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林常心/台北報導】「寬容的前提就是人性尊嚴,就是把你當人看,才會有尊重多元的社會,也才會有愛、有和平,才會有印度之父甘地所講的非暴力。」前台大法學教授陳志龍在11月16日聯合國國際寬容日論壇深切的指出,寬容主要建立在大的群體,就是人要有尊嚴,如果沒有人性尊嚴,就不會有人人平等及人格權的發展,而其所建立的法治,就不是建立在以人民為基礎的民主法治上。誠如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副主席洪道子博士在論壇中致詞表示:寬容不是不分是非的包容,而是是非分清、真假分明,堅持做正義與良心之事。 

圖說:前台大法學教授陳志龍教授說,對於執法的人不依據法律行政,做出假案整肅的迫害的行為,無從寬容,只有揪出來讓他們面對陽光、面對法律才能避免更多人被害。

陳志龍指出,寬容前提就是建立在人是有尊嚴的,人跟人都是平等的,即使是窮人家,也不容許被踐踏,像陳青旭案一樣,甚至不可以附予莫須有的罪名,說像酒駕等,那些用語都不對的,那就是以前的暴力思想、強權思想下的產物。

犯了躁鬱症的公權力

陳志龍引用郭正典醫師所言,現在的公權力像犯了躁鬱症,人民被他們欺負也都憂鬱了。陳志龍教授分析,919竹北事件裡濫權躁鬱需要負責的單位,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說明,警察機關卻來個內部大風吹,新竹縣警察局長黃家琦被調到六都的大都桃園去當主任秘書,但是對於919竹北事件,他應該要出來說明才對,這才吻合責任政治,才符合所謂的應該要負責,但卻沒有。

破除假面寬容

陳志龍指出,寬容不應該有假面具,寬容應該要用真面具,用真面具出來面對,我們就可以對他寬容;如果用假面具,我們怎麼可能對假面具寬容呢!寬容很容易「講」,但是真正的寬容非常困難。所謂寬容就是要有承受內在矛盾的能力,因為其實你很恨他、不喜歡他,但是,你必須要承受,如果承載不住矛盾,就沒有辦法寬容,像新竹市議員田雅芳的哥哥,曾經被車子撞成重傷,結果田雅芳的家人選擇了原諒,也選擇了沒有提告,也沒有求和解,這個前提是因為對方肯認錯,所以就可以選擇寬容。但是如果對方死不認錯還要繼續加害,我們以為選擇了寬容,其實叫做縱容。 

太極門假案24年的堅持 讓人民看清真相

陳志龍說,太極門假案從24年前被政治整肅到現在,第一波是1996年1219宗教掃黑,其實是抹黑;接著1997年開始假稅單的整肅,整個財政部介入裡頭;第三波是行政法院有所謂的許武峯、黃淑玲法官亂判;第四波整肅就進入執行署整肅;第五波是919竹北事件。

他們都以為公權力在身,就可以用來為非作歹,可以製造假的東西來害人,然後搶先為贏,陳志龍認為,這就是欠缺人性尊嚴、欠缺民主、欠缺法治,但是現在慢慢地被揭露出來,認清原來政府是邪惡的,人民眼睛是亮的,心是亮的。

終結整肅迫害案 讓真寬容出來

陳志龍最後歸納七點,第一,寬容是承載矛盾的力量;第二,寬容是要爭對的;第三,寬容是人人平等不歧視;第四,寬容是非暴力;第五,寬容不是包庇貴族,護短指鹿為馬;第六,寬容與道德勇氣關係密切;第七,要講寬容,人民必須要有民主、法治、證據,正義概念,只要人民越來越多站出來,台灣就會真的有民主、有法治。太極門的街頭舉牌到處在做,這是台大法律系做不到的事情,但是太極門在街頭做出了法治教育。

陳志龍強調,對於否定人權、藐視人性尊嚴的政府、犯罪加害人及不依據法律行政的執法人,做出假案整肅迫害的行為,無從寬容,只有揪出來讓他們面對陽光、面對法律才能避免更多人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