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小英總統不幸撿到菸 小老百姓有幸撿到槍嗎?

文章及圖片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陳百擎

小英總統繼香港「反送中」撿到最大一把槍外,七月下旬所結束的「自由民主永續之旅」,因穩健獲得美國信賴,風光帶回多國友誼,讓民調顯著上升。但不幸甫下飛機,隨行國安局人員卻遭踢爆利用出訪牟利,藉由總統出訪專機行李過海關免驗的禮遇,趁機私運萬條免稅香菸入境,多次得逞食髓知味,其行徑不僅觸法,也讓大家憂慮國家安全出現極大漏洞,霎時讓總統出訪成果完全失焦,十分令人遺憾。

    國安人員私運香菸是多年來的陋習,沒有人可以苛責今日在位的總統,但施展鐵腕,將國家既有的長期弊端根本導正,這是總統應負的責任。但大家看到的是總統府為了滅火,在第一時間以「超買」定調私菸案,引發外界譁然。資深媒體人蔡詩萍在《周玉蔻嗆新聞》節目中評論,總統府以「公關角度」處理私菸危機並不恰當,用一個名詞來掩蓋錯誤時,會抱持很大的風險,應該用「政治角度」來處理這樁私菸案較為洽當。蔡詩萍對處理不當引發的負面效應,的確是極度敏銳,然面對這樣的違法漏洞,豈可只能用「政治角度」切入處理, 而應是由「全民期待角度」切入才對。

    台灣歷經228及白色恐怖的傷痛,終於在多次政黨輪替下,一步又一步地向民主法治國家靠近,這讓現今的香港人羨慕,也是台灣與中國大陸最大差異。若台灣民主法治愈徹底,威權中國就愈難撼動台灣實質本體。因此無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全民所盼望的莫不是力求改革,讓全民利益置於政治利益之上,將過去所有不合理、不合法有漏洞的體制與法令,一一落實檢討導之以正。因此當初以「超買」定調私菸案的總統府幕僚,可說是小英總統的豬隊友,讓人民跟總統的距離更遠了。威權統治政府常用說詞粉飾太平,就算人民撿到槍,那也是一把不能發射的槍,但這招在民主國家是行不通的。莫怪柯文哲市長忍不住就說:「把走私叫做超買,那以後貪汙叫為民服務費用」,此語實是人民對政府觀感的神代言,政府帶頭不尊重法治,那人民又該如何以自處?

    國安人員走私是重罪,能如此大膽妄為?追溯其源,分別時任2014及2017年的張盛和及許虞哲兩位財政部長難辭其咎。”政經關不住”節目將這段歷史逐一揭露,指出財政部關務署於2014年六月行文華膳空廚,准許設立保稅倉庫,使其成為專機入境的免稅商品保管處,2017年九月還再次行文華膳,准許保稅倉庫「便宜行事」, 專機隨行人員預訂的入境免稅商品不用上飛機,可以機邊交易,入境後再由保稅倉庫提貨,這個機制形同境外轉運中心,成為三不管地帶,變成私運香菸隱而不宣的絕妙掩護手法,這也是華航宣稱國安人員夾帶大量香菸是境外下訂,香菸未上飛機撇責的荒謬依據。若非有內線舉報黃國昌立委,根本不可能揭開這場現代版的官場現形記。現形後的真相愈辯愈明,因財政部關稅總署規定國人攜帶精品(如名牌包)、非含藥化妝品雖然不受容量或數量限制,依據《入境旅客攜帶行李物品報驗稅放辦法》第7、11、12條規定,入境旅客攜帶行李物品(管制品及菸酒除外),其總值逾新台幣2萬元者,超出部分應予以徵稅。換句話說,無論是過往或現行的「超買」皆涉及走私,更何況這次還出動5輛總統府公務車載運菸品,其作為亦涉及貪汙。所以依現有法律觀點,總統府主管官員、張/許兩位卸任財政部長、國安人員及華膳空廚保稅倉庫管理者均可列為貪汙流程中的涉嫌人或關係人,其嚴重性絕非總統府發言人一番說詞就可以隨意撇清。能正視此事件的林佳龍部長表示「查明真相、不護短且究責無上限」,但願其誓言能真正履行,而非最後抓幾個人背黑鍋交代,草草地就掩埋這些不合理且不合法的共犯機制。

    卸任的張盛和及許虞哲部長皆是學經歷豐富的財稅專家,但從其對華膳保稅倉庫的行文評斷,先後兩任財政部長對保稅倉庫之使用,無謹慎規範與監督,讓享有特權者次次得手,胃口也愈養愈大,由過去的數百條暴增至今日的萬條香菸。然這些財政部長對稅規範的不嚴謹,實是有跡可循。林家祺先生在「稅改是德政還是苛政?你不知道的真相」一文中就提到我國《所得稅法》第11條2項立法以明文定義營利事業之範圍,其規定在實質上,已將所有一切的社會經濟活動都被包括在「營利事業之涵括範圍」之內,社會上的任何人、事、物之經營活動,均可被列入「營利事業」之認定範疇,這個認定無明確規範,可由財政部行政命令說了算。以行政命令常巧立稅目及擴張稅基事例常見,由兩位部長任內創下多年高額的超收數千億稅款,就可窺其貌, 這些超收稅款流向交代不清,到底是自肥還是圖利特權?不知何時才能真相大白。

    林家棋先生「稅改是德政還是苛政?你不知道的真相」一文也指出:「政府明知稅法對於營業行為之定義過於廣泛,但不願立法修正,這是為了方便行政操作」。事實上不當的行政操作已引發不少稅務冤案,例如:某公益律師2008年擔任公益律師,被指定管理一件無人繼承的遺產案件,蓋案件之繼承者繳不起遺產稅,皆落跑失聯,不料該公益律師竟於2010年接到中區國稅局稅單,他需為此案件繳交5600餘萬元的遺產稅及5500餘萬元的罰款,該公益律師犧牲私利做公益,卻換來上億元稅單,不得不向當時的張盛和部長喊冤,部長卻輕描淡寫的說:「這是為防止你跟繼承人勾串」,可知這個不速稅單差點要了他的命。該公益律師都不能自保,遑論一般小民,像中壢的林女士也很可憐,她在1976年收到一張莫須有的「林○○先生」的地價稅單,隨即要求稅捐稽徵機關更正,該機關抵死不認錯,直至1995年林女士過世,地價稅單都還是年年報到,並於過世4年後收到相關判決書,對過世4年的林女士限制出境及凍結財產,後來在2011年承辦相關人員為此登門向林家道歉,但仍不願撤掉這張違法稅單。

    前述兩個案例是想多收稅,但利用「稅」達成特定目的之行政操作亦不少見,最典型的例子是某武術團體的冤稅案,該團體負責人因接受弟子敬師金,若依現今法律三跪九叩呈上的敬師金屬於紅包性質,紅包在稅法上被定義為贈與,規定由贈與人繳稅。不過財政部國稅局卻強將此贈與事實,扭曲為補習費收入,在此稅目合法性高度爭議的情況下,還是對負責人開出稅單,並凍結資產及擅自賣掉其名下的股票,此案纏訟20幾年未決,國稅局在這段期間要求該團體提出敬師金非補習費的證據,大部分團體成員為表明心跡,多次主動提供自訴書給國稅局,表明敬師金是紅包非學費,該證據也擺放在承審法官的眼前,但最後庭審的林秋華法官判太極門敗訴,在媒體前面表示自己年紀大、記性不好,沒有看到該團體成員的自訴證據。坦白說這個事件自始至終都很離譜,若說這不是蓄意的行政操作,那甚麼才是行政操作呢?這種操作在威權統治的國家常時有所聞,但絕不被西方的民主法治社會所容忍。  

    這次的私菸案不僅曝露國安的問題,更讓大家深思政府對「稅」的立場,根本是人治思維,現今的稅務條款及管理有很大伸縮空間,可以因人而異來決定稅怎麼收。面對高官時,能默許圖利及便宜行事的好處;面對一般百姓,小老百姓就要看運氣囉,運氣不佳者就會可能遭遇無情及無理的鞭打。面對政府機器,小老百姓可說是手無寸鐵,好不容易這次因私菸案撿到槍。所以從這次事件中,希望政府官員需深思,這次事件會引起社會的譁然,並非黃國昌立委爆料被炒作所致,而是小老百姓不願再當呆瓜,不願再容忍政治上的「特權」及「酬庸」。若此次撿到的槍不能擊發,會更慎重地利用手上選票,因為台灣小老百姓再也不想要「政客政府」,而是盼望全民的「民主法治政府」早日到來。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