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1日是聯合國國際和平日,當日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廳舉辦了一場以「停止國家暴力 共塑台灣法稅環境和平」為題的「法稅真改革、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適逢前兩日,9月19日在新竹發生了志工為了聲援被迫害24年的太極門假案,在街邊舉牌提訴求,卻遭警方隨機逮捕的事件,會中,學者專家紛紛提出對國家暴力的斥責,並希望政府正視並終結以公權力欺壓人民的案件。

對於9月19日當天,六家派出所員警指著直播媒體說誰錄他就查誰,輔仁大學企管系助理教授魏賜聰表示,102年2月8日的法務部新聞稿曾發布,人民在接受警察盤查或處理時,都可以錄音錄影,警察相對也會蒐證,這些都是將來調查的證據。當日在新竹現場,魏賜聰質問六家派出所所長,「為什麼把人從現場帶走?」所長回答因為前一天,執行官告她,所以是現行犯,而且檢察官說要移送,他不能不移送。魏賜聰表示,這是告訴乃論的案件,執行官必須負舉證責任;怎會隔天,警方在大街上隨機抓人?真是荒謬至極!此外,對於行政執行署新竹分署主任執行官李貴芬提告誹謗一節,魏賜聰表示,「可受公評之事為適當之評論者,怎能稱為誹謗?」在行政執行署的執行績效獎金的獎勵辦法中也訂得清清楚楚,執行確實有獎金,人民並沒有冤枉她。魏賜聰強調,警察、檢察官、執行官擁有強大的公權力,更應該遵守法律既定的程序,不能執法者變成違法者,否則一定有更多的人民受到無謂的傷害。政府的各級長官,也應該要本於職責,負起對下屬督導、糾正、偵查、懲罰與改進的責任與義務。

在大學教了二十幾年憲法,國立中正大學財經法律學系特聘教授黃俊杰指出,從憲法的角度談人身自由的保障,顯然有很多憲法明文規定沒有被遵守,讓21世紀的法治國家,又回到18世紀的警察國家。黃俊杰表示,依據大法官釋字第443號解釋,如果憲法已經明定的人身自由,屬於憲法保留事項,只有憲法才能夠限制,而逮捕在憲法第8條明定公權力人員及法定程序的限制,9月19日警方逮捕黃姓志工一節,違反正當法律程序,顯然嚴重違反憲法第8條。黃俊杰也表示,未以書面通知本人及本人指定之親友,是本案一個重大的瑕疪;而對於當日志工為太極門案件討公道,相關人等的堅持,黃俊杰覺得這是為了公益,也為了後代的稅捐正義,立下一個好的典範。

誠遠商務法律事務所律師吳俊志提到關於檢調體系的制度暴力。他說,所謂的制度性暴力,指的是在法律、有規則之下,有法律詮釋權,或者有第一線執法權的人,利用執法,或執行公權力的機會遂行其壓迫。雖屬違法,但當下若無了解的人在場,無法對其及時回應,就構成壓迫的事實。依警察職權行使法規定,盤查必須有合理的懷疑,一個在街口舉牌的阿嬤,有什麼可以合理懷疑的地方?且現場還有其他人,為什麼只有她被盤查?這點警察完全沒有合理的交代。吳俊志說明,所謂現行犯是有急迫性,有可能會造成身體、生命的侵害,所以要立即逮捕;但警方所稱的妨害名譽罪,如何成立現行犯的逮捕要件?一般來說,在刑事訴訟法中,構成逮捕要件的是現行犯或通緝犯,在街宣現場,警察也知道不可能會有通緝犯,卻硬拗出一個現行犯,是否意味整個逮補的過程,甚至警詢的過程,可能都是違法的?吳俊志從監察院的報告中發現,24年前的侯寬仁檢察官,調查太極門的案件時的作為,與現在警察所為很多類似情形。

前臺灣高等法院法官兼庭長兼審判發言人溫耀源指出,民主法治國家,保障人民的權益,是政府責無旁貸的責任,若政府明知錯誤而無作為,也是一種瀆職及怠忽職守。他表示,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用愛與和平走遍世界,卻受政府24年的凌虐,不公不義無時無刻的產生。明明知道是一個錯誤的判決或處分,政府漠視那麼多證據,一意孤行的迫害武術氣功修行團體,不是一個正當政府應該做的,而且明明知道是行政法院錯誤判決,不應該課稅,居然一意孤行,而且強行拍賣,這已經觸犯刑法129條第1項,明知不應徵收而徵收的瀆職罪。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從民國55年成立至今,卻只有81年度有稅的問題,溫耀源也質疑政府處事缺乏一致性,難道公務員在其他年度沒有依法行政?把敬師禮當成補習班的學費,已經是失當的,何況又衍生這麼大的困擾,成了動搖國本的案子。

中國宗教徒協會理事長釋明光法師則表示,24年來,因為這樣的案件,讓大家心裡非常傷痛,希望大家繼續努力,讓台灣成為人間淨土。對於仍存在許多的冤錯假案,釋明光法師以佛教的一句話,「常見己過,與道相應」來勸誡,政府做錯了,要勇於改過,一般人民也是一樣。

中華道統聯盟主席林均霖教授指出,道統文化是自古至今公道的標準,也是民族的命脈。在民主法治國家的現代,居然還有如同古時候封建制度,為了讓自己坐穩江山而排除異己的狀況發生,真的是不可思議,也不可讓它繼續發生下去。他痛斥執法過當的行為,是明顯的欲加之罪。林均霖表示,國家是為眾人服務的組織及團體,不應變成知法玩法,曲解本來保障人民生命財產自由的法律,迫害人民。林均霖認為24年來,太極門的假案問題,不只是太極門的事,而是全民的事。如果沒有解決,損失的會是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法治自由。人類貴為萬靈之長,最珍貴、最珍惜的應是以良知作為法治的基礎,他呼籲擁有權力的執法者,與位高權重者要有菩薩心腸,不要一步錯、步步錯。 

圖說:不論法界、學界、宗教界人士,都譴責國家暴力,呼籲有權者要以良知作為法治的基礎,依憲法保障人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