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污廣義上稱為腐敗

讀者投書:李明朗高雄市/退休人員

5月報稅季到了!有人曾經說過『稅和死亡』是人生逃不過的兩大關卡。日前在媒體談論節目中有位國際會計師證照的來賓說:「新加坡的新機場花了約星幣17億(台幣390多億),做得非常漂亮有現代化,那是國家的門面,給外賓好的第一印象,如果把5年超徵6100多億的錢拿來可蓋16座像新加坡漂亮的機場,國家有錯不改,一直在原地踏步,浪費了多少民脂民膏?」聽到這句話內心感慨萬千!

《維基百科》解釋『貪污』,或在更廣義上稱為『腐敗』,是指身在特定職位的人員為了謀取不正當利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行不誠實的、甚至是違法犯罪的行為。腐敗的形式多種多樣,既可能是直接觸犯法律法規的行為,如貪污罪、受賄罪等;也可能是表面上沒有違法,但實際上損害了公共利益的行為。當官員或其他政府雇員以官方身份行事,卻試圖謀取私利時,就會發生政治腐敗。通常政府權力越大、官僚體制越龐大、民間監督越少的地方,腐敗就越嚴重。

拜讀《醜陋的中國人》是已故著名作家柏楊先生以「恨鐵不成鋼」的態度,強烈批判中國人的「髒、亂、吵」、「窩裏斗」、「不能團結」、「死不認錯」等,指出中國傳統文化有一種濾過性疾病使我們的子子孫孫受感染,到今天也不能痊癒。主要內容是批判中國人的劣根性,所以中國的文化遺產台灣當然完全繼承。

中國官場是有權威的,不容人民有懷疑,「死不認錯」辦事能力百分之百正確,所以績效都是優等,很奇怪的思考邏輯,官方永遠不會錯,如果官方認錯好像天就會塌下來,所以錯的永遠是人民?其實法律也賦予官方權力,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128條》可以自動撤銷錯誤的判決,可是基於「死不認錯」的基因,卻沒人去做,讓錯誤繼續發生,使我們國家無法翻轉,難以進入「民主自由法治」的先進國家之列,讓我們的經濟衰退、人才外流的現況,繼續現在進行式?

前台大教授陳志龍分析所謂「醬缸文化」,是中國人的暮氣、保守、迷信、愚昧、欺詐、鄉愿、貪污、奴顏、畏縮、虛榮、勢利、淫亂、嗜殺等惡劣的習氣和人性,這些人心不振、道德沒落的現象,魯迅先生把它統稱之為「阿Q精神」就好似清末與民國時期學者李宗吾先生,其著作《厚黑學》一書,從中國官場悟到了「厚黑哲學」,教人臉厚如城牆,心黑像鍋底而有台灣的魯迅之稱的柏楊先生,他對這些林林總總,積非成是的盤古文化,無以名之,就統稱為「醬缸文化」。當今台灣仍然是「乖常國家」,在1987台灣解除戒嚴,但是「警備總部」沒有消失,司法、稅務的醬缸文化,繼承了準警總的系統功能,繼續殘害人民,究竟要如何才能根本的真正轉型改革?陳志龍呼籲打破醬缸文化。

台灣的稅法是定在民國五十年,所以當時是個威權專制、一個白色恐怖的時代,納稅人完全沒有人權,為彌補賦稅人權所以在民國105 年 12 月 28 日公布《納稅者權利保護法 ( 簡稱納保法 )》,於隔年12月28日起正式施行。但這部猶如稅法的憲法卻是漏洞百出,前行政院長陳沖曾說:「納保法最不注重人權,不如動物保護法。」東吳大學教授葛克昌指出,「整部《納保法》係以『賦稅人權』保障及『租稅正義』追求為核心理念。」揭示納稅人都應該要關注「賦稅人權」,「稅務案件不應該發回行政機關。」

筆者因拜讀《醜陋的中國人》之後,再觀賞《醜陋的中國官》書中對稅官的描述如下:「中國的稅是『萬萬稅』揚名於世界,有稅、有捐、有費、有罰金,還有稅外稅的紅包、回扣等。在威權的政治下中國稅官是一大肥缺,可課稅、可查稅,有很多稅如營業稅、進口稅、規費、罰金等,都是有彈性的,可議價變化、空間很大,有些商人為了節稅、漏稅或被查到漏稅,就以送紅包賄賂官員以求免減稅捐、規費、罰金等,所以醜陋的中國的稅官(包括:中央的海關國稅局的稅官和地方的稅官)都很有錢,這一生作官下來如不出紕漏即是一大財主,過去有人戲笑在台灣的稅收最少被漏稅約三分之一,每年約3千億元。醜陋的中國官公開分贓稅捐稽徵獎金外,也時常有商人招待吃、喝、樂、遊等。」那是作者對整個官場醜陋的揭發和不滿,也許如作者所說真的存在?如果國家要強盛,人民要安康必須改革!

人最怕的是最後的審判日,天理對良心,如果相信因果論,當我們看到很多宗教都警告人們不可貪、淫、擄、獵…,一部《新阿鼻地獄遊記》其中第九回無廉惡官大苦劫…都還不怕報應嗎?所以無法教化的頑冥不靈者,法律仍是最好的制裁工具,讓違法者有退場機制及接受法律的判刑,才可遏止侵犯人權的行為。或許還有很多醜陋的基因難以革除,唯有靠全民的覺醒,徹底脫胎換骨重建一個健康公平合理的社會!

文章來源:yahoo論壇

(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移除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