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蔡曼娟

日前法務部為符合聯合國的「禁止酷刑公約」精神,提出將刑法第125條「濫權追訴罪」處罰對象只有法官及檢察官,將納入司法警察處罰對象,擬修法並更名「酷刑罪」,以保障人權。法務部透過修法限縮公權力的過度擴張,保障人民權益與生命安全,相信對台灣人權的提升有其正面意義。

但是,除了司法人員濫權追訴濫權逮捕之外,執行署濫權拍賣誰來管?5月發生欠交通罰鍰1.8萬,價值250萬房子以150萬低價被拍賣,10月再次發生欠3.8萬牌照稅也遭查封2千餘萬的房子,日前行政執行署還沾沾自喜地發布新聞稿:某公司因積欠30幾萬元稅款,價值5000多萬的房子即將被拍賣,凡此種種不一而足。根據法務部統計資料顯示近三年欠費20萬以下遭拍賣不動產者共560件。執行署違反比例原則的拍房做法,已經嚴重侵害人民的財產權與生存權。

依照行政執行法第3條規定:「行政執行,應依公平合理之原則,兼顧公共利益與人民權益之維護,以適當之方法為之,不得逾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而根據行政執行署的催生者前法務部長陳定南在2001年行政執行署年正式運作,對行政執行處處長聯合佈達典禮致詞指出,對惡意逃漏稅的大戶要鍥而不捨,但是對貧困小民,無論如何請多加體恤,給予寬容!然而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執行官莊榮裕十月針對不符比例原則的執行案件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法律沒有規定說,欠多少才不能去執行不動產」。表示行政執行署在經過十幾年從執行處擴編到執行署的「成長茁壯」過程,早已經把陳定南部長的耳提面命拋諸腦後,將行政執行法第三條自我約束的條文束諸高閣了?尤有甚者,這樣一切講究執行績效不顧人權保障的氛圍下,已經被媒體及學者專家踢爆行政執行署副署長陳盈錦為掩飾對陳清旭案的不當執行,涉有在媒體抹黑當事人「酗酒成性」的假新聞、相關執行官員並遭檢舉涉及偽造查封封條日期等偽造文書的事證在案,更加深了人們對於行政執行署「酷吏」的形象。

根據財政部統計109年1月至9月已經有1200萬件欠稅欠費待強制執行案件,受疫情影響,人民的生活會更加辛苦,這當中有會有多少家庭,會因行政執行署績效至上的旗號下,為了一點欠費,變成無家可歸的可憐人?房子是一家人的生活支柱,怎可輕易被拍賣?國家機器如此對待人民,難道不該稱之為酷刑嗎?筆者除了強烈呼籲法務部,應加強執行署人員法治與人權教育,落實陳定南部長創署精神,並嚴尊行政執行署第三條之立法精神,也希望立法諸公能將行政執行署「酷吏」般的執行手段,納入酷刑罪的範疇,除了確保台灣人民的基本生存權,也讓人免除被違法強制拍賣的恐懼。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