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法院像賭博,勝訴敗訴靠運氣? 2019年11月6日(三)由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中正大學財經法律研究中心等十一個單位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從指標性案例檢視我國確定判決之救濟」研討會,以被稱為「法稅二二八」的太極門稅務案件為案例,探討司法及行政的怪現象。太極門從民國55年至今皆無課稅問題,只有80-85年被課稅,更奇怪的是,其他年度獲得勝訴,唯獨81年度綜所稅遭駁回?!錯誤的判決只能將錯就錯嗎?究竟法的安定性和基本人權孰重、孰輕?如果違反基本人權,只追求法的安定,這是否即是法的威權? 

學者溯源到我國行政程序法128條在草擬的時候是根據德國行政程序法第51條的精神,關於程序再開德國法律學界認為儘管事件已經判決確定,但為了法正義可再進行非常救濟程序,而台灣一般看法是認為判決一經確定,不可以提起程序再開,這是錯誤的見解。

前司法院大法官暨副院長城仲模呼應指出,台灣看起來自由民主,事實上法治很有問題,理論上可這樣做,但掌握權限的人是否願意在公平正義基礎上做,現在台灣氛圍是公務員保身變成最重要,23年太極門無法得到正義。

太極門案義務辯護律師蔡富強談到,從一個老百姓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來講,稅捐是高權行政,特色是從人民口袋裡面拿錢,納稅是要求政府有義務要對老百姓做一個公平、公正的行政處分,不可以用錯誤違法的處分侵害老百姓,當行政機關做出違法處分就應該有糾錯改正的義務。

蔡富強談到,根據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判字第422號判決,認定太極門為氣功武術修行門派,並指出:81年度判決未及審酌96年刑事判決所確定之贈與事實,以及國稅局依行政院跨部會協調會議決議,進行公開調查所取得7,401份申明表均證明敬師禮為「贈與」,且中區國稅局業已承認太極門不是補習班等新事實、新證據,推翻95年最高行政法院對81年度綜所稅的判決。他進一步談到,如果明知81年度的課稅判決是違法,行政機關有義務去改正這個錯誤,而不是要老百姓提救濟。

關於行政訴訟的再審五年限制,蔡富強談到,根據刑事案件的規定,如果是對被告有利的再審,再審沒有期間的限制。他舉例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日前撤銷戒嚴時期5837件有罪判決,包含陳菊在內才剛被撤銷罪名改判無罪,也沒有時間的限制!他提出質疑,為什麼對以天文數字抄家的違法稅捐案件,人民提再審還有五年時間的限制,他直言﹕這些法官的思考邏輯是本位思考。

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暨中正大學財經法律學系特聘教授黃俊杰指出,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決,已經確定弟子敬呈的敬師禮是贈與、太極門不是補習班,這表示一開始行政處分認為太極門是補習班、敬師禮是學費就是錯誤的,後面的推計、處罰等行政處分就都是錯誤的。他表示,最高行政法院判決也指出,太極門81年稅案的確定判決是錯誤的,因此已經確定的判決尚未執行時,當然就發生了停止執行的事由,應依法停止執行。依據公政公約第 2 條規定,國家有義務透過立法、司法、行政,來協助人民有效救濟,這樣直接具有拘束力的法律,在太極門的稅案中卻沒有辦法得到落實。

誠遠商務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王健安談到,只要能證明是不當得利,國家沒有權力要求基於法律安定性而保有這件事情,就算是經過再審五年期間的限制,還是可以由行政機關自行審查自行撤銷。原處分機關所做成之原課稅處分,早經不同行政法院甚至最高行政法院明文挑戰其核課依據之「適法性」。顯見,在客觀事實認定上(事實理應只有一個),81年綜合所得稅之判決,顯然存在與其他判決歧異之情況。在前後年度處分均已遭撤銷之情況下,81年綜合所得稅案件自有重為處理之「必要」。

曾經擔任法官的林燦都教授表示,他對法院的判決感觸特別深,法院是會判錯的,縱使到最高審級的法院還是會判錯,應有可讓人民救濟的途徑。從德國法的概念來看,太極門稅案應可再救濟。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吳志光指出,太極門案件至今已23年,帶動了行政法學理的不斷探討。行政訴訟是針對具體的行政行為,除了法院可以再審以外,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行政機關可以撤銷違法處分,第128條行政程序可以重開,但行政體系對依職權撤銷十分抗拒,不願意背負責任,讓人民救濟無門。

台北商業大學財政稅務系兼任助理教授蔡孟彥指出:從行政機關自行撤銷錯誤的處分機會比較大,雖然行政機關不想自己扛責任,但是有最高行政法院第107年第422號判決,明確說81年稅案的判決是錯誤的,行政機關可以用此判決來作為撤銷錯誤處分的理由。

協恆國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詹晉鑒表示,這種連續事實被做成割裂性的認定,不符常識性的判斷,他深知人民對於政府作為有一種無所適從的感覺,因為他接觸到的其他案件也有這種情況,他舉了台北市商業宅的官司問題為例,政府做事常分工不合作,出問題是推來推去,行政機關說要法院判決才做,而行政法院又不想再審。

王明懿會計師呼籲,政府機關應本於良心,正視面對調查事實的結果,督促稅務行政機關應本於職責自我除錯,依照行政程序法117條撤銷太極門課稅處分,終結萬年稅單,以落實憲法、國際人權兩公約所保障人民基本權利,彰顯民主法治與完善稅捐救濟制度。

城仲模指出,台灣看起來自由民主,法治卻很有問題,理論上可這樣做,但掌握權限的人是否願意在公平正義基礎上做,現在台灣氛圍是公務員保身變成最重要。
蔡富強指出,從老百姓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來講,納稅是要求政府有義務要對老百姓做公平、公正的行政處分,當行政機關做出違法處分就應該有糾錯改正的義務。
王健安談到,81年綜合所得稅之判決,顯然存在與其他判決歧異之情況。在前後年度處分均已遭撤銷之情況下,81年綜合所得稅案件自有重為處理之「必要」。
(右一)蔡孟彥、(右二)吳志光、(左三)黃俊杰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