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錢伯伯(退休財務長)

我國財政上面有一個很大的陷阱,就是在財政收入不夠用的時候,政府可以合法借債,這是預算法跟其他一些相關法令都准許的,導致國家長期陷入財政赤字泥潦中無法脫身,而身為國家主人的人民,也習以為常,這正是台灣最大的危機。

當政府被輿論質疑為何國債年年攀升,讓孩子一出生來就負債23萬時,財政部總是會拿別的國家的國債數據,來告訴人民說:「我們還算不錯啦,我們國債跟GDP的比例只有31%,大家去看看日本253%,新加坡112%,美國也是105%,你看我們還算少的啦。」

用這些數據資料來解釋乍聽很合理,但事實上財政部的了解是錯誤的。

我們若用國家規模跟台灣相當的國家新加坡及挪威對照來看,這二國在國債數據上新加坡遠高於台灣,挪威還略高台灣一點,但重點是他們財政管理上比台灣要嚴謹很多,因為他們的財政是「不准許赤字」的。

新加坡憲法明定國家預算是「平衡預算」,平衡預算就是收多少花多少,他們的國債不可以舉借來花費,他的國債只能舉借來做投資、生利。一旦概念上是投資,就會被要求投資報酬率,不會像台灣完全不用在意這些舉債用出去,會不會有收益回來?而且政府錢不夠花還可合法舉債,這是真正的債留子孫,世代不正義。

更重要的是新加坡把這些規矩,都明文寫在他們的憲法中。因為是憲法層級,所以這些權利不交給當時的執政者,而是交給所有的人民,若要改這個憲法就必須人民來改,執政者不可以改,換任何人執政他都要遵循平衡預算的方式來花錢。

而挪威,他們雖有非常多的石油資源,但早在1990年國人就體認到石油資源是祖先留下來,並非來自他們的貢獻,而且資源總有耗竭的一天、也不環保,所以挪威人不應該因為有了石油資源就吃香喝辣,因此全民決定石油產業所產生的國庫收入,只准進到一個叫「Government Pension Fund Global」的基金,不能夠拿來花,這個基金若要拿出來用,也只准做投資、生利,再用這些投資獲利的錢回饋到預算裡花費。所以這個基金的錢永遠不會動,反而是隨著石油產業的收入不斷增加,到目前為止已高達美金1兆,堪稱全世界最大的基金。

更值得一提的是,挪威政府不貪心。為了長期保持基金資產品質,以穩健保守做投資決策的原則,所以長期投資收益目標僅訂在3%,因此,規範每年由這個基金收益編列的預算最高為3%。所以挪威在30年前正確的策略決定了以後,現在產生一個很大的財政力量,他們光是相當於台幣9千億的基金收益,所提供政府可用預算,就幾乎已達我國一半的預算(台灣每年預算2兆多)。

反觀台灣的國債,從民選總統2000年開始到現在將近20年。李登輝總統當時的國債是1.37兆,陳水扁執政8年後增加到3.8兆,馬英九執政8年以後繼續增加到5.2兆,現在蔡英文總統第一任快要結束了,現在已達5.4兆。

5.4兆台幣的意義是什麼?簡單而言,過去36年來我們真正有財政盈餘的年度只有11年,有25年是赤字,這11年的盈餘有高達1千億的,也有低到10億的。我們假設從現在開始,未來每年都盈餘500億,5兆國債要花110年才能還完,而且這5兆還未含隱形負債。

請問我們台灣窮不窮?

國家窮,是台灣現在必須面對的問題,民選總統不等於我們可以得到一個非常好的治理團隊,所以我們一定要讓國人明白,政府在法令上一定要改變,尤其跟全民福祉相關的賦稅人權要入憲,讓未來的世代不用再面對「換了一個人,就換了一個樣,不換的是,國家的債繼續增加」這樣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