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良方  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二週年論壇」上,擁有法律與會計雙博士學位,並擔任會計事務所所長及大學教授的張進德說:「我們看轉型正義平反冤案,照目前來講不可能!不可能!」張進德首先以太極門案件為例指出,很單純,只是一個所謂「敬師禮」的問題,國稅局把他當成補習班。同時,他還以法官所判決的內容提到:國稅局顯未詳實釐清太極門之屬性及特質及其組織運作模式。」他說:「(國稅局)沒有專業知識,也要有一點常識!」

    張進德提到,多年前彰化一家工廠以食用酒精摻水當料理米酒賣,財政部卻下了一道解釋令,函釋為「高價位之其他酒類」,而不認列是料理米酒。一瓶賣二十多元的酒,整個營收入三千多萬元,卻要求工廠補稅一億六千多萬,然後再裁罰三億二千多萬。打了4年多的行政訴訟,最後行政法院改罰一億六千多萬定讞。張進德說:「完全違反量能課稅原則,再來把他罰了一億六千多萬,違反行政罰法第18條、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15條。」張進德表示,去年12月監察院提出糾正。在馬路上隨便問一個人,都會說這個案子不公平,行政法院竟然是定讞了!

   張進德指出,現在國稅局、財政部雖然被監察院糾正了,他們卻振振有詞:「我們依法行政。」「我們按照行政法的界定。」監察院變成了沒有牙齒的老虎,他們(國稅局、財政部)還是不甩監察院。對財政部長日前在立法院表示,為了防止逃漏稅,要把裁罰提高到3倍。張進德認為,行政罰法第18條講的很清楚,要考量到動機,以及他的資歷跟他責難的程度。財政部的態度就是有法他不管,我財政部最偉大,我只管稅收,我不管你法律。

    張進德還提到,5個國稅局,有4個是政大財稅幫,賦稅署署長、常務次長、正副次長,全部都政大財稅幫。他表示,政大財稅系很優秀沒有錯,但是現在搞幫派了,很多的租稅政策荒腔走板,他不了解地方的稽徵情形,所以,好的人才待不下來,打不進這個核心圈的都跑光了,所以在財稅界是劣幣驅逐良幣,這些人能夠把財稅弄好,那不可能的事情!

    至於司法體系的問題,雖然每年都辦了很多最佳判決,提高了行政法院的裁判品質;但仍有一些行政法院的法官,從88年到現在,沒有撤銷過任何一個案子。這些法官二十幾年來,不曾撤銷過人民的案件,每個月坐領20萬,在那邊養老;把這些法官下架後,整個的稅法稅制才能夠健全。

    什麼樣的稅改叫德政?把薪資特別扣除額增加到20萬?免稅額增加到12萬?張進德指出,從所得稅的理論來講,是對剩餘所得課稅。他說:「這些本來就要給人家減的東西,你現在還減不夠,結果他說這個是德政。還是惡,只是惡稍微減少一點,還是惡政!」修改了幾個所得稅法的條文就叫稅改嗎?張進德認為,稅改必須從整個稅政、稅制、稅法都要去改。目前每年都有許多論壇,還有很多學者寫了很多的書,我們的主管機關要來重視,否則,狗吠火車這種情況要怎麼轉型?

張進德教授認為稅改必須從整個稅政、稅制、稅法都要去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