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陳家豪/台北報導)近日在網路上流傳熱議的919竹北事件 https://919sos.tw/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在路邊舉牌表達對公權力的質疑,沒有任何犯罪嫌疑下被警察包圍盤查,甚至移送地檢署還限制住居,被外界質疑警察背後是有人在下指導棋,有目的性的對法稅改革聯盟志工進行抓捕,違反正當法律程序。10月14日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人權觀察員高鼎懿參與國父紀念館的「法稅真改革 良心救台灣」系列論壇,質疑難道是因為不想讓執行署績效獎金議題在大街小巷被公開討論,才有此大動作嗎?

圖說: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人權觀察員高鼎懿強調,太極門在24年前遭受的所有的違法程序,24年後還赤裸裸地發生在法稅改革聯盟的志工身上,這是絕對要追究到底的。

9月19日下午,黃姓志工媽媽在新竹竹北路邊,安靜舉海報聲援太極門案,突然被大批員警盤查、逮捕。警察連罪名、逮捕理由都說不清楚,就直接抓走黃姓志工,押至六家派出所六小時後,漏夜解送地檢署,整個過程折磨長達八小時。黃姓志工從地檢署出來後暈眩送醫,身心嚴重受創。竹北事件不但被封鎖消息,新竹縣警察局竹北分局分局長謝博賢隔天還召開記者會、發新聞稿,抹黑黃姓志工是暴民,隱藏9/19事情的真相。 

高鼎懿表示,這幾年法稅改革聯盟在街頭做法稅宣導,都是和平理性,從來都相安無事,為什麼今年發生黃姓志工媽媽事件,其來有自。他指出,黃姓志工是楊梅人並非新竹人,當天她去竹北喝喜酒,看到法盟志工在當地,就過來幫忙拿牌子,聲援被行政執行署違法強制執行的太極門假案,大概站了5分鐘就被盤查。

警方是依什麼程序要移送黃姓志工媽媽?當晚面對民眾質疑,分局長謝博賢表示:「當事人(新竹執行署執行官李貴芬)在前一天就提告了。提告他們就要處理。」高鼎懿質疑,李貴芬預先提起告訴的行為,根本匪夷所思–黃姓志工媽媽隔天會從楊梅來竹北喝喜酒,又正好到那地點舉那張牌子,難道這些事情她都能預知?這很顯然是子虛烏有的事。

高鼎懿質疑,問題就出在那張舉牌,起因是舉了這個牌子,但那牌子只是質疑行政執行署執行官在太極門案中領了多少獎金?他提到,今年七月份自由時報就有新聞指出,執行署早在執行太極門案之前就編列了獎金,而新竹分署還發函給士林分署,請士林分署如果執行的話,要回饋二分之一績效給他們,公文上就有李貴芬執行官蓋章,所以大家合理懷疑,明明太極門案就是假案,卻被執行署違法拍賣土地,就是因為急著拿到績效。

高鼎懿提到,他後來得知六家派出所副所長在群組中Po了919竹北事件的處理過程,說那天他們(警察)看到黃姓志工媽媽舉牌子後,打電話問李貴芬是否要提告,李貴芬說要,他們(警察)才把人帶回竹北分局,感覺警方是被交待要去辦這個案子,但是竹北分局長謝博賢隔天開記者會、發新聞稿,卻說是被害人(李貴芬)向警方報案,說黃姓志工到她(李貴芬)家裡舉牌恐嚇,她(李貴芬)要依法對黃姓志工提出恐嚇、妨害名譽與個資法等告訴,警方遂將黃姓志工帶回。明顯與六家派出所副所長講的完全不一樣,隨後新聞稿也馬上被撤下來了,整個案子根本嚴重違反正當法律程序。高鼎懿質疑,是誰在操控警察?執行官跟警察的關係是什麼?

黃姓志工媽媽被抓,是在光天化日下發生的人權悲劇,但這個悲劇背後的真相,是公權力暗地迫害人民長達24年,一個更殘暴的故事。高鼎懿表示,太極門案件是監察院認證、法院認定的冤案,案件尚未終結時監察委員就出來調查,提到檢察官侯寬仁針對偵辦太極門案件時有八大違法,報告書上也明確說明起訴書跟證據資料存有扞格矛盾,不符證據法則,本就不該提起公訴,更何況用這公訴的起訴書,移送國稅局去開單課稅,根本錯上加錯,還搞了24年,搞到硬要去強制執行人家的不動產。他強調,太極門在24年前遭受的所有的違法程序,24年後還赤裸裸地發生在法稅改革聯盟的志工身上,這是絕對要追究到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