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國際資產管理執行董事Julian Cheng表示,法律是用來規範行為的,但法律並不等於法治,並引用太極門稅案來檢視台灣法治落實的程度,指出法治精神有四個普世原則。

兩百多年前美國獨立革命和法國大革命均肇因於人民反抗橫徵暴斂的稅制,近日香港百萬人則是為了司法獨立走上街頭。台灣自詡為民主法治國家,但至今政府仍透過司法和稅制在侵害人民權利?7月13日在台灣大學霖澤館國際會議廳,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15個國內外民間團體共同舉辦「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二週年論壇」,專家學者及各界菁英等三百餘人與會,太極門海內外弟子並發表聯合聲明《做個捍衛真民主、真法治的台灣人》,指出太極門1219事件被凌遲至今23年,是台灣法稅照妖鏡,人權遭迫害縮影;呼籲政府要解決問題,改正錯誤,落實轉型正義,平反假案,終結稅案。

太極門1219事件發生於1996年12月19日,當時檢察官和稅務官聯手汙衊栽贓、製造假案,企圖用罪與罰毀滅太極門這個古老的氣功武術修行門派。2007年7月13日司法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稅,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並認定「弟子贈與掌門人之敬師禮,既屬贈與性質,依所得稅法第4條第17款屬免稅所得」、「弟子間需要而統一購買練功服等代辦品,由師兄姊代辦,並非營利販售」,根本沒有任何課稅問題。司法為太極門平反已經12年,然而萬年稅單卻迫害至今。

國際資產管理執行董事Julian Cheng表示,法律是用來規範行為的,但法律並不等於法治,他引用太極門稅案來檢視台灣法治落實的程度,指出法治精神有四個普世原則:第一是究責,政府和私部門在法律之前都一樣承擔責任,在稅捐的徵收,徵稅的權力來自於法律條文的明確定義,以及稅捐單位的合法稽徵,然而在太極門稅案中,稅捐單位一開始並沒有做好本分工作,事後又一再試圖竄改、隱匿甚至捏造證據來支持他們違法徵收行為,政府單位沒有被法律究責,違反了法治的第一條準則。第二條準則是公正適當,亦指法律必須明確、穩定、公平的行使,同時保障基本人權,課稅權是運用國家力量取得私人財產的行為,因此課稅權必須定義清楚,謹慎使用,然而稅務機關很多權力的行使是來自解釋函令,而許多函令互相矛盾,彼此牴觸,甚至違法違憲,公然違反人權保障,不符合比例原則。第三是開放政府,台灣政府雖相對開放,唯獨稅捐機關例外,人民可以在網路上監督國會,很多政府檔案也陸續解密,只有稅捐機關還躲在黑暗帷幕之後,拒絕向太極門解釋課稅內容,拒絕太極門檢視案件資料,甚至拒絕溝通,這些舉動只是讓課稅行為更不合理與無法讓人接受。最後一項是公正的紛爭解決,這是台灣徹底不及格的地方,一個稅案拖了23年還未解決,根本就違反了及時、公正、有拘束力的紛爭解決定義,太極門在行政法院勝訴也不算勝訴,因為沒有一個具約束力的公正第三方機構,來解決稅務爭議,只能在無止盡的萬年稅單裡循環。

圖二:會計師Shelly Tu認為,真正民主的國家,人民和政府的權力是對等的,唯有民眾意識覺醒,用行動督促政府改革,才能守護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

會計師Shelly Tu指出,一個國家是否真民主,可從司法和稅制來檢視。國稅局以惡意查稅的手段逼迫企業協商補稅已是業界公開的秘密,這也常被學界批評其行政裁量權過大,常常不是依法課稅,不透明、不穩定的稅制對台灣的經濟、企業發展都極具殺傷力。國稅局能有如此龐大的權力,可歸納出二大原因:上級機關財政部的縱容及司法系統無法發揮制衡的作用。儘管台灣學者及民間大聲疾呼,應將稅務獎勵金從年度預算刪除,今(2019)年一月立法院仍讓高達1.3億的預算通過。日前在澳洲舉行的世界納稅人國際會議中,Tax & Super Australia 的 Board of Director, Stephen Ware 即表示,稅務獎勵金不應該存在。Americans for Tax Reform 創辦人及 President, Grover Norquist 也表示,稅務人員已經得到應有的報酬,沒有理由再拿任何獎金。世界納稅人協會前主席Staffan Wennberg更表示,稅務獎勵金完全是錯的,稅務機關應該是納稅人的服務機構,稅收機構和納稅人之間不應該存在衝突,稅務獎勵金的制度造成徵納雙方的衝突及貪汙等問題。另外,根據學者統計,行政法院的稅務訴訟案件,民眾的勝訴率僅6%,但即使好不容易勝訴了,稅單仍被發回國稅局重開,陷入萬年稅單噩夢。司法改革至今未見任何不適任法官遭到淘汰,也未見任何提升法官專業素養的具體措施,已造成台灣人民普遍對司法無法信任。 
Shelly Tu認為,真正民主的國家,人民和政府的權力是對等的,唯有政府停止霸凌人民,人民才能享有真正的民主。停止政府霸凌的第一步,就是懲處違法失職人員,將公平正義還給受害人,並警惕在位者不要重蹈覆轍;如果政府不作為,就是姑息、縱容犯罪,是一種加害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