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淡水區真理大學校史館牛津藝術中心「台灣人不可不知的人權真相  太極門假案特展上,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人權觀察員夏小姐指出,台灣之所以亂,就一定有其亂源,她表示一個司法已經判決的案子,卻不還給人民真正的公平正義,就讓大家一起把「亂源」找出來。

85年12月19日被違法濫權的侯寬仁檢察官帶往市調處的趙姓太極門弟子,回想當天的情況心有餘悸:「那天我們一群家庭主婦在會館聊天,突然一個陌生人帶著一群壯漢,還有荷槍實彈的警員闖了進來,大聲說:『我是檢察官,通通不准動!靠邊站!』警察還拿著槍堵在門口不讓我們出去,他們很粗暴的打開抽屜、箱子,大肆的搜索,也沒有出示任何的證件,這是我們國家的公權力嗎?」

當檢察官說要將這群家庭主婦帶到市調處,趙姓弟子告訴檢察官:「我們又沒有犯法、又沒有前科,為什麼我們要去?」怎知檢察官竟一聲令下:「全部帶走!」趙姓弟子說:「我們沒有一點抵抗的能力,被強迫押到市調處。才走出道館,又有大批的媒體一直對著我們照相,路上的行人也是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們,我們就像警察拿著槍押著犯人一路遊街,從基隆路走到市調處。到了市調處我們是一對一隔離被審問,檢察官所問的問題都是我不知道的,當然找不到答案,檢察官就很生氣的說:『你們今天如果不承認,就不能回去。』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被一直重複、一直重複的疲勞轟炸。」

第二天報紙出來,趙姓弟子的照片上了頭版,很多親友打電話關切或是指責她到底騙了人家多少錢,當下趙姓弟子真的崩潰了!到公司還被政風處帶去審問,小孩在學校也受到指指點點。當時檢察官放話,要抓更多的人,讓她及家人都陷入恐懼不安。她又說:「我們把小孩找來,告訴他們,如果爸爸媽媽被抓走了,你們要去找阿姨來幫忙照顧爺爺、奶奶,要好好的把這個家顧好。孩子害怕我們被抓,晚上都不敢睡覺,那一段時間,我們都不敢隨意出門。」

遭遇相同情況的呂姓太極門弟子也痛訴:「我是經過三跪九叩,師父收我為徒,這樣子的一個程序成為太極門的弟子。師父教我愛自己、愛社會、愛國家。」他認為當時發生這起事件,檢察官並不是在辦案,因為辦案不是這樣的程序,檢察官是要消滅這樣的團體。檢察官帶著大批媒體、檢警,甚至是媒體大公開,太極門弟子要如何承受這樣的壓力?

看到身旁的師兄姊被帶走,呂師兄心想自己也逃不了,所以連包袱都準備好了:「那時孩子一個6歲、一個9歲,我告訴孩子,我如果被抓走,要去找舅舅,至少還有人可以照顧他們。當時的感覺就是『厝拆、人抓、鳥仔抓到沒半隻。』沒想到師父被違法羈押在看守所時,還透過律師告訴弟子要『用功、用忍、用和、用心』來面對這一件事。」

夏觀察員提到,這不只是太極門弟子遭受到的迫害,也是對整個台灣、華人的一個迫害,是整個中華民國人權迫害的問題,更是你我切身的一個問題,如果政府把這幾件事情做好,台灣有未來、人民有未來,才能給下一代一個最好的保障。

「台灣人不可不知的人權真相 太極門假案特展」解說員還原歷史真相。
司法已經判決,卻不還給人民真正的公平正義,太極門假案把「亂源」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