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遭受他人霸凌,可以訴諸司法,但如果是政府霸凌,該怎麼辦?筆者觀看《0521新聞大解讀》(連結)政論節目有感,其中前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表示,一般人犯罪要制裁,這些假借公權力犯罪的人,更要制裁並加重其刑!歷史不能採取遺忘的態度,「追究元凶責任,也包括元凶後面的繼任者。」執政者如認為上一任的事情跟他沒有關係,不認錯、不平反冤案,犯罪就會持續,是繼續暴力行為,所以不作為也是犯罪民眾不能姑息成習,把政府霸凌當作是特權者犯罪,過了時間就忘了。

德國的經濟成就奠基於戰後的轉型正義之路,剛開始民間有些逃避面對,直到1963年「奧斯威辛大審判」中,原本自認為自己只是集中營裡聽命行事的中下階層軍官,法庭仍舊表達「服從即是有罪」的觀念,將他們定罪為謀殺共犯,這對於社會大眾也是一種教育,接著1970年時任西德總理威利·勃蘭特的華沙之跪(德語:Warschauer Kniefall),更震驚於世,這是有魄力、有作為的領導者。

可惜台灣的轉型正義被嚴重扭曲與模糊焦點。陳志龍教授指出,平反才能跟以前的領導人切斷,你不拋棄繼承,就是概括繼承。

南非曾以國家政策來實行種族隔離制度,種族歧視與排擠壓迫,在20世紀後半達到巔峰,曼德拉總統上台後,成立「南非真相及調查委員會」,政府與法官認為,只有完整的真相揭露才能真正避免歷史重演,從釋憲之後,南非法庭在19961998年中審理了兩萬多個案件,並持續與人民溝通,以真相帶來和平,社會因此走向和解共生的道路。

德國和南非的成功案例給台灣什麼啟示德國波茨坦歷史研究中心主任薩布羅夫(Martin Sabrow)教授來台演說表示,雖然台灣和德國情況不盡相同,但任何一個社會都不應允許忌諱的存在,也不該允許假裝沒事;歷史上的災難必須讓全體人民知道!只有創傷清理乾淨後,大家才能好好的面對未來。

台灣的228事件、待平反眾多冤案,以及有法稅228之稱的太極門冤稅案,到目前為止政府並沒有採取真誠的、積極的平反還民公道作為太極門冤稅案長達二十幾年,早在12年前司法三審就判決確定無罪無稅,並獲得國家冤獄賠償,證明是冤案,但稅捐機關仍然持續強徵課稅違法官員升官發財,人民根本看不到正義,前立委許添財曾說:「如果連簡單的太極門冤錯假案都處理不了,轉型正義是零分,將造成台灣經濟繼續停滯、國家無法進步!」

真相與正義之路是坎坷的,小英總統以司法改革、轉型正義做為施政重點,但台灣的司法為什麼改不好?轉型正義交白卷?甚至促轉條例處理轉型正義處理的時間,只到1991430日止,之後政府沒有人權侵害事件嗎?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名言:「榮耀屬於那些在黑暗與恐怖中依然不背棄真相的人。」台灣人民,你寧願背棄真相嗎?

作者 / 王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