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王羚郁

媒體報導:警方藉「瞄一下」卻搜索當事人車內起獲毒品,再要求補簽自願搜索同意書,最後證據力不被採用;法官重話批警察「跟著學長亂搞」、「用自願搜索同意書當違法搜索的遮羞布。」,顯然是警察明知搜索是要式行為,除有刑事訴法第131條逕行搜索情形外,搜索必須提示搜索票,警察不能明知違法,逼當事人事後補簽搜索同意書。同樣的情形屢見不鮮。9月19日發生六家派出所警察於夜間訊問受盤查的黃媽媽,從傍晚訊問至晚間,六家派出所就以經同意為由做幌子。因依刑事訴訟法第 100-3 條第1項第1款規定: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詢問犯罪嫌疑人,不得於夜間行之。除非經受詢問人明示同意者。

黃媽媽在九月十九日舉牌(李貴芬你在太極門案件拿10萬?100萬?1000萬?),只質疑李貴芬拿多少錢?被警方盤查後,以現行犯拘押,實在仗勢欺人( 現場有十位員警),黃媽媽家住桃園,只因路過,才舉牌,根本不知李貴芬家住何處?且舉牌的地點空曠,怎可能是李貴芬住宅,因此並不可能觸犯刑法侵住住宅罪,舉牌前李貴芬不可能認識黃媽媽,在行為人不明,且行為地不是住宅情況下,李貴芬事後補提告訴狀,那構成刑事訴訟法第八十八條之現行犯,凸顯國家法治不彰,在舉牌人未確定下,可先羅織罪名嗎?這好比先劃圈圈再逮人似的,我們國家可以先設陷阱再逮人嗎?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檢警都不能亂了分寸,否則空有民主法法治國家的美名。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