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自由評論網

2020/11/26 17:29

陳逸南

9月19日在竹北市發生太極門志工黃媽媽被警察盤檢並移送法辦,且被限制住居等侵害人權情事。近日詳細了解當時留下來一些影像及見證人的說詞,在詳讀《警察職權行使法逐條釋論》第三版(2020年9月出版)之後,本人認為「黃媽媽事件」發生的原因之一為警察有濫權及不當執法所致,令人遺憾。

在該事件發生伊始,警察執法未遵守《警察職權行使法》(警職法)第6條第1項之規定,警察於公共場所或合法進入之場所,得對於下列各款之人查證其身分:

一、合理懷疑其有犯罪之嫌疑或有犯罪之虞者。

二、有事實足認其對已發生之犯罪或即將發生之犯罪知情者。

三、有事實足認為防止其本人或他人生命、身體之具體危害,有查證其身分之必要者。

四、滯留於有事實足認有陰謀、預備、著手實施重大犯罪或有人犯藏匿之處所者。

五、滯留於應有停(居)留許可之處所,而無停(居)留許可者。

六、行經指定公共場所、路段及管制站者。

按司法院前大法官李震山在該書緒論指出,由於警察保護人民基本權利,大都在其逐行治安任務中一併完成,兩者殊不易截然劃分,也由於警察任務的特質,基本權利之保障極易在籠統治安目的下,任意被矮化。特別是警察在有「作之君、作之親、作之師」心態的時代裡,政府是以人民的監護人的姿態出現,只要認為有必要,就可以在「保護人民」或「為民謀福利」的空泛理由下,賦予警察任務,並作為採取干預措施之依據。

此時,維護治安是政府用以限制人權最常見理由,以治安為目的限制人權為手段應受目的制約之合法比例性考量,以免導致目的與手段錯置之不良現象。

台灣由日治時代「警察大人」的傳統思維;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警檢調一體」迫害人權;民主化以後「警察是人民保母」、「警民一家」。惟當今民主鞏固的進程面臨停滯、逆流或失靈的危機與挑戰,自由與安全的關係再度來到緊張的關卡,國際之間以「自由之矛攻自由之盾」的專制威權政體,有捲土重來之勢;警察對人權保障扮演重要的角色,期盼「黃媽媽的事件」不要再發生,且該事件的冤屈能夠早日平反解決。

(台灣北社理事)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