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投案審判 檢視法官良心秤?

去年(2018)公投法修法,公投門檻降低,案量大爆發,共10案進入公投程序,但有5案被中選會駁回,被砲轟中選會違法違憲,不但成員黑箱不透明,在聽證會上立場不中立,極力阻撓,甚以職權威脅等,頻頻技術性打壓,就是要讓公投案成不了。事實上公投法修法後,中選會對提案本就無權進行實質審查,僅能做形式審查,而當初被駁回的5個案件,許多都是以實質內容問題而被駁回,也因而紛紛控告中選會違法濫權。

公投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依憲法主權在民之原則,為確保人民能直接行使民權而有公投法產生。公投是最直接的民意與民主的展現,若阻礙人民行使直接民權者,就是違反民主與違憲,破壞國家民主憲政運行,更應受法律制裁。而中選會此舉,不只違反公投法與我國憲法,也違反國際人權兩公約,該兩公約早在2009年經總統頒布施行,效力等同國內法,依國際人權兩公約第一條人民自決權部分,明確規範「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去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中選會等同直接阻撓人民自決權的行使,違法行徑明確屬實。

遭駁回公投案中,堪稱最有利全民的「超徵還民」公投案,一直頗受社會關注。提案過程中選會認為「租稅不能公投」而舉辦聽證會,聽證中財政部官員稱說「超徵」字眼有強烈誘導性,但令民眾質疑的是,「超徵」兩字卻是財政部40年來的慣用語。公投案領銜人真理大學法律學系吳景欽副教授認為,中選會的職責應是協助公投過程更順暢,角色不是政治阻撓,是要協助提案領銜人把爭點弄清楚,並且建議中選會成員應該透明化。

「超徵還民」獲得全國村里民連署百分之百,全國村里長超過95%,總連署人數超過19萬人,尤其不分黨派早有共識,2008年,蔡英文總統擔任民進黨主席時就帶動黨團大力推動「全民退稅、弱勢補助」方案,主張在近兩年稅收超徵情況下,將超徵稅收退還人民。前行政院院長賴清德當時也表明「財政赤字不能當作反對退稅的藉口」、「與其讓政府浪費錢助長通膨,不如退稅」。而前行政院長陳冲、前財政部長李述德針對超徵也都表示應還利於民。前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也表示,政府任何稅費的徵收都必須非常精確,有超收的部分,一定要立刻退還給民眾,遵守政府與民眾的契約關係。前立法委員暨中華民國會計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羅淑蕾也曾表示:超收的稅款應退還給人民,國家不是營利單位,超徵會造成很多浪費。財政部過去五年超徵六千億,人民已經依法繳稅,超徵還民只是把超收的部分還給人民,天經地義,中選會駁回此案,無疑是打蔡總統等官員的臉。

而超徵還民公投案駁回訴訟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即將於2月27日宣判,法院能為司法正義與人民公民權利,公正睿智判決?或淪為政治駕馭下的馬前卒?或是最懦弱的選擇撤銷發回,而不自為判決,依舊是把皮球踢回中選會,讓人民擺盪在行政機關與法院之中?端看法官的良心天平是如何度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