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自稱為亞洲民主國家的代表,即將進入第七次民選總統,卻仍存在著長達23年未平反的冤錯假案。12月9日聯合國人權日前夕,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中華人權協會賦稅人權委員會等十四個民間團體及學校,於台灣大學霖澤館國際會議中心舉辦聯合國人權日論壇「從冤案檢視我國法稅人權之落實」,第四場專家學者、律師、會計師紛紛提出建言,儘速平反太極門23年冤錯假案,才是邁向法治國家的正道。

被稱為法稅二二八的太極門冤案,國稅局僅根據檢察官侯寬仁違法起訴書,未依職責調查即對掌門人夫婦課徵80到85年度綜合所得稅,80、82、83、84、85年5個年度,行政法院都判決太極門勝訴。而81年度,因國稅局隱匿證據、偽造文書造成行政法院誤判。107年最高行政法院已判決認定81年度判決未及審酌新事實、新證據,所以為枉法裁判,課稅處分明顯違誤。同一事實及證據,唯獨只有81年度的敬師禮被認定是補習班學費,如此割裂事實的認定,令人匪夷所思。

中華民國會計師公會全國聯合會榮譽理事長暨前立法委員羅淑蕾表示,擔任會計師三十多年、立法委員9年,沒有看過(稅務)冤案被平反過,問題出在哪裡?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規定違法行政處分,雖然在法定救濟期間已經過了,原處分機關可以撤銷全部或一部分,問題就在原處分機關從不認為自己是違法。而太極門冤稅23年,嚴謹的刑事法院都已經三審無罪無稅,國稅局應該遵守,但是通常國稅局對於刑事判決如果對納稅人不利,都奉為聖旨,但刑事判決對納稅人有利,卻又不甩?而且98年監察院調查報告也說國稅局違法,國稅局還是視而不見!當稅務員開出巨額稅單,就有機會可以升等,有獎金,對違法稅務員沒有任何處分,很無奈!

國立台北商業大學財稅系兼任助理教授蔡孟彥認為,同一行為不可能出現二種認定,也就是同樣給師父的敬師禮,是學費還是贈與?不可能有不同年度,就有不同認定,尤其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422號判決認定就是贈與,81年認定是學費就有問題!蔡孟彥曾經研究稅捐稽徵法第28條,發現財政部於98年1月稅捐稽徵法第28條修正後,於98年2月10日發布台財稅字第09804505760號函:「稅捐稽徵法第28條規定修正生效前,納稅義務人因稅捐稽徵機關適用法令錯誤、計算錯誤或其他可歸責於政府機關之錯誤,致溢繳稅款者,不論該案件是否經行政救濟確定,均有修正後第2項規定之適用。」他研究日本的退稅請求權,原則不會因為案子已經司法確定,國家就可以保有它不該收的稅為前提。他建議解決太極門冤稅案,可以用稅捐稽徵法第28條。

司法機關執法人員黃小姐分析,太極門81年度的綜所稅案件,自95年判決確定後,有許多的政府單位所認定的新事實、新證據,例如:

(1) 96年7月13日,刑事三審判決認定敬師禮屬於贈與性質。

(2) 98年監察院調查報告認定國稅局課稅處分重大違法。

(3) 100年12月9日行政院跨部會決議,不得再以刑事起訴書資料作為課稅依據,並由國稅局公告調查敬師禮性質,調查結果7,401份證據百分百是贈與,調查結果與刑事判決之認定一致。

(4) 101年及102年台北、中區國稅局均於復查決定中,認定太極門不是補習班,即是推翻81年度以補習班為據的課稅基礎。

(5) 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422號判決認定太極門為氣功武術修行門派。並指出81年度判決未及審酌96年刑事判決所確定之贈與事實,以及國稅局依行政院跨部會決議公開調查所取得7,401份申明表均證明敬師禮為「贈與」。

以上均是新事實、新證據,在在顯示出95年最高行政法院對81年度綜所稅的判決是錯誤的判斷,這是連一般人都可以看出判決的歧異,國家卻作繭自縛,不願承認錯誤、互踢皮球。解決的管道是需要良心、智慧與勇氣,期待財政部、國稅局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主動撤銷違法稅單,錯誤從何而起,就從何處終結,這才是解決問題,邁向法治國家的正道。

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蘇友辰對於太極門被財稅機關霸凌的稅案表示,如果真的沒有轉圜餘地,一定要強攻直球對決,直到終審,他認為未來還有兩條路可走,那就是:(一)107 年12 月7 日三讀通過《行政法院組織法》、《法院組織法》的增修訂,建構終審法院之「大法庭」制度,已於今(108)年7 月4 日施行。(二)107 年12 月18 日三讀通過《憲法訴訟法》全文95條(原名稱為《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引進「裁判憲法審查」制度,亦即德國法上所稱之「憲法訴願」,也將於111 年1 月4 日施行。

經緯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張靜認為,如果法官心態不變,用大法庭制度也無法解決問題。以太極門冤案為例,原本就是宗教掃黑是政治性案件,把太極門歸類黑宗教,要解決就回到政治面解決,當初是總統下令掃黑,只要現在的總統一句話就解決,另外以萬年稅單為例,法院要自為判決,如果發回原機關不解決,萬年稅單會繼續存在。而行政程序法第117條,有誰願意承認自己行政處分違法,尤其又有領稅務獎勵金?所以我們要選出負責任的總統,一句話就解決。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鄧衍森先問大家,對於憲法價值容易理解,還是人權價值比較容易理解?鄧衍森認為當然是人權,因為憲法可以是極權政府的憲法,所以德國在發展憲政主義過程時就加入自由,雖然我們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但所有執政者都要尊重人權,人權像空氣每天在用,就像要改善空氣品質一樣,我們的憲法法庭模仿德國憲法法庭,還是要回到人權,不只是憲法價值。

德國歐斯納布魯克(Osnabrück)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談到,近幾個月參與「從迫害到平反—民主與人權之路」全臺巡迴特展,有多位立委候選人也前來參加,他都會邀請候選人連署賦稅人權宣言及稅改十大建言、五大訴求,未來進入立法院也要將惡法修掉,例如稅捐稽徵法第39條,納稅人申請訴願要先繳一半稅額,否則財產就會被強制執行,嚴重侵害人民救濟的權利。甚至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21條第4項的15年,根本不是保護納稅人,德國憲法法院人民支持度超過80%,為何這麼高?因為它是真正為人民解決問題的,但台灣要學德國的憲法法庭,卻還有稅捐稽徵法第39條,納稅人申請訴願要先繳一半稅額,不是無稅推定,所以法稅改革路還很長遠,聯合有良心的立委來將惡法廢掉。

「從冤案檢視我國法稅人權之落實」第四場專家學者、律師、會計師呼籲儘速平反太極門冤假稅案,才是邁向法治國家的正道。
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蘇友辰對於太極門被財稅機關霸凌的稅案表示,如果真的沒有轉圜餘地,一定要強攻直球對決,直到終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