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池慶雲

在2019年6月《法官法》修正三讀通過,司法院許宗力院長特別發新聞稿表示,《法官法》通盤性地翻修了司法官的監督、淘汰機制。並且給予少數不適任的法官應有的懲處,是為了重新擦亮司法公正廉明的招牌。但是實施以來社會大眾從此就看見懂得反省、勇於負責的司法嗎?

為何要重新擦亮司法公正廉明的招牌?因為根據國立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針對107年重大治安議題進行電訪研究調查,發現僅僅21.9%的民眾相信法院法官可以公平公正審理、判決案件,亦即有近八成的民眾,不信任法官審理案件的公正性。另外有3成2的民眾滿意檢察官犯罪偵查表現。這樣的民調結果,重重打臉法官與檢察官。

遺憾的是社會大眾依然看到淘汰機制不彰,因為每當要懲處違法濫權的官員時,在「法律千百條,要用自己喬」的潛規則之下,懲處的官員仍然逍遙法外,甚至還高升,躲在官官相護大傘底下!筆者提醒第6屆監委們,仍有違法濫權檢察官,在官官相護之下,用懲戒時效已過逃避監察院懲處,請監委們繼續關切。

查閱94年「第三屆監察院人權保障工作彙總報告」中被列為重大人權保障案件的太極門假案,由廖健男、李伸一、趙榮耀3位監委自動調查,並由第三屆司法及獄政、內政及少數民族委員會第43次聯席會議,黃武次、馬以工等12位委員共同決議,於91年3月4日以(91)院台司字第0912600349號函附調查意見,詳列侯檢察官違反偵查不公開、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且僭越職權,命各縣市政府對各道館封館等多處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嚴重侵害被告之權益、戕害檢察官公正執法形象等八項重大違法,並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

雖於民國91年被監察院調查確定侯寬仁有八項重大違法,移送法務部從嚴議處,然法務部卻表示時效已逾10年,逾懲戒時效而予免議。當時立委呂學樟痛批法務部長曾勇夫,懲戒時效的說法根本是牛頭不對馬嘴,明顯是官官相護!

據前法務部長曾勇夫表示,侯寬仁檢察官確實有問題,但太極門案時效超過,故用他案另做申誡及飭令注意的處分。前立委呂學樟認為,這樣的結果無法讓民眾及當事人接受!他說:「連監察委員葉耀鵬都出來痛批法務部,法務部所屬的檢察官居然可以推翻憲政體系所做的決定實在太荒謬!」

呂學樟表示,法務部藐視監察院、藐視憲法,監察院調查侯寬仁八項重大違法要求法務部依法議處,但法務部居然花了許多時間「調查」最後卻用「超過時效」讓侯寬仁脫身!他痛批曾勇夫,監察院是叫法務部根據這八項重大違法要求『議處』侯寬仁檢察官,不是去做『調查』!」

違法濫權檢察官真的喬不出法律可懲處嗎?在2020年9月第6屆監委通過首件彈劾案,彈劾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前委員會石木欽,調查監委指出,彈劾權的行使,於憲法與監察法均無彈劾時效規定,亦沒有像刑事訴訟法於逾越追訴時效時,應為不起訴處分的規定,所以調查監委王美玉和高涌誠則認為,無論是從憲法或監察法,並無行使彈劾權只有10年時效規定;對於重大違法情形,監察院自當行使憲法賦予的彈劾權,以達成整飭官箴,澄清吏治的目的。

前檢察總長顏大和擔任高檢署檢察長時,高檢署在96年10月30日、12月17日,以及97年2月22日、3月6日仍持續傳訊掌門人夫婦及太極門弟子陳調欣等人進行調查,法務部更在97年3月11日發函表示,高檢署仍在調查侯檢察官的違法,顯示已經超過10年,甚至距離侯寬仁偵辦太極門案已12年,侯寬仁一直都被調查中,可見根本沒有超過懲處時效的問題〈如附表〉。更何況太極門假案是檢察官違法起訴的公訴罪,並不是告訴乃論,錯誤是政府,以228事件來說超過30年照辦,江國慶超過10年一樣追究違法官員責任,而在國外甚至連第二次世界大戰一些納粹違法官員,超過70 年還是追究責任。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為何獨厚侯寬仁?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世界人權宣言第十條,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權由一個獨立而無偏倚的法庭進行公正的和公開的審訊,以確定他的權利和義務並判定對他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筆者呼籲第6屆監委要馬上追究違法濫權的檢察官侯寬仁,因為違法官員仍在體制中甚至還高升廉政署副署長,如何能做全國檢察官的表率,負責所有檢察官的廉政事務?石木欽與侯寬仁,明顯處置不同,別讓司法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成為笑柄。

附表:

法務部、高檢署違法包庇侯寬仁一覽表

時間事項說明
91/3/4監察院調查侯寬仁八項重大違法,並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依照我國憲政體制,監察院為國家最高監察機關,當其調查完竣發出調查報告,法務部即應直接懲處。
91/5~94/12太極門弟子數次函詢法務部懲處進度,並請法務部迅依監察院函,從嚴究責議處。 
91/10~95/1法務部、高檢署七度回覆監察院及太極門弟子,均表示「有關侯檢察官違失乙節,俟本案判決確定後即行處理」。侯寬仁偵查階段之違法,與法院審理判決原屬二事。法務部卻以案件尚未判決確定為由,不斷拖延議處違法失職檢察官之時間。
95/5/18高檢署回覆法務部對侯檢察官「查明結果並無不當之處」。法務部、高檢署回函既稱「案件裁判確定後,再行處理」,卻又於刑事判決確定前表示「查明結果並無不當之處」,自欺欺人。
96/6/18法務部及高檢署所宣稱之懲處時效屆至日。案件尚未判決確定,侯寬仁的不實指控仍在持續狀態,懲戒時效應停止。
96/7/13刑案三審判決無罪確定。法務部當日發函回覆太極門弟子,表示「本案經本部及相關機關多次調查檢討後,均查無侯員涉有違法或不當之情事」。判決當日即調查完畢,調查有這麼快嗎?顯見法務部蓄意包庇。
96/10/30~97/3/6高檢署四次傳訊掌門人夫婦及太極門弟子陳調欣等人進行調查。顯見尚未超過時效
97/3/11法務部發函表示,高檢署仍在調查侯檢察官的違法。顯見尚未超過時效
97/5/7高檢署發函「經查侯檢察官辦理本案,並無違失不法情事」若96/6/18時效屆滿,為何仍持續調查?
99/3/29高檢署表示10年追究時效已過,若96年6月18日前未懲處,就無法追究。法務部96/6/18後數次繼續調查,均已逾10年懲戒時效,顯見罹於時效係為規避懲處之藉口。
99/5/1侯寬仁透過聯合報謊稱監察院之調查案只由一位監委調查,且在調查後即到太極門接受感謝云云,以此污衊監察院調查不公。侯檢察官所犯之八項重大違法是由3位監察委員調查,且經15位監察委員共同決議,而且調查後並無任何一位監察委員曾到過太極門接受感謝。侯寬仁官所為已涉及毀謗罪嫌,且表示其犯罪行為持續進行中。
99/9/13高檢署回函「未發現侯寬仁檢察官偵辦該案有何違法不當之處」監察院已經詳列侯檢察官的八項重大違法,侯寬仁受調查時也自承,案件於4月18日起訴移交法院審理之後,旋於86年4月25日行文內政部社會司;同年5月21日則分別函各縣市政府解散太極門,更於86年6月18日、19日再度發函縣市政府予以斷水斷電,都沒有經過機關長官核定;只依證人片面指述,就將掌門人夫婦名下所有不動產全部扣押;亦承認對所謂「受害人」名單,沒有查證是否屬實,就草率起訴。高檢署竟表示「查無不法」,明顯官官相護。
99/11/30法務部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認定侯檢察官偵辦太極門案,因時效已過無法議處,但認定偵辦太極門案過程有所不當。法務部之前稱「查明結果並無不當之處」、高檢署稱「無違法不當」,法務部又認定「偵辦太極門案過程有所不當」,說詞反覆,前後矛盾。 
100/4/15監察院對法務部提出糾正,並認定法務部拖延懲處時效,衝撞現行五權憲政體制,戕害檢察機關公信至鉅。法務部,法務部所屬的檢察官體系推翻監察院所做的懲處侯寬仁決定,藐視監院、藐視憲法。
109由刑案衍生之稅案至今持續中國稅局至今仍引用侯寬仁不實起訴書作為課稅依據,害民24年未停止。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