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改革聯盟及平反1219行動聯盟(下稱兩聯盟)自成立以來,志工即積極投入法稅改革教育與宣導活動。今年初基隆陳青旭先生因欠費1.8萬元,行政執行署宜蘭分署竟以違法手段強行拍賣其價值二、三百萬元的房產,且法務部行政執行署(下稱行政執行署)陳盈錦副署長更以偽造之照片,透過媒體企圖將該案包裝為合法執行之假象後,兩聯盟對行政執行署竟敢對人民進行赤裸裸強取豪奪手段深感不安,因此聯盟志工針對行政執行署的種種違法作為,開始以苦行僧的方式,一步一腳印在台灣各個街頭角落用傳單、用看板、用布條讓法稅改革的種子遍地開花。

顯然兩聯盟的行動讓行政執行署芒刺在背,開始對兩聯盟志工進行打壓和脅迫;新竹分署主任執行官9月18日預先提告,隔天警察在街頭隨機抓人,先射箭再畫靶進行刑事追訴迫害後,緊接著9月21日透過媒體進行抹黑,企圖將兩聯盟平和、理性的法稅改革運動,汙衊為非理性之暴力形象,兩聯盟嚴正聲明如下:

  1. 新竹地區法稅改革聯盟志工於新竹縣市進行街頭法稅宣導已多年,但志工時間本來就是自由來去,無法同時遍及所有路口,因此不定期在不特定之街頭路口進行宣導活動。9月19日當天,竹北市共有十多處路口有志工進行宣導活動,豈料,唯獨在竹北市新瓦屋園區與竹北市東興國中街口等兩地點的志工,遭竹北市六家派出所所長率同約二十名員警以粗暴態度進行盤查。甚至在東興國中街口,警察盤查結束約30-40分鐘後,突然又回頭將一名近六十歲、兩手空空的黃姓志工媽媽以「現行犯」逮捕,指稱有一張海報內容因為質疑新竹執行分署之執行官是否有領取高額執行獎金,所以有誹謗事實,隨後將人帶往派出所留置長達六小時到凌晨一點,並移送新竹地檢署漏夜偵訊。
  1. 行政執行署新聞稿中指稱:法稅改革聯盟志工「以不詳方式」取得新竹分署主任執行官住家個人資料,至其住家門口聚眾廣播叫囂,顯然與事實不符。當天在新竹縣市同時有數十個定點有志工進行宣導活動,在竹北市亦有十多處路口有志工朋友進行舉牌、發傳單活動,所有活動均在公共場域的街口進行,無任何一處宣傳點是在私人居家門口。行政執行署意圖混淆視聽!
  1. 行政執行署新聞稿中指稱:新竹分署主任執行官因心生畏懼,故依法向警察報案。惟事發當天新竹縣警察局竹北分局謝博賢分局長於媒體前卻指稱,該名主任執行官是在前一天,也就是9月18日向新竹地檢署提出控告,並已完成告訴程序。到底是向警局報案?還是向新竹地檢署提出告訴?如果是提出告訴,請問被告是誰?那位被緊急逮捕的志工媽媽是在9月19日第一次到該路口進行舉牌,難道該主任執行官可以神預測志工媽媽會在隔天到該路口進行舉牌?此案明顯就是先射箭再畫靶、隨機逮補的辦案模式!當天警局的訊問題目早已寫好,且為是非題,隨機抓人,直接按罪名,令人質疑殺雞儆猴,製造寒蟬效應!為何警察敢如此肆無忌憚?為何警察局與行政執行署對於告訴人提出告訴之說法完全兜不攏? 
  1. 對於兩聯盟目前正緊急營救之太極門稅務假案遭行政執行署違法拍賣之事,行政執行署新聞稿混淆視聽,藉「依法行政」之名,行違反程序正義之實。事實上96年7月13日刑案已經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並認定「弟子贈與掌門人之敬師禮,既屬贈與性質,依所得稅法第4條第17款屬免稅所得」;「弟子間需要而統一購買練功服等代辦品,由師兄姊代辦,並非營利販售」,沒有任何課稅問題。其所稱15件執行案,根本都是子虛烏有。依我國憲法、法律及國際人權兩公約,司法確定判決,不論總統、政府機關及全國人民都必須遵守。太極門案件既已司法三審判決確定無罪、無稅,國稅局就應該撤銷違法稅單,更不應違法拍賣。
  1. 行政執行署聲稱,國稅局移送就必須要執行,如果不執行反而是失職云云。行政執行法第9條第3項但書明定「執行機關因必要情形,得依職權停止之。」更何況99年6月17日立法院跨黨派公聽會,財政部及中區國稅局允諾撤回81年度綜所稅強制執行,並於2個月內終結稅案。中區國稅局及苗栗分局分別於同年7月26日、8月27日均發函新竹分署,當時新竹分署就應該停止執行。行政執行署聲稱,國稅局移送就必須要執行,如果不執行反而是失職;那麼99年中區國稅局要求新竹分署停止執行,新竹分署沒有停止,難道不是失職?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度判字第422號判決,已經認定太極門為氣功武術修行門派,並指出81年度綜所稅之確定判決未及審酌刑案判決及公告調查所認定之贈與事實,證實81年度綜所稅之確定判決及課稅處分均屬違誤。國稅局亦已承認太極門並非補習班,並將80、82-85年度與敬師禮相關之課稅處分全部更正為零,更加證實同出一案、同時開單、相同事證,仍以補習班名義課稅之81年度綜所稅嚴重違誤。行政執行署據以違法拍賣、搶奪民產,乃嚴重違法、侵害人權。

行政執行署以新聞稿企圖塑造該主任執行官之家人、子女是弱勢一方,指責聯盟志工以脫序行為恫嚇其家屬人身自由,完全是子虛烏有之指控。我們看到的真實情況卻是:黃姓志工媽媽被蓄意栽贓,遭強制帶往警局及新竹地檢署,飽受驚嚇,再加上長時間未進食及疲勞訊問,偵訊完畢竟昏厥送醫,被醫生診斷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聽到一點聲音就驚醒,身心受創至深。甚至現在還遭行政執行署公開指控其行為違法脫序?孰可忍,孰不可忍!我們在此嚴正聲明,行政執行署應即刻道歉澄清,並說明本案之真相,還黃姓志工媽媽及所有為法稅改革努力的志工公道、還太極門公道、還台灣民主、自由、法治一個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