提出幾點看法:
 
一、退還超徵稅款:1.超徵稅款來自於人民,人民本來就有權利主張如何運用,何況此超徵之稅款,並未編列於預算之中,如何運用,現行沒有明確的制度及法規予以監督,財政部一下稱拿去還債,一下又稱減少舉債。但是從財政部公布的資料顯示,從93年至106年為止,政府累計超徵的稅收高達7889億,這14年間,排除3年國際間的突發性經濟巨變的影響之外,政府常年都是處於超徵稅收狀態,然而我國的國債沒有減少,反而是不斷增加,財政部應自行向國人說明清楚,超徵款項到底用到哪裡?
 
2.財政部稱超徵款退還人民,是「債務由下一世代民眾承擔,恐生代際公平疑慮」,此說法是在誤導人民。舉例來說明,假設政府編列的預算如表一(1)欄所列,收入預算數(不含舉債數)為80元,借款(舉債)20元,支出預算數為100元,事後實際發生數如表一(2)欄所列,收入數(不含舉債數)為90元,支出數為100元,收入實際數(不含舉債數)超出預算數為10元,假設不考慮非稅捐收入,這10元是超徵稅款,若將這超徵的10元退還人民,而仍依之前就編好的預算,舉債一樣是20元。
 
其實政府並沒有超出預算的舉債數,它只在依照當初的預算在執行,真正把債務留給下一代承擔的是「財政管理不當」的政府,支出預算編列太過於浮濫,公營事業機構監督管理不善,尤其公股行庫弊案頻傳,無法有效挹注財政收入,導致必須舉債支應財政支出。
 
二、稅務獎勵金:1.財政部在新聞稿中自承將稅務獎勵金放發給稅捐稽徵業務績優異者。這種將獎勵與租稅稽徵連結的做法,導致稅務人員濫開稅單,以領取獎金,且稅務人員開錯稅單也不會受到懲罰,這就說明為何財政部可以連年超徵稅收的主因,也是台灣稅政「無法無天」的亂源。
 
2.民國106年立委陳瑩就踢爆,沒有法源的稅務獎勵金發放可說人人有獎,連發新聞稿、內部裝修等與查稅無關的作為都可以領取獎勵金,甚至有的國稅局領獎人數高於法定員額,她重批稅捐機關根本就是巧立名目濫發獎金,只是為了消化預算。
 
三、訴願先繳納一半稅款:1.司法院釋字第224號解釋,主要是認為當時的稅捐稽徵法規定人民在「復查」階段要繳納稅款半數,是對人民行使訴願權及訴訟權所為不必要之限制,有違反《憲法》第7條及第16條,但修法之後,改為在「訴願」時要繳納稅款半數,同樣是對人民訴願權及訴訟權所為不必要之限制,這種修法是在敷衍大法官釋憲意旨,對賦稅人權毫不在乎。
 
2.人民提起租稅行政救濟,即是認為賦稅人權遭到政府不法侵害,在稅務爭議尚未確定前,要人民繳納半數稅款或提供擔保,不然遭到強制執行,此無異是人民為了循求救濟必須被迫財產權遭到侵害。
 
再者,若是人民租稅救濟案件是退稅案件,稅捐機關也沒有在訴願階段先退人民一半稅款,這足以顯示我國租稅救濟制度沒有發揮保障人權功能,人民在法律上還受到不平等的對待,這已違反《憲法》第16條人民訴願權及訴訟權之保障意旨、《憲法》第7條保障人民在法律上地位平等之意旨,以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有效救濟之規定。
 
財政部不思檢討改進,尚扭曲司法院釋字第224號解釋的意旨,可見財政部官員心中只有稅收,沒有人權。
 
四、解釋函令:1.財政部於新聞稿稱「並無函釋內容凌駕所解釋之法規情事」。然就以50年5月25日台財稅發字第03497號函、67年7月29日台財稅字第35047號函及68年3月13日台財稅字第31577號函為例,該等函令認為納稅人對於稅捐機關作成之復查決定不服,而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救濟經撤銷後,原處分機關可以再作成新的復查決定,不受稅捐核課期間之限制。
 
此三個函釋就是造成萬年稅單的違法函釋,也是明顯凌駕《稅捐稽徵法》核課期間的規定,同時也是違反《憲法》第15條、第16條保障人民財產權、訴願權、訴訟權之意旨,以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有效救濟之規定。財政部的說明顯然是在欺騙人民。
 
2.財政部於新聞稿稱有定期檢討解釋函令,若是如此,請財政部公布檢討結果,修改、廢止了那些解釋函令,公開接受人民的檢驗。
 
五、平反稅務冤案,終結萬年稅單:1.財政部於新聞稿中將依《納保法》第21條第4項規定,「妥速審判並使法律關係儘早確定,維護納稅者權益」。
 
但此法條是許多專家學者,包含法官,都大力批評《納保法》中最沒有保障人權的法條之一,強力主張應修法,因該法條是以行政法院作成撤銷或變更裁判之日起算15年,逾15年未確定應納稅額者不得再行核課,若加上行政法院前之救濟程序,至少要耗時17年以上,遠超過《刑事妥速審判法》的8年,這根本稱不上妥速審判,同時也牴觸《稅捐稽徵法》核課期間為5~7年的規定,同樣違反《憲法》第15條、第16條保障人民財產權、訴訟權之意旨,以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條有效救濟之規定。
 
2.財政部於新聞稿中所稱的個案,就是國稅局當初沒有實質查核就發單課稅的太極門冤案,至今已22年,該案行政法院及財政部訴願會17次撤銷違法稅單,96年刑事三審級法院判決確定無罪無稅,監察院針對太極門案件於民國91年做出調查報告,指出侯寬仁檢察官偵辦過程有八大違法,要求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該案尚被監察院選列為「第三屆監察院人權保障工作彙總報告」之重大人權保障案件。
 
民國98年監察院再度提出調查報告,詳列稅捐稽徵機關在處理此案有七項重大違法缺失,並予以糾正,且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也明確指出國稅局課稅處分不符證據法則,但國稅局至今仍不撤銷違法的稅單,故財政部稱「稅捐機關均恪遵依法行政,依職權查明課稅事實及正當法律程序調查證據」及「尊重司法判決結果,依法辦理」,根本與事實不符,公然欺騙人民。
 
財稅機關來自於威權時代給予的極大課稅權力,但也是因為這過度膨脹的權力,造成台灣稅制、稅政上的嚴重缺陷,讓內外資都不敢恭維,台灣經濟加速衰退。「崇尚人權」的國家吸引全球的人才聚集,因為它代表人民的「安全保障」,財政部善於「騙民」,學者專家眾所周知,放下傲慢與貪婪,不知道什麼是「人權」,也應該要有基本的「同理心」,人才企業跑光,財稅高官還能安坐在豪華辦公大樓上嗎?

表一。作者提供


(若文章內容有侵權情形,敬請告知將會立即撤文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