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說:來自各地的年輕人,針對「賦稅人權白皮書法稅改革建言」主題,以各種語言發表自己的觀察。

2019年4月1日於台北市舉辦的一場「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來自各地的青年,針對「賦稅人權白皮書法稅改革建言」主題,以各種語言發表自己的觀察。歐美地區與台灣的語言及生活方式雖然不同,但追求自由平等與公平正義是人的本性,放諸四海皆準。

住在法國的獨立專營商及作家Ling-Chih 女士表示,在歷史上,不公正的稅賦是許多革命的起源,包括美國革命、法國大革命都是,法國大革命的起源,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不公平的稅制所引起。法國大革命之前,法國社會分為三個等級,第三等級的平民在國家中人數最多,但卻要向為數極少的第一等級的國王及第二等級的貴族繳稅。為數極少的前兩等級把持著國家大部分財富,生活奢侈卻享有免稅的權利,且不斷向第三等級施壓,導致法國下層民眾生活苦不堪言,最終爆發革命,把國王、皇后上斷頭台。

再看2018年11月17日在法國開始的黃背心運動,起初是為了抗議燃油稅上漲,到了12月,伴隨法國黃背心運動的種種極端暴力亂象,在法國總統馬克宏宣布各種措施後並未停息。於是Ling-Chih 女士寫信給法國總統表達心聲,今(2019)年1月,意外的收到了總統的親筆回信。這件事深深鼓舞了Ling-Chih 女士,即使是一個平民百姓,總統也願意在百忙之餘撥冗回信。總統在信中寫道:「沒有任何稅,值得撕裂國家。因此政府取消調漲燃油稅,原本一月初應調漲的瓦斯費與電費,在政府舉行辯論期間也不調漲。」Ling-Chih 女士表示,她也曾寫信給台灣總統府,得到的回應卻只是請相關單位處理,但她就是因為相關單位不處理,才寫信給總統,對照兩國總統,對於選民的態度有極大差異。

西班牙語文學系研究生Sing Ho YE指出,不好的稅制會對國家產生重大的影響,例如,尼加拉瓜共和國就是因為稅的問題而導致國家動盪不安,由於該國社會福利的入不敷出,所以總統決議提高社會福利的支付。這樣的決定並沒有尊重人民而隨意調整,這些人民的血汗錢用到哪裡也沒有人知道。另外在南美洲的阿根廷共和國目前也面臨財政危機,前總統Christina因財政政策中對外的出口貿易稅不得民心,讓現任總統贏得政權。然而目前的執政者為了解決這幾年爆發的財政危機,把先前讓人詬病的稅制再度提出來實施,讓人民覺得政府不守信用,進而遊行抗議。

近幾年在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的獨立運動起因也是因為賦稅問題。加泰隆尼亞區因為經濟收益在西班牙所有國家收入占大部分,因而導致政府大量課稅。最終導致該區人民沒有辦法忍受不公平的稅賦,發起獨立運動。Sing Ho YE表示,從歷史的教訓來看,美國的獨立運動也是因為當時英國殖民美國,對人民課徵印花稅及茶葉稅,總總不合理的要求,才會發生波士頓傾茶事件,揭開獨立運動序幕。綜觀這些歷史事件或是目前的國際情勢,可見不好的稅制影響國家的安定性,甚至造成革命,或嚴重到面臨滅亡的可能。所以Sing Ho YE看到一群默默為法稅改革努力的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們,走遍台灣所有鄉里並邀約所有村里長連署「稅改五大訴求、稅改十大建言及賦稅人權宣言」。全國共7,760村里已超過96%新舊任村里長共同連署推動,他認為這代表全國的共識,也表示全國人民的覺醒。他強調,只要破壞民主法治國家發展的稅暴力,一天不解決,人民的財產權、生存權、生命權依然暴露在稅暴力的威脅下,苦不堪言,一切改革將只是治標不治本,所以他呼籲蔡總統兌現承諾,做個真正解決問題的政府。

英美語文學系研究生Joanne Tai用英文分享她所看到的台灣賦稅人權現況。她表示,台灣的賦稅人權一直未受到保障,其中有一個最大的原因就是國稅局的行政裁量權過大,高於司法院也高於立法院。近年多數的稅災案例中,國稅局常無視法院判決而恣意課稅,稅災戶提出行政救濟即使勝訴,也只是撤銷復查決定而發回稽徵單位,國稅局會更改金額又重新發單,讓人民在救濟程序中不斷輪迴。再者,國稅局漠視立法權,課稅依據多半不是依照「稅法」、「稅捐稽徵法」,而是用財政部發給各稅務機關的行政函釋(又稱解釋函令)來課稅,現行有效的解釋函令竟多達9,528則,顯見國稅局已僭越立法權。

Joanne指出,救濟制度是每個國家司法的核心價值,台灣目前卻欠缺有效的救濟制度。東吳大學法學院陳清秀教授的研究指出:台灣財稅案件的審判,人民的勝訴率只有4%~6%,跟德國的42%天差地遠。2016年財政部資料為例,人民訴願被駁回率高達90%;到了行政訴訟,根據司法院2015年的資料顯示,人民敗訴率高達95%,稅務行政救濟制度根本形同虛設。政府應該作為社會的支柱,然而,台灣的政府官員卻利用不公平的賦稅制度,濫用職權持續在侵害平民百姓。

對於國家而言,稅收是必要且基本的資金來源,因此人民有納稅的義務,但課稅的過程必須是公平而透明的,才能讓人民信服,台灣的賦稅人權之路還有漫漫長路,需要全民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