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下令,竹北六家派出所以現行犯方式,大動作圍捕一個手無寸鐵的志工媽媽?9月19日驚爆黃姓志工媽媽遭警察隨機抓人,漏夜移送地檢署並被限制住居。60歲黃姓志工媽媽身心受創緊急送醫,被診斷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23日法稅改革聯盟(法盟)及多位聲援的學者專家在監察院舉辦記者會,聯合譴責國家霸凌,並揭開志工媽媽恐懼眼淚背後的秘密,要求國家人權委員會調查迫害人民事件的幕後黑手。 

前來聲援的蔡律師指出,行政執行署宣稱太極門81年度判決已確定,但107年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書已認定:81年判決並無既判力,寫明當年的證據調查均有問題。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也二度發函給財政部,認為行政作為應做一致性認定。沒想到行政執行署從7月開始,卻進行一連串違法拍賣動作,甚至對公民團體的陳抗如同24年前侯寬仁檢察官一樣,動用公權力違法搜索、查辦、逮捕,對人民進行迫害。 

告訴乃論罪規定應由告訴人提出具體訴狀,究竟行政執行署新竹分署主任執行官李貴芬是何時提出告訴?訴狀內容為何?若未明確指明,警察不會受理,檢察官為何仍立案?為何告訴乃論罪會被當公訴罪處理? 蔡律師質疑,警察若僅憑告訴人一通電話指出可能有犯罪事宜,就進行胡亂逮捕,這是釣魚式的偵查調查,在刑事訴訟過程中屬違法行為!蔡律師強調,集會遊行是人民受憲法保障的權利,行政執行署高官已非檢察官,行政作為不可再像過去檢察官一樣,任意動用公權力,對警察下令做出違法逮捕行為。 

蔡律師呼籲,全國警察應拿出良心與勇氣,拒絕檢察官的濫權命令,對檢察官有權利說不!或應依職權先進行了解清楚,而非連罪名都說不清楚,就胡亂把人當現行犯帶走。對志工媽媽被移送地檢署複訊,還被限制住居,蔡律師憤怒指出,只有犯了五年以上重罪,因有羈押的原因,為了防止逃亡可能性,檢察官才會對嫌疑人進行限制住居,而黃姓志工根本就非情節重大的慣犯,更無逃亡之虞,明顯是殺雞儆猴!蔡律師痛心表示,行政執行署官員的公權力來自人民賦予,本應節制而非濫用權力下令對人民胡亂逮捕,她怒吼:廢掉行政執行署! 

輔仁大學助理教授魏賜聰也到現場聲援,他表示,台灣不能走回威權,並列出十個威權現象,一個國家的公權力跟結構體制,裡面犯的條文越多,這個國家就越集權。他提出疑問,從黃姓志工媽媽事件看出:公權力的濫用和包庇,都是現在進行式,到底執行官與警察有沒有暗通款曲,官官相護?

志工媽媽只是舉牌,表達一個訴求,執行官李貴芬說她的個資被公布,不知到底公布了什麼個資?根據當天紀錄影片,反而是警察暴露了李貴芬的住所。 

魏教授指出,根據執行署的績效獎金作業辦法與細則,明定依照收到的金額,提撥固定百分比分獎金,這是事實,也編列在預算裡。人民質疑行政執行署強拍土地,執行官到底領多少?難道這是恐嚇嗎?這是侮辱嗎?是可受公評之事!他進一步指出,全台灣每年新增超過一千萬件欠稅欠費強制執行的案件,行政執行署都可分獎金,是大肥缺,之前還慶賀執行金額超過5500億。 

魏教授語重心長表示,一個告訴乃論罪,加上恐嚇,胡亂將志工媽媽冠上莫須有的罪名,執行官不能指揮警察,相信通聯紀錄都有記載!24 年來,檢察官侯寬仁濫權,行政執行署不理行政法院公文執意強搶人民土地,現在連志工媽媽都被濫權逮捕,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官員遭受懲處!台灣必須再一次脫胎換骨,應進入第二次改造及解嚴,必須要改變。 

中華道統聯盟主席林均霖表示,看過現場影片讓人質疑,整件事明顯就是欲加之罪,因為地檢署到最後也沒有理由再繼續扣留志工媽媽。法稅志工幾個月來在街頭進行法稅教育,有相當的訴求,也無破壞、暴力或侵害性的行為,竹北六家派出所員警明顯執法過當!他表示,自己也是一個宗派的宗師,也有弟子,將心比心,以太極門所受到的迫害,非常不合理!雖然非法律出身,但能看得懂太極門案提出的所有文書與法院公文等證據,法院已還太極門清白,證明太極門不是補習班,國稅局依錯誤認定下開出的稅單,怎會無法追溯既往處理?他表示,就好像將人誤判了死刑,後來法律都沒罪了,死刑依然要執行?不知道我們的法律到底怎麼回事?公道公理在哪裡? 

林均霖呼籲,太極門假案已非個案,而是全民的事,政府部門應行良知下的公道,正視太極門案與聲援志工被濫權逮捕的事件,社會大眾也應一同關心監督。他指出,太極門受迫害24年至今無法平反,讓他對台灣民主法治很失望,也很害怕,若這樁假案不能平反,不知下一個倒楣者是誰?對基本人權推出的合理訴求,政府千萬不要再置之不理,不要以為不管就可瞞天過海。 

從小在美國長大的青年志工 Judy 也分享,從小接受的民主法治教育,是人民有表達訴求的權利,政府要聆聽民意,警察是為了保護人民存在。她指出自己7 月開始參加活動,是因為她看到人權遭受迫害,人民有表達訴求的權利,讓政府知道必須以民為主,之前有三位女性青年志工,在民進黨黨部附近,只是因為身穿平反1219行動聯盟的黑T恤,就遭到多名警察的包圍盤查與驅離。她表示,很多警察暴力都是由小事開始,如果政府默許不立刻糾正,下次就會演變成更大的警察暴力事件,她也害怕自己現在站出來表達訴求,「下一個會不會就是我被迫害?」

圖1.志工媽媽因告訴乃論罪被當公訴罪處理,驚爆法律界。蔡律師質疑,這是釣魚式偵查調查,在刑事訴訟過程中屬違法行為!

圖2.輔仁大學魏助理教授表示,24 年前檢察官侯寬仁濫權,現在連志工媽媽都被濫權逮捕,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官員遭受懲處!台灣不能再走回威權時代!

圖3.在美國長大的國際青年志工 Judy,從小受到的民主法治教育是人民有表達訴求的權利,看到新竹地檢署指揮六家派出所對志工進行違法逮捕,她也害怕「下一個會不會就是我被迫害?」

圖4.法稅志工與民團站出來,抗議行政執行署官員濫用權力,指揮檢、警違法逮捕人民,也希望曾經遭受過國家人權迫害的監察院長陳菊,能立刻展開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