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權倒退了嗎?民主法治國家的可貴在於人民有表達意志的自由、公部門對法治與人權的尊重。近期幾宗公權力相關的社會新聞,919竹北警察非法逮捕路邊和平舉牌的志工媽媽,還漏夜偵訊,移送地檢署,導致志工送醫;民眾忘繳牌照稅3.8萬,執行署查封兩千多萬房子;欠繳交通罰款1.8萬,執行署法拍掉祖孫三代唯一住處;南鐵東移尚未完成鑑界就強拆,警方束帶捆綁聲援學生。皆是公權力的恣意擴張與過度行使。

2020年10月24日聯合國日,全球慶祝聯合國成立及聯合國憲章生效75周年,在台灣,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法稅改革聯盟等近30個民團舉辦「2020年聯合國日—台灣,人權了嗎?建設希望未來 我有話要說」論壇及公共對話,青年世代與專家對談,探討面對公權力的恣意擴張,人民如何自保?

人民有權對公權力提出意見 919竹北檢警不應濫權限制言論自由

民主國家人民有權對公權力影響人權和生存權提出意見。919竹北警察非法逮捕事件中,警察違法濫權箝制言論自由?臺北地方法院法官趙子榮指出,警察的態度實在是太嚴厲,志工明明站在大馬路邊,竹北分局長卻一直在跳針說「不可以到人家的裡面去」?警察的情緒控管能力都有待加強。妨礙名譽罪一定要告訴乃論,他不相信提告人李姓主任執行官,預先就知道黃女士那天會在那裡舉牌,就先提其告訴,哪有人會預防性羈押,還會預防性告訴?這太扯了。

人民該如何保護自己及主張權益?趙子榮表示,民眾如遇到像竹北事件時,面對警察大聲講話或喝斥,要迴避警察的鋒芒,盡量不要發生衝突。你大聲,警察就會更大聲,他們會用「我學過法律,你沒有學過法律,你憑甚麼這樣跟我吵」的這種想法和態度。你冷靜下來,更容易用手機錄影蒐證,如果警察阻止,就回應:我要錄影自保。 

人民質疑執行署獎金制度合理性 行政行為應遵守禁止過度原則

政府機關的行政行為,須考慮行為之目的性,是否合乎比例原則,應選擇對人民權益損害最少者,此為行政程序法「禁止過度原則」。9月19日當天全台各地都有法稅改革聯盟的志工在街頭和平舉牌,表達質疑執行官是否有領取執行獎金?卻唯獨只有黃姓志工媽媽遭到竹北警察非法逮捕,當天深夜竹北分局長公開表示,值班檢察官堅持移送地檢署訊問。最後還對黃姓志工媽媽限制住居,檢警已涉及濫權違法?

前台南縣長、大員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蘇煥智表示,919竹北事件,警方要帶志工回派出所時,志工當下應立刻拒絕,當場要說明,我沒有恐嚇,依法律要件也不構成誹謗,並聲明,你要逮捕我、要強迫帶回派出所,我就告你。同時找律師即刻先到地檢署,申告警察是違法羈押逮捕的現行犯。警察若要搜索人民物品須有搜索票,沒有則可拒絕。當天深夜,檢察官堅持移送地檢署漏夜訊問,也應該找律師即刻先到地檢署,按鈴申告檢察官違法。

太極門81年度稅案錯誤判決卻遭強行違法執行 凸顯政府的傲慢

蘇煥智表示,太陽花學運人士當時痛批警方違法濫權,用束帶綑綁人民,現在南鐵東移案,聲援學生仍然被警方用束帶綑綁壓制,像綁貨物一樣,這是公然違反警械使用條例,用束帶綑綁會流血、皮膚會受傷。但現在太陽花學運者當上了立委,好像就忘了,也不進行集會遊行法修法。

蘇煥智指出,太極門81年度稅案錯誤判決遭行政執行署違法執行,凸顯了整個政府部門的傲慢,因為這案件沒有解決,衍生了後續人民的抗爭。如果財政部長或行政院長等有決策性的政務官願意傾聽、自動更正,案子就會結束,卻不理不睬,任憑公務人員執行,公務人員沒有人敢擔當責任,真正該扛起負責的是上面一定層級的政務官,應是財政部長或行政院長,甚至是總統。但政務官太冷酷、不體恤人民在法稅困境中的痛苦,變成人民很辛苦。

圖一:919竹北警察非法逮捕事件,臺北地方法院法官趙子榮指出,妨礙名譽罪要告訴乃論,不相信李姓主任執行官,預先就知道黃女士會在那裡舉牌,預防性羈押,預防性告訴?太扯了。 

圖二:前台南縣長、大員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蘇煥智指出,太極門81年度稅案錯誤判決遭行政執行署違法執行,凸顯政府部門的傲慢,如果財政部長或行政院長等有決策性的政務官願意傾聽、自動更正,案子就會結束,但政務官太冷酷、不體恤人民的痛苦。 

圖三:10月24日聯合國日,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近30個民團舉辦「2020年聯合國日—台灣,人權了嗎?建設希望未來 我有話要說」論壇及公共對話,青年世代與專家探討面對公權力的恣意擴張,人民如何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