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為世界公民日,基於天賦人權,國際人權兩公約與世界人權宣言皆明文,國家有義務保障人人享有經濟、社會文化、公民及政治權利,以及言論、信仰、免於恐懼與匱乏的自由。台灣近年經濟不振、民生凋蔽,公民人權是否已被侵蝕?3月30日世界公民日國際論壇於台大舉辦,邀請律師、專家等,以實際案例就現今行政、司法、立法探討台灣公民權利與改革之道。

1. 行政法院法官也怕違法,所以不敢自為判決

北社理事陳逸南表示,太極門23年的冤稅案,問題出在無中生有,而行政法院法官卻認為他可以不尊重刑事最高法院判決,不像國外最高法院只有一個,判決下來刑事、民事、行政全部都一致,但台灣不是法治,是最可怕的人治司法,最高行政法院法官為何不敢自為判決?因為怕違反納保法訂定的要貫徹正當法律程序。

陳逸南強調,太極門案已查得很清楚,7,401份證據調查皆認贈與,沒有課稅問題,按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自為撤銷就好了,呼籲國稅局要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國稅局要把良心與開稅單的證據拿出來,若拿不出來,就要追究稅單是誰開的?第一次開稅單的人,當初以何根據開單,不然稅單本身就有問題,期間耗費的成本社會資源、人力資源,對人民來說都是很大的傷害。

陳逸南提醒,要做自由民主法治的人權國家及有尊嚴的國家主人,兩件事很重要,一、選好立委,選到不好的,該修的法不修,像「申請訴願要先繳一半,才能免除被強制執行」很不合理,應該快點修掉;二、公務員、法官都要有訓練學院,讓公務人員的品質都提升。


2. 國稅局職權調查有極限,應做出判斷,而非不斷拖延時間

王健安律師以稅捐救濟實務角度探討,怎麼解決太極門案能有完整結局。他表示納保法雖不完善,但實施後,因最高行政法院改變了,帶動行政法院進步,最高行政法院法官開始以高比例的「職權調查不盡完善」的理由發回高等行政法院,而高等行政法院也因頻繁被發回,非常認真做職權調查而有進步,但這本來應該是國稅局要做的事,不該到法院來做,其實很浪費時間。

王健安表示,從太極門案來看,高等行政法院已撤銷、最高行政法院也確定了,但國稅局還是要繼續調查課稅,若法院只撤掉復查決定,原處分永遠可以重核復查決定的話,問題永遠解決不了,所以必須要在行政程序上要求行政機關,「須在法院撤銷後的期限內做成決定,否則就是違法」,才能解決問題。

王健安再談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判字422號判決,發回的意旨寫到,國稅局並沒詳加調查過太極門在做甚麼,就認定一定有收學費,這叫前提不成立,沒證明有收學費,如何認定收多少?且職權調查有極限,納保法第14條雖規範若調查不出或調查所需費用甚鉅,可用推計課稅,但最高行政法院認為該問題根本沒確立,就不該討論。

王律師認為復查是有2個月的期限,而法律並未規定復查延長或逾期會發生甚麼後果,所以超過2個月就算瑕疵,國稅局長期怠於職務的瑕疵,這就是國稅局職權調查的極限,而非不斷拖延大家的時間。

3. 課稅不是憑感覺 是要依法律與證據

浩信法律事務所總監陳祖祥律師認為,台灣因為有法稅改革聯盟志工的努力,讓稅災戶能敢站出來,真的很了不起。另外,他也談到課稅與行政訴訟有三不原則,不能以打擊犯罪的美名而「不擇手段、不問是非、不計代價」來發現真實;課稅同樣具有痛苦性,國家行使公權力時,必須符合法律規定與正當程序,不可因國家財政需要而逾越這三不原則來對納稅義務人課稅。

他也講述美國知名的「米蘭達告知」故事,美國因警察採證時未告知強暴犯米蘭達其權利,而導致他獲判無罪,美國往後近30年,很少因為警察沒做權利告知而讓加害者逃過法律制裁,這是注重程序上一個很大的啟示。

太極門案最終爭議就在到底有無所得,是否有補習班學費存在?陳祖祥以自己是基督徒為例,上教會聽牧師講道,之前都會根據聖經原則,出於甘心樂意不勉強做當納奉獻,這在國稅局邏輯下,牧師講道算不算講課?奉獻會不會是繳學費?同理,若國稅局的邏輯中,認為太極門案是學費,那上教堂牧師講道前所收的奉獻,應該也是學費而不是贈與,尤其是教友每週都去聽講,顯然國稅局這個邏輯是狗屁不通,奉獻是甘心樂意而非勉強,怎麼會跟學費有關係!在自由意志下所為的金錢給付,國稅局沒有權力把它定性為學費。課稅不是憑國稅局的感覺,是必須依據法律和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