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是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當人民權利受侵害時,應可透過司法還給公道,但台灣的國稅局竟可選擇性的遵守司法判決,踐踏司法公信力,讓人質疑到底誰說的才算?《全民公審》第80集邀請真理大學法律系吳景欽副教授、中國科技大學財稅系倪伯煌助理教授及稅災戶,探討台灣稅災遍野下,稅災戶遭殃的基本結構模式及司法應如何改革讓人民有感?

稅災戶江先生表示,自己是公務員,太太在工廠上班,民國84年房子被查封才發現有人冒用太太名義開公司欠繳81和82年的營業稅跟娛樂稅,他向對方提出刑事訴訟,判決冒名且詐欺成立,但稅捐機關卻表示刑事判決沒用,要經行政訴訟才能變更,結果法官立場明顯偏頗國稅局,他當庭要求更換法官,之後就毫無下文也沒再出庭過,得到回應竟是法院已判決了,但卻沒有判決書,烏龍稅單仍要繼續繳。

倪伯煌表示,若牽涉刑事與行政之案件,依行政法院29年13號判例及42年16號判例,應要參照刑事判決之事實認定,意即刑事判決能拘束行政法院與行政機關,而最高行政法院108判字282號的判決中,國稅局的答辯也提到,若無任何反證,國稅局就應該要受刑事判決所認定的事實拘束,而在江先生案件中,國稅局是自己選擇性的適用拘束與否,意即判決若對國稅局有利就選擇受拘束,若是不利就不理會。他指出,在太極門案也是同樣狀況,刑事經14位法官調查,8位檢察官交互詰問,傳訊含國稅局近200名證人,耗時10年3個月審理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認定敬師禮是贈與性質,國稅局就應依刑案判決結果行政,但國稅局卻沒遵守國家判決,各自認定選擇性的適用,人民如何適從?

吳景欽認為,江先生的案例與法稅改革聯盟接到申訴的個案結構都一樣,而國稅局開單就應要負舉證責任,但往往稅單來就要繳,也不告訴你為何補繳,若不繳,國稅局馬上扣押財產,欠稅5萬塊就能扣押財產、房子,不符比例原則,若欠稅高於100萬,就會被限制出境,非常可怕。若不服申請復查,卻是國稅局自己復查,該程序非常沒意義。若要訴願,須先繳一半稅額,但訴願委員會成員卻都是他們自己人,吳景欽直言,訴願應該要廢掉,目前行政體系下,訴願委員會撤銷率最高的是交通部15%,環保署12%,其他皆在10%以下,完全沒有救濟功能,反而阻礙人民直接向法院申請救濟的可能性,而行政法院的法官應公正客觀的以第三者聽訟,而非縱容國稅局始終可以不負舉證責任,而納稅者權利保護法不僅未解決這些稅災結構相同的問題,還讓有問題的行政法院的法官就地合法成為稅法專業法官,這樣的司法改革,人民絕對無感。

江先生房子被查封後,對於稅捐機關對於不遵守刑事判決結果可以不遵守,還要他繼續繳納烏龍稅單,他感到訝異與無奈。
倪伯煌提到,國稅局選擇性的遵守司法判決,讓人民無所適從。
吳景欽指出,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為未解決稅災結構相同的問題,且讓有問題的法官就地合法成為稅法專業法官,這樣的司改絕對讓人民無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