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在台教授連福隆指出,1219穿上黃背心,代表我們要當國家的主人,不是奴隸!

2018年底台灣九合一大選後,12月19日第一次萬人聚集凱道,許多海外僑胞特地回國參加,多位專家學者、民意代表等也親臨現場,強烈表達反威權、要生存、平反冤案,要求政府確保人民財產權,避免台灣民主法治繼續崩壞。這場被視為台灣黃背心的公民運動,訴求「落實轉型正義,平反冤案」,提出三點行動訴求:「成立平反1219委員會」、「召開稅改國是會議,導正稅法與稅制」、「停止賦稅黑箱作業,終結萬年稅單」,引起中外媒體廣泛關注。

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在台教授連福隆指出,1219穿上黃背心,代表我們要當國家的主人,不是奴隸!1219人權日應該是屬於台灣的人權日。他表示,2016年12月18、19日我們睡在凱道,發動了法税改革聯盟,連續兩三年在凱道的活動,執政的民進黨沒有一次有意願想要替人民解決萬年稅單的問題,這是很嚴重的國家犯罪。連福隆認為,在司法改革的部分,賦稅人權應該入憲。在德國,房子是神聖的,不可侵犯;但在台灣,法務部有準司法權,欠三萬就查封你的房子,超過十萬不讓你出國,這是拿刀叉吃人肉的設計!台灣沒有司法;因為當司法打贏的時候,都發回原單位再繼續罰你一次。西方的司法是最後的審判,就是講最後一句話的人。但是台灣的司法並沒有講最後一句公平正義的話,打贏的人,還要再回去受害一次。太極門案被不斷的傷害,不斷的傷害,大概超過十次以上了,才會變成22年。

檢察官劉承武表示,大家都穿著黃背心,剛好與法國的黃背心不謀而合,因為政治人物冷漠、心中沒有蒼生,底層人民的財產、生存、工作權被漠視。他認為,國家公權力必須要貫徹憲法基本國策,基本國策的精神,就是國家要如何給真正的弱勢應有的基本照顧,一切為弱勢,為一切弱勢,為弱勢的一切,才是憲法國家依憲治國作為主義最重要的東西。他期許台灣的官都如俠客般有公義精神,創造「俠官」,讓百姓「民心常安」,服務行事「一生無憾」。

圖二:檢察官劉承武表示,穿著黃背心,是因為政治人物冷漠、心中沒有蒼生,底層人民的財產、生存、工作權被漠視。

長期致力於司法改革的張靜律師表示,1219來到凱道就跟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一樣,就是「官逼民反」,反威權、反政府。政府是我們授權他們成立政府,幫我們管理這個國家,結果我們要站出來反他,就代表政府出了毛病。他認為,1219的活動應該落實在怎麼樣對政府的威權提出挑戰,抗議我們作為國家的主人,竟然受到政府官員公僕如此的對待,不管是制度性的迫害,還是出自於官員們自己私心,我們都要求平反。太極門案是指標性的案件,從宗教自由的壓迫開始,反應到稅的部分,真的就是橫徵暴斂,所以我們必須要來。

圖三:長期致力於司法改革的張靜律師表示,1219來到凱道就跟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一樣,就是「官逼民反」。

浩信法律事務所總監陳祖祥律師表示,綜觀過去世界上許多的革命跟重要的運動,都跟賦稅人權、國家課稅有關。他希望徵納雙方是一個協力的關係,而不是對立的關係;沒有一個人民想要被迫走上街頭,人民走上街頭,都是迫於國家公權力不當的行使,國家課稅不當的壓迫。法國的黃背心運動也是一樣,因為國家不當的徵稅,不當的加稅,迫使人民要穿起黃背心走上街頭,「這是人民的無奈啊!」他非常認同當天台上來賓所說:「我們不希望明年這個時候再度走上街頭,希望國家課稅權能正當的行使,來參與這個活動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明年不要再來!」

圖四:浩信法律事務所總監陳祖祥律師(右二)表示,人民被迫走上街頭,都是迫於國家公權力不當的行使,國家課稅不當的壓迫。「這是人民的無奈啊!」

台灣黃背心運動早在2016年就開始,深入全國村里推動法稅教育及稅改十大建言、五大訴求及賦稅人權宣言連署,全國村里民代表連署已達100%,依2018年全國7,756個村里計算,新舊任村里長連署已超過94%,目前已逾18萬人完成連署,且持續連署中。全民覺醒是巨大的力量,期待台灣不再有人受害,落實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