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極門稅務冤案延宕至今23年未解決,被各界稱之為「法稅228」。11月16日在「當代青年關注的法稅議題」講座上,杜姓會計師指出,太極門案件不僅是典型政治整肅案,更完整體現台灣司法與稅法的弊端。台北地方法院法官趙子榮也表示,太極門案是執法者應引以為戒的冤案。

台灣財經刑法學會主辦的「從迫害到平反—民主與人權之路」特展全台巡迴,11月15至26日在新竹市辛志平校長故居展出,並舉辦系列講座,邀各界專家學者與談。其中11月16日「當代青年關注的法稅議題」講座中,各界專家學者聚焦人權指標案件太極門冤案。

杜會計師在講座上表示,目前政府的轉型正義只停留在恢復受難者或受害者名譽,卻沒有究責加害者。從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時期乃至1996年太極門案件,本質上都是政治整肅,只是過去使用的工具是槍械武力,現在用的是法稅,利用公權力抺黑。司法已在2007年判決確定太極門無詐欺、無逃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但稅務機關卻沒有依三審判決結果撤銷違法稅單,至今仍引用被法院廢棄的起訴書緊咬著太極門,一再違法強徵課稅,更衍生違法超額數倍查封、強搶民產。

杜會計師表示,太極門案件不斷被拿出來討論,它的價值就如同228事件,不僅是典型政治整肅案,更完整體現台灣司法與稅法的弊端。如果此案政府不解決,台灣就沒有真正的民主法治,更沒有蔡英文總統所說的轉型正義。錯誤不改、沒有對加害人究責,政府等同是幫兇,縱容政府對人民的暴力。

台北地方法院法官趙子榮則表示,當年他擔任太極門刑案一審審判長,在他看過所有卷宗後,發現侯寬仁檢察官並沒有任何證物證據,只有一些證人證詞,因此決定採用交互詰問。在審理約二百位證人證詞,發現自救會成員說法矛盾,他相信透過交互詰問可以水落石出。逐一查對證據,基於無罪推定,最後判太極門無罪。

 蔣瑞琴律師提到,檢察官侯寬仁在偵辦太極門案第二波偵查中,對外放話要再抓200人,並在媒體公佈「自動檢舉分案將太極門各道場14名『分舵主』列為被告」。其實侯寬仁口中所謂的分舵主,根本只是單純的弟子、熱心助人的義工。蔣瑞琴指出偵辦過程明明無任何不法,侯寬仁卻未依法作不起訴處分。沒想到在87年5月突然有28位號稱自救會成員提起自訴,對象正巧是侯寬仁所列14位被告。侯寬仁因而將偵查案簽併到此自訴案,更將本應依法送到刑事本案,有利被告的證據,違法偷偷放置在卷宗中,移送到自訴案。藉此幫自己解套?或者另有企圖?

蔣瑞琴指出,自訴案最離奇的是,自訴狀與侯寬仁的起訴書內容幾乎一樣,據自訴人律師表示,他也不清楚自訴狀是誰寫的。有些自訴人表示沒有要提告,也沒有委任任何人;有的因不知要告何人、何事,或出庭無法陳述受害事實,最後改口不告任何人。而且這28名自訴人都是由號稱自救會副會長曾碧雲代刻印章、代為提起自訴,但曾碧雲卻非自訴人。最後法官以偽造文書罪名,將偽造印章代為提起自訴的曾碧雲,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沒想到多次跟侯寬仁接觸的曾碧雲竟安全脫身,而侯寬仁還高升法務部廉政署副署長。蔣瑞琴痛批:「這是法治國家嗎?難道司法已死?國家欠太極門、欠社會一個公道。」

新竹縣市民代與專家齊聚,手持百合花,共同為台灣民主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