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師Shelly Tu認為,真正民主的國家,人民和政府的權力是對等的,唯有政府停止霸凌人民,人民才能享有真正的民主。

2019年7月13日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15個國內外民間團體,在台灣大學霖澤館國際會議廳舉辦「法稅改革良方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二週年論壇」,第五場次以英文進行,講者透過國際視野,提出對台灣法稅沉痾的具體建言,呼籲台灣政府要解決問題,改正錯誤,與保障賦稅人權的世界潮流接軌。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Shelly Tu會計師表示,一個國家是否真民主,往往可從司法和稅制來檢視,因為當政府可以用法和稅來整肅、霸凌人民,人民的生存權、財產權便時刻受到威脅。兩百多年前美國和法國的革命肇因於人民反抗橫徵暴斂的稅制,近期上百萬香港人民則為了司法獨立走上街頭。台灣自詡為亞洲民主國家,但至今政府仍然透過司法和稅制在侵害人民權利。

Shelly以太極門冤案為例指出,太極門是一個古老氣功武術修行門派,傳承中華文化及傳統倫理道德,弟子贈與掌門人的敬師禮,正是體現中華文化所強調的感恩、孝敬之心。1996年12月19日,檢察官侯寬仁趁政府宗教掃黑之勢,在沒有任何事證下,搜索太極門道館並收押掌門人夫婦,且偵查期間不斷放消息給各媒體,大肆報導太極門負面新聞,極力抹黑並不實起訴太極門師徒。歷經法院10年7個月的審理,2007年7月13日最高法院終於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稅;2002年監察院也指出侯寬仁偵辦期間有八大違法,但國稅局至今仍依被刑事三審捨棄的起訴書開出鉅額稅單,不僅發單前未詳盡調查所得性質,甚至隱匿當事人提供的證據,誤導行政法院判決。更荒謬的是,2011年行政院召開跨部門會議,同意透過公開調查徹底解決太極門案,國稅局竟然竄改調查結果,無視會議決議,持續開出稅單。雖然行政法院也做出對太極門有利的判決,卻因法官不做終局判決,將案件發回國稅局另為適法之處分,讓人民在國稅局和法院之間不斷輪迴。由此可知,台灣雖自稱為民主國家,但司法及稅法制度仍停留在威權體制時代。

Shelly直指,國稅局以惡意查稅手段逼迫企業協商補稅已是業界公開的秘密,常被學界批評其行政裁量權過大,不透明、不穩定的稅制對台灣的經濟、企業發展都極具殺傷力。國稅局能有如此龐大的權力,可歸納出二大原因:上級機關財政部的縱容及司法系統無法發揮制衡作用。儘管台灣學者及民間大聲疾呼,應將沒有法源的稅務獎勵金從年度預算刪除,2019年1月立法院仍讓高達1.3億的預算通過。日前在澳洲舉行的世界納稅人國際會議中,Tax & Super Australia 的 Board of Director, Stephen Ware 即表示,稅務獎勵金不應該存在。Americans for Tax Reform 創辦人及 President, Grover Norquist也表示,稅務人員已經得到應有的報酬,沒有理由再拿任何獎金。世界納稅人協會前主席StaffanWennberg更表示,稅務獎勵金完全是錯的,稅務機關應該是納稅人的服務機構,稅收機構和納稅人之間不應該存在衝突,稅務獎勵金的制度造成徵納雙方的衝突及貪汙等問題。另外,根據學者統計,行政法院的稅務訴訟案件,民眾的勝訴率僅6%,但即使好不容易勝訴了,稅單仍被發回國稅局重開,陷入萬年稅單噩夢。司法改革至今未見任何不適任法官遭到淘汰,也未見任何提升法官專業素養的具體措施,已造成台灣人民普遍對司法無法信任。

Shelly認為,真正民主的國家,人民和政府的權力是對等的,唯有政府停止霸凌人民,人民才能享有真正的民主。停止政府霸凌的第一步,就是懲處違法失職人員,將公平正義還給受害人,並警惕在位者不要重蹈覆轍;如果政府不作為,就是姑息、縱容犯罪,是一種加害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