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律師公會以在野稅觀的角度,所舉辦的稅法沙龍系列講座,5月16日邀請中正大學財經法律學系教授黃俊杰舉辦一場以「稅法確定判決之執行」為主題的專題報告,其中,交通大學科法碩士蔣瑞琴律師擔任與談人。身為社會矚目的指標性案件──太極門稅務冤案的訴訟代理人,蔣瑞琴不談23年來的辛酸,而由太極門案件看確定判決再審救濟之窮,探討為什麼再審制度無法救濟真正的冤案。

蔣瑞琴指出,太極門稅案衍生自刑案不實起訴,侯寬仁檢察官於起訴書捏造不實事證及金額,且一面誣指是詐欺所得,請求法院依法沒收;一面又誣指為補習班學費及營業收入,移送國稅局強徵課稅。國稅局明知起訴書嚴重矛盾,未等待法院判決確定所得性質,僅憑起訴書所捏造的不實事證、不實金額,就誣指太極門為補習班,並於(民國)86年發出(民國)80-85年六個年度的違法稅單。太極門稅務冤案,之所以被學者專家喻為法稅照妖鏡,就是因為在這長達23年的反覆開單、爭訟、撤銷及再開單的過程中,突顯了我國稅捐稽徵制度及行政救濟制度的諸多問題。

太極門稅務冤案唯一的爭點是敬師禮性質,蔣瑞琴表示,當初(民國)81年度綜所稅案,承審法官因發現中區國稅局的課稅處分明顯違誤,表明將全案撤銷,然法官將進行言詞辯論之前,突被調職,繼任的法官沒有重開準備庭,直接進行言詞辯論,最後還以偵查筆錄作為裁判之依據判決駁回。嚴重侵害當事人憲法之訴訟防禦權,造成同事實、同性質之課稅處分,不同年度判決結果相互歧異之矛盾現象。當事人提出上訴,因為最高行政法院是法律審,根本不審究事實,而致上訴遭到駁回,當事人持續提出再審中。

蔣瑞琴談到現今制度下,重審的困難,即使行政機關主管自己都說,太極門稅案就是稅法江國慶案,明知道是冤案,行政機關認為錯了,就應該給人民救濟。蔣瑞琴表示,「中區國稅局既明知(民國)81年度課稅處分錯誤,倘任令錯誤之處分強制執行,即屬對人民之侵害,則應依據行政執行法第10條之規定,負國家賠償責任。」她談到中區國稅局於(民國)102年的復查決定,既然已經自承太極門不是補習班,且(民國)107年7月26日最高行政法院再度判決國稅局敗訴,中區國稅局自應依據依法行政之精神及行政程序法第117條之規定,依法撤銷該課稅處分。

蔣瑞琴認為再審制度沒有辦法救濟真正的冤案,太極門(民國)81年稅務冤案,在法官未審究立法精神的敷衍的心態,及現行拙劣的立法制度下,始終未獲平反,令人感到遺憾。蔣瑞琴強調,我國既已將國際人權兩公約內國法化,且其位階高於國內一般法律,於適用一般法律時,更應以人權保障為最高指導原則,否則即是違反兩公約之精神!

律師蔣瑞琴(右二)於台北律師公會所舉辦的稅法沙龍系列講座,探討確定判決再審救濟之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