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吳景欽指出,太極門假案到今年的12月19日就滿23年了,刑案凶手都有追訴時效,不應該成為刑案或稅案的冤案,竟然23年還沒解決?

 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法治國家用法律來保障人民基本權利,然而發生在1996年的太極門冤錯假案,司法已獲得三審無罪無稅確定的清白判決,仍被違法稅單糾纏至今(2019年)未獲得真正的平反。由真理大學法律系刑法研究中心主辦,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研究中心、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法稅改革聯盟等十數個單位協辦《台灣人不可不知的人權真相—太極門假案特展》,展出台灣重大人權迫害指標性案例—太極門假案的重要歷史資料。9月22日於真理大學校史館牛津藝術中心舉辦《台灣人不可不知的人權真相—太極門假案特展》座談會,真理大學財經學院法律學系副教授吳景欽、德國歐斯納布魯克(Osnabrück)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科技大學財政稅務系助理教授倪伯煌、陸軍官校化學系助理教授劉明哲、方文君律師、太極門弟子代表劉同學等出席與會並提出精闢見解及懇切呼籲。

吳景欽指出,太極門假案到今年的12月19日就滿23年了,為什麼根本就不應該成為刑案或稅案的案件,會搞到23年還沒解決?他以韓國為例,即使是刑案凶手都有追訴時效消滅,還是有「時效」的限制。並指出我國在行政強制執行的部分要執行二分之一,而民事強制執行最多三分之一,訴願要先繳二分之一就是很大的門檻,訴訟即使倖存的6%勝訴,還是要發回原機關另為適法處分,感慨行政執行部分是多麼地落後。

圖二:連福隆表示法務部(Ministry of Justice)是追求正義的部門,竟然允許行政機器對人民不斷的追殺,太極門假案的迫害不能再繼續下去,23年夠了!

連福隆認為,這樣的迫害不能再繼續下去,23年夠了!納保法規定的15年期限並不會把23年計入,而是定案後再15年。法務部是追求正義的部門,竟然允許行政機器對人民不斷地追殺。相較德國裁罰不得超過財產的一半,人民享有絕對生存權。然台灣這種抄家滅門式的追殺,甚至是你財產的兩倍,呼籲大家充實法學知識,財稅知識,他說:「未來在我們自己的手裡,我們爭取自己的未來、公義、與光明,成為造福台灣最大的希望。」

方文君表示,民主與人權是法學甚至是財經學院學生都要具有的觀念。學生以後有機會成為行政法院法官時,一定要充實法稅知識,以民為本。「堂上一點朱,百姓千滴血」。她指出,一般人在國稅局的威脅下被迫協商,只好多少繳一點,但太極門堅持公理正義,不願被迫妥協。敬師禮就是贈與,就像過年過節包給爸媽長輩的紅包,受贈人本來就不需被課稅。選舉將至,她期望政府能趕快平反此案。

圖三:倪伯煌說,從太極門假案看到官員的蠻橫霸道,先起訴然後才去找證據,這麼不符要件的起訴書,法院還照樣接受審理。


倪伯煌說,從太極門假案看到官員的蠻橫霸道,侯寬仁檢察官在稅務案件無中生有,找來未曾實質調查過的稅務員史越生配合偽證,以違反稅捐稽法指控太極門。起訴書內容完全憑他個人主觀意識憑空捏造而來,先起訴然後才去找證據,這麼不符要件的起訴書,法院還照樣接受審理。弟子敬師禮,一方面說是詐欺,另一方面說是補習班學費,這樣矛盾的起訴,是故意的行為,假借權力去陷害無辜,違法的事實是相當明確。
劉明哲表示,太極門像岳飛一樣,遭受「莫須有」的迫害,是政治整肅案件,我們如果是正常的國家,違法的檢察官和財政官員都應該在獄中受刑,檢察官沒有依證據辦案,卻能升官發財,因為獎金制度,官官相護,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他呼籲政府要有除錯機制,平反冤錯假案,撤銷稅務獎勵金的發放,台灣要勇於改革法稅,用良心來救台灣,國家才能正常運作。

圖四:太極門案是司法稅法的照妖鏡,劉明哲表示太極門像岳飛一樣,遭受「莫須有」的迫害,是政治整肅案件,政府要有除錯機制,平反冤錯假案!

劉同學說,全家都在太極門練功,太極門案發生時他剛滿週歲,祖父母、爸媽到他第三代,至今仍被國家公權力迫害。他的奶奶很感恩,自練功後身體變健康了,贈送太極門師父一把桃木劍,明明是趨吉避凶的法器,1996年竟被侯寬仁誣指為養小鬼的詐欺工具,同時又矛盾地說是補習班逃漏稅來起訴太極門。 2007年刑案三審判決無罪無稅確定,然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的法官竟然以年紀大了,對人民有利的證據,看了就忘了,完全不講租稅人權。他呼籲在上位者,都能知錯改正,一起讓台灣租稅人權更進一步,大家要一起監督政府,平反冤案。

圖五:劉同學(右一)說,全家都在太極門練功,太極門案發生時他剛滿週歲,爺奶、爸媽到他第三代,至今仍被國家公權力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