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9日當天,多位法稅改革聯盟志工一如往常在全省超過百處街頭舉牌,表達法稅改革訴求,下午在竹北卻發生大批警員在未告知罪名下,就逮捕一位舉牌的近60歲黃姓志工媽媽,並連夜移送地檢署偵訊,過程超過6小時。前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在《龍哥打怪》節目  https://reurl.cc/4m6q4V 中還原當天現場實況,發現原來0919根本就是警方計畫好,要抓陳志龍教授當違反集會遊行法主謀的政治事件。陳教授明明是事發後單獨從台北過去,但回顧過程中,警察卻一直要找機會誣陷陳教授「率眾」!到底誰是這起計畫的官方指導幕後藏鏡人?21世紀的民主社會,竟發生這樣的事,其中諸多算計令人不寒而慄!

一、法律關係環環相扣

陳志龍教授依法論法,就0919當天所涉的法律層面加以剖析。他表示,依刑事訴訟法第95條第1項,逮捕前應先告知嫌疑人罪名,警方執法卻未遵守。當天不是集會遊行案件,而是刑法裡的緊急避難救助,大法官釋字第719號,也表明不能用集會遊行法來限制人民的自由。再依集會遊行法第26條,人民的權益均衡都要維護考慮到,但竹北分局謝博賢分局長卻在民眾開記者會的現場,舉牌說違反集會遊行法。依規定民眾要有意圖施暴強迫,警察才能舉牌,從影片裡看到民眾是理性表達,警察明顯犯了強制罪。

陳志龍直言,自己明明是接到訊息後,獨自從台北趕到新竹,怎麼會變成他率眾要去地檢署?他認為0919已經變成政治事件,一個分局長為何一直試圖用集會遊行法第29條來入罪於人?六家派出所蔡定紘副所長在line群組公布假訊息露出破綻,原來警方的「定首謀計畫」是這樣打算的:前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因質疑警方犯了強制罪,「率眾」約120人至新竹地檢署抗議。依集會遊行法第29條,集會、遊行經該管主管機關命令解散而不解散,仍繼續舉行經制止而不遵從,首謀者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二、法律陷阱重重 企圖引人入罪

當天民眾明明沒有集會遊行,警方卻硬要用集會遊行法來解散現場的民眾,過程中一直叫喚陳志龍教授當代表,出來溝通。陳教授表示,雖集會遊行也可以因為緊急而不需要申請,但當天並不是集會遊行,而本來警方是計畫在地檢署形成對峙,舉牌三次,就把所有的人抓走。

0919是整個計劃過的政治整肅,居心叵測,陳志龍教授指出過程疑點重重,包括為何要支開民眾離開警局繞道草叢,再讓警方順利違法將人送至地檢署?民眾到了地檢署,應由法警管轄,但竹北六家派出所大批警力卻越過轄區還一路跟隨到地檢署;一直試圖誣陷陳志龍教授是聚眾首謀;所長密錄器掉地上,民眾撿起還給他,所長竟還試圖誣賴是陳志龍教授故意撞掉的,又立刻否認自己沒有這樣說;女警用身體碰陳教授,還好陳教授立刻說警察意圖性騷擾,否則有可能會被反咬;分局長謝博賢假請益之名,跟陳教授對談,卻一直伺機引導陳教授群眾要怎麼處理的話題,陳教授直接表示人不是他帶來的。

當天竹北六家派出所蔡姓女警用身體碰陳教授,還好陳教授立刻說警察意圖性騷擾,否則有可能會被反咬。

三、誰是幕後指使者?

當天下午有位女警先過來盤查志工後,離開打了電話再回來抓人,表示幕後有指使者,最後是以刑法第305條恐嚇危害安全,以及違反個資的罪名移送地檢署。陳志龍教授指出,恐嚇危害安全罪一定要有具體事實,但被告跟被害人根本不認識,根本不成立。謝博賢分局長、葉日仁所長、蔡文馨警員還等著要問陳教授,為何煽惑群眾到地檢署,聲稱警方已經錄影了;還好陳教授不為所動,表示是要告警察濫權羈押、強制罪,才免於被構陷。

從影片過程可看出這些步驟都是有計畫的,陳志龍教授強烈懷疑是長官指使,因一般分局長不敢做這種違法事情,靠山到底是誰?另外,新竹縣警局隔天新聞稿、竹北六家派出所副所長公開在群組貼文,內容均背離事實,警局一再說謊;像是當晚黃姓志工因驚嚇過度昏倒,竹北分局長謝博賢直接落跑,大家才慢慢離去,新聞稿卻說是因為警局舉牌擴音呼籲解散,更隻字未提民眾當場昏倒送醫的事情,警方根本沒有關心人民的健康。

過程中警方一直要構陷設計陳志龍教授當首謀。陳教授直覺這案不單純,案件背景一定非常複雜,與美麗島、太極門事件的過程一樣,當時調查局要在台大抓美麗島的人,要怎麼抓、用甚麼法條,都有先計劃設計好了。

0919當天警方說謊、不認錯、假請益之名行算計之實、仗勢霸凌人權,就跟政治整肅行為如出一轍,這是白色恐怖事件,整場動機就是要找陳志龍教授當首謀,就可以立大功,解決背後人的困擾。因為這件事情之後,路上就不會有人舉牌、開宣傳車質疑拍賣太極門案的獎金問題,說穿了都是為了錢!而加害黃姓志工媽媽的到底是誰?警察分局長的靠山,到底是誰?讓他們膽敢這麼做?0919為何這麼複雜?有多少人在指導案件?警方膽敢沒有證物證據就抓人、亂槍打鳥、釣魚式偵蒐、計畫性濫權、人治強勢執法等,陳志龍教授呼籲,要有更多人民出來,拒絕國家霸凌,因為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竹北分局長謝博賢假請益之名,跟陳教授對談,卻一直伺機引導陳教授要怎麼處理群眾問題,試圖營造陳教授率眾的假象,明顯是計畫性的構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