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港台大串連,為了對抗政府公權力迫害,維護自由民主人權,共同努力。

為期月餘的「從迫害到平反 民主與人權之路」展覽、電影及座談系列,8月17日於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進行了閉幕座談會,會中除了持續探討迫害與平反主題之外,特別邀請兩位遠從香港來的貴賓,說明近期香港反送中運動中遭公權力迫害的真相,並回應台灣人民的關心。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以「一心破10言」為題進行探討,陳志龍指出,迫害就是公權力被濫用,而10言就是用計,平反的重點就是破10言的伎倆、計謀。陳志龍表示,迫害有不同的顯示方式,早期的迫害大多為軍事迫害,通常是用武力、暴力型態,強權就是真理,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後來還發展出金錢、經濟的迫害,用的就是10言的計謀。當初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他的計謀就是國家社會主義,可以解脫凡爾賽和約的恥辱,所以他一方面站在暴力的立場,一方面又站在經濟解決的立場,所以希特勒的迫害呈現兩條路線,暴力辯證與金錢辯證,以暴力解決德國人的經濟危機。

陳志龍認為,現在如果不研究以前的冀朝鼎,法稅無從改革起。德國希特勒用暴力辯證來取得金錢,但中國民初的冀朝鼎剛好相反,他是用金錢辯證來獲取暴力辯證,所以即使蔣介石有許多軍隊,但冀朝鼎用財經辯證,從經濟分化,瓦解蔣介石,導致其兵敗如山倒。辯證式的重點,第一個就是分化,第二個產生敵對,第三個產生消滅、鬥爭。1996年台灣宗教抹黑的案件,最近香港的反送中事件,都是用計出來的。陳志龍強調,平反的重點,一定要了解迫害者用什麼方式,平反者一定要破他的計謀,所以稱一心破10言,縱然他有108計,但只要堅持到底,堅持良心與理性,就一定能破解。

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曾建元教授提到今年正好是六四30週年,也是他大學畢業30週年。當年在大學校園或螢幕前,中正紀念堂廣場,每天就像現今關注反送中的過程一樣,非常關心北京六四整個的發展。曾建元指出,關心是因為對台灣現實環境的期許,當初的教科書都寫說,台灣是天堂,大陸是地獄,結果大陸的學生都上街頭了,還可以跨校串連,除了在學校裡面主張學生的自治會會長遴選,出版自由,當時北大還曾經出現學生的權利憲章。而台灣當時除了東吳大學少數幾個學校學生會長是民選之外,其他都是間接選舉,至於校園內的言論、出版自由,也受到非常多法令的箝制。但1998年後,台灣風氣開放,學運也蓬勃發展,野百合學運之後,李登輝總統同意學運提出的四大訴求,之後台灣還一度成為亞洲最民主的國家。但中國大陸30年過去,反而退步了。

輔仁大學助理教授魏賜聰則揭開1996年太極門政治整肅案,公布政治迫害整肅案的流程及步驟,魏賜聰表示,第一先列黑名單,接下來一定會檢舉,因為師出無名,但有獎金,會記功、會升官,很多人就因此升官發財。再來押人取供,先射箭再畫靶,所以每打必中,再來嫁禍栽贓,不擇手段,並開始抹黑,利用媒體將被害人人格大毀滅。然後是偵查大公開,未審先判,欺騙全民,因為要用全民的力量來合理化他的作為。再者散播假消息來妖魔化當事人或團體,接下來羅織入罪:入牢、槍斃、沒收財產。人的生命不重要,名譽在他們眼裡更是毫無價值。即使解除戒嚴了,那些靈魂都還在,像太極門案,侯寬仁檢察官覊押了掌門人117天,只開了三次庭,問了13句話共 29分鐘,這種沒有良心的檢察官,現在還當了廉政署的副署長,管理官場體制。

魏賜聰強調,監察院在2002年的時候,就調查了侯寬仁在調查太極門案件的時候犯有八大違法,要求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代表刑事案件本來就是冤案。到了2007年7月13日,刑事案三審判決三審無罪確定,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確定沒有詐欺也沒有逃漏稅。稅的部分,在2009年9月,監察院調查國稅局在審理太極門稅務這件事,犯了七項重大的違法事件,沒有把所得性質查清楚,還凍結資產。2011年行政院召開跨部會會議,決議用公告調查的方式重新調查敬師禮性質,隔年,調查結果出來,100%是贈與,與刑事判決的結果相同,此時稅單應該要撤銷了,但還是沒有撤。魏賜聰感嘆,政治迫害案件,在台灣是非常漫長的,而轉型正義年度設定在1992年,事實上冤錯假案是不分年度的,都需要轉型正義,且都是執政者的責任。

二二八紀念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感謝陳志龍教授主辦這一系列的活動,他表示,二二八基金會成立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平反二二八事件人權遭受到國家迫害問題,所以在這個場地,針對人權遭到迫害或是平反的過程,都有重要的歷史意義。透過制度性的方式,包括真相的探究,責任的追究,記取歷史的教訓等,讓他們有平反以及歷史評價的機會。薛化元認為,從法國大革命以降,自由跟民主兩個價值連結在一起,因為沒有民主,自由是沒辦法確保的。香港是自由民主的社會,卻由一個沒有自由民主的體制來統治,這是嚴重文化價值的磨擦與矛盾。反省過去走過的道路,也許應該理解,不只自由民主人權得之不易,這個價值如何深化,也是這個世代責無旁貸的工作,更是對下一代更好的保障。

二二八事件研究者吳至中則從歷史事件中闡述了對冤案平反的看法。他期許未來,希望年輕朋友不要碰到白色恐怖,吳至中建議第一要廢除利用公務員濫用公權力的相關法規,像稅務獎勵金,是冤案之源。第二對於冤案立即要平反,不要拖延,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第三要全面開放政治迫害的檔案,不該限時、限人查閱。第四,政府有責任平反冤案,應該列出經費,聘請公正客觀的學者,找出加害者,賠償、道歉,不要讓受害者家屬至今仍遺憾。吳至中認為民主跟人權是台灣最強大的盾牌,呼籲大家一起努力。

針對大家關心的反送中事件,香港人權律師桑普說明,從6月9日開始反送中的遊行示威活動到現在,總共超過1000個人受傷,總共有600人左右被捕。這次香港人團結在一起,是反對送中條例,因為送中條例把香港人視為逃犯。200萬香港人的覺醒,讓中共害怕,他們的做法就是文攻武嚇,一直到現在都是如此。桑普表示,自由需要三個環節來維護,第一要自由,要維護憲政法治人權體系;第二是民主,沒有民主很難有真正的法治;第三是民主還是需要靠國家的實力來維護。而中共政府把人民視為蟑螂、螞蟻,狠心謀殺人民,這就是所有政府暴力的淵源。

香港青年阿域是新生代作家,同時也是學古典音樂的長笛手,原本要赴英國皇家交響樂團工作,自從香港反送中大遊行之後,選擇留下與大家一起,他表示,中共曾承諾香港50年不變,但現在只過了22年,就已經完全不同,香港的民主、投票的權利,早已經變了調,更糟的是,中共政府不把人當人。阿域這次來台的目的,是來尋求台灣婦女團體的協助,因為反送中的女性示威者很多受到香港警察的屈辱,如拉扯衣服致衣不蔽體,或藉口檢查藏毒,強迫裸體供人圍觀,導致許多女性因尊嚴被踐踏,身心嚴重受創。阿域覺得這也是一種性暴力,但香港的婦團大多親中,不肯施以援手,他只好來台尋求協助。

誠如曾建元教授所言,香港人過去受過英國的殖民統治,而英國是全世界民主政治的發源地,1215年大憲章明列,沒有經過納稅者的同意,政府不能逼迫人民繳稅,這是大憲章樹立下來的傳統,香港人長期接受英國的法治教育,怎能容忍中國大陸這種威權?但香港人對自己的命運沒有主宰權,只能受擺布,台灣至少有主權,一定要珍惜手上的權利,走向保護人權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