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台灣的隱性恐懼:莫名其妙「被繳稅」

文章出處: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

2019/06/26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針對稅務的行政罰屢見不鮮,若人民做了違反行政命令的事情,國家當然可以開罰,但是否有先釐清,做錯事的人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政府針對稅務的行政罰屢見不鮮,若人民做了違反行政命令的事情,國家當然可以開罰,但是否有先釐清,做錯事的人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政府針對稅務的行政罰屢見不鮮,若人民做了違反行政命令的事情,國家當然可以開罰,但是否有先釐清,做錯事的人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文:張雅平(國際人權志工)

200萬港民走上街頭,讓香港這種一觸即發的緊張情勢,成為國際的關注不敢鬆懈的核心問題,背後的核心,是香港即將從一國兩制走向一國一制的恐懼。

換句話說,也就是《逃犯條例》修正案一旦通過,香港人民擔心異議份子或不支持中國政策的人士,可能遭中國羅織罪名由香港移送至中國受審,言論自由及人身安全將受到嚴重威脅,更寬廣來看,所有反中言論的各國人士過境香港時,也都可能依此條例被抓走。

看到香港危險但尚未發生的處境,若問:這樣的恐懼在台灣有沒有?我必須說:有!但不是言論自由問題,而是國家的稅暴力。

台灣人的恐懼,在於突然「被繳稅」

先說一位在台海兩岸經商的人士,他的身分證地址因為行政區整併關係,從A變動為B。某年他收到一張以前A地址的稅單,他想說已經繳過就沒有在意,結果當年某次出境時被攔下,政府說他因為欠稅要限制出境,且因為該金額很大,他無法馬上籌錢而被拘提管收,之後家人只能籌錢保他出來。

但值得注意的是,已經繳過的稅,何來欠稅之有?是稅務員弄錯在先,國家怎能隨便抓人?而且他那次本來要出國談的生意也因此泡湯,請問國家是否應賠錢給這位公司負責人呢?

再說一位馬來西亞人,他帶了一筆錢來台與人合夥做生意,未料生意失敗難過之際,竟收到一張稅單,台灣政府說他逃漏稅,使他已經破產之餘,還必須去繳連補帶罰的高額稅金。最後,沒錢繳稅的他被限制出境,甚至最後重病成為台灣醫院人球,連回馬來西亞接受家人照顧的機會也都沒有。請問台灣可以這樣對待來台投資的友人嗎?

亞洲原本是飲茶的堡壘,不過現在對快速、便宜咖啡的需求持續增長。官員表示,相較於稍貴的阿拉比卡咖啡豆,這股即溶咖啡粉的需求,將會推升羅布斯塔咖啡豆市佔率。圖中,雅加達市中心的路邊攤販賣沖泡的即溶咖啡。攝於2014年11月27日。

11年前的濫徵,11年後的狀況仍未改變

近年研究發現台灣這種充滿稅暴力的稅制,係出自蔣介石親信冀朝鼎(後被發現是匪諜)之手,他成功讓國民黨大敗,民心背離而投靠共產黨,導致中國大陸快速淪陷迫使國民政府遷台。而此一稅制的核心,就是讓人民恐懼、與民爭利而憤恨政府。

令人驚恐的是,目前台灣仍繼續沿用這樣的稅制。難怪謝金河2015年怒批甫獲全球最佳財長、卻是台灣票選出十大惡人之首的張盛和,曾說這個部長「像是對岸來臥底的」也是其來有自,而更嚴重的是繼任財長的許虞哲,又被謝金河重批「比張盛和還張盛和」。

大家可以想像在台灣,這二位財長從國稅局長一路爬升至財長的任內,迫害過多少人的權益嗎?而至今,還有多少財稅子弟兵在沿用他們的做法?

港民的恐懼在冒犯中國當權者的言論自由被政治迫害,但台灣卻是小至連賣甜酒釀的阿嬤都會遭到稅迫害。日前屏東縣發生九旬老婦人販賣甜酒釀,遭縣府依違反《菸酒管理法》取締準備開罰三萬,把這名老婦人嚇得臥病一事,被縣議員唐玉琴痛批「可恥」。

無獨有偶,11年前桃園縣平鎮市年逾八旬榮民遺孀張招華及楊順琴二位阿嬤,在市場販賣甜酒釀汁,縣政府菸酒聯合查緝小組認為兩人賣私酒,帶回偵訊,準備依違反《菸酒管理法》開罰五萬至五十萬元,兩名老婦難過得痛哭「不想活了」。平鎮市忠貞里長尹黃愛紅得知氣炸,指將兩名老人帶上警車,根本是欺負老人衝績效。

chart

針對這類的人權侵犯,若依2005年台財稅字第09404544700號令來看,這些案子理論上是不該罰的。

政府是在執行法規,還是設陷阱抓納稅人?

面對這類行政罰,當人民做了違反行政命令的事情,國家當然可以針對做錯事的行為來開罰,但是開罰之前必須先去釐清,做錯事的人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的?

問這個問題,是因為這會影響到處罰的強度,並且應考量當事人的知識水準,這在《行政罰法》裡面是有明文規定的,要依據犯錯人本身的智力、知識狀況,犯錯行為是在怎麼樣的情況,都要考量進去。而且國家在做舉證的時候,必須是開大門走大路,不可以故意設陷阱去抓納稅人。

行政機關就像父母官一樣,孩子犯錯都應先循循善誘勸導,如果他真的不聽話再下重手也不遲。

此外,若相關法令老舊或不合常情,就像貨物稅、印花稅那麼老的稅法,行政機關都應該主動去檢討修正。更何況像這種傳統習俗,家裡釀的酒稍微隔開糯米跟湯汁分享給鄰居,鄰居稍微補貼他一點成本,執法者卻把它視為違法,不僅是執法過當,而且真的必須要提醒執政者,當行政機關怠於修正不合時宜及常理的稅法,讓人民去觸法受罰,其實是國家的責任、立法者的責任!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若文章內容有侵權情形,敬請告知將會立即撤文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