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會計師林光炫剖析太極門案件,指出萬年稅單的原因之一即是濫發稅單、官官相護與稅務獎金。

2007年7月13日太極門案司法三審判決無罪無稅確定,十二年過去了,國稅局還死抱著檢察官不實的起訴書內容,一再違法開出稅單。國稅局與財政部一切以國庫主義至上,視國家誠信於不顧,要人民如何期待賦稅人權?今(2019)年7月13日成了太極門冤案–沒有平反的「平反紀念日」第十二週年,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等15個民團,邀請許多專家學者齊聚一堂,舉辦「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二週年論壇」,呼籲政府馬上進行法稅改革,要求稅捐單位必須依法行政,即刻解決太極門稅務冤案,才是國家真正邁向真正人權的第一步。

會計師林光炫剖析太極門案件,指出萬年稅單的原因之一即是濫發稅單、官官相護與稅務獎金。侯寬仁檢察官在1996年12月19日發動違法偵查時,當時太極門掌門人夫婦戶頭只有61萬,荒謬的是隔年媒體竟膨脹說太極門逃漏稅31億,有的甚至說50億,如此龐大的稅額是怎麼發的?太極門掌門人夫婦於稅務訴訟期間,曾經發函問了國稅局25次,但從來沒有得到回覆,這顯然嚴重違反行政程序法。

林光炫表示,在羈押期間,侯寬仁只問掌門人29分鐘,相對刑事法院三審共花費9千多分鐘審理,兩者在審查密度與發現真實上,很容易比較出來。2000年到2001年教育部已經三次正式說明太極門不是補習班,一次還在公聽會說明太極門的的確確不是補習班,時任台北國稅局局長張盛和當時也在場,國稅局到2012年和2013年才說太極門不是補習班,明明知道違法但就是不認錯。儘管太極門案件贏了18次,當下面再接到此案時,即使他知道這張稅單本來就沒查,是不應該發出的違法稅單,也不敢撤銷,因為是上級長官開的。

林光炫表示,2007年刑事已三審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表示侯寬仁的起訴資料就不能再用,且在2011年12月9日的行政院跨部會議一致決議起訴書不能再用,可是到了今天,國稅局還是用它來課稅。長期以來,財政部自行發出解釋函令,讓違法課稅處分都只是被訴願會、行政法院撤銷復查決定,原處分依然存在。行政法院法官長期的稅務專業、人權、憲法意識不足,加上國庫主義心態,對稅捐機關嚴重偏袒。所以即使認為課稅處分嚴重違法,也不依《行政訴訟法》規定,做自為判決,而是發回稅捐機關重核。

林光炫表示,張盛和在當台北國稅局局長時領導國稅局隱匿對太極門有利的函查表,偽造函查資料的數據,事後還違法強制執行,在他領導下的國稅局更用立可白塗改公文書,後來被法院揭露。前監察委員錢林慧君於2009年就太極門案,調查出稅捐機關有7大違法,她說稅捐機關都說他們錯了,但是違法稅單超過22年都未撤銷。錢林委員點出一個重點,這是不是因為獎金的因素?! 

浩信法律事務所總監陳祖祥律師與談表示,敬師禮的法律定性就是此案的核心爭點,國稅局花了20年還講不清楚。就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2015年228號判決理由「弟子以修習太極門氣功為目的,所作成的敬師禮是一種教育勞務之對價關係」,如果將國稅局這樣的論點套用在教會,那所有教會不就也變成是補習班?他表示,越深入此案本質,越覺得國稅局荒謬。

圖二:浩信法律事務所總監陳祖祥律師表示,越深入太極門案的本質,越覺得國稅局荒謬。

陳祖祥指出,2019年財政部打算修稅捐稽徵法,提出五項利多,其中經判決應該撤消的稅單將直接撤銷,爲萬年稅單解套。但核課時效問題仍未處理,等同未切入最核心的問題,這無異造成稽徵機關就同一課稅事實可以無限來回,行政法院須無限審理,而納稅者卻入無可奈何的三無境地。正本清源之作法,應於稅捐稽徵法為統一性之規定,並明確以自法院作成撤銷或變更裁判之日起逾5年未能確定其應納稅額者,不得再行核課為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