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花穗珍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黃女士被現行犯逮捕

2020年9月19日下午,約60歲的法稅改革聯盟志工黃女士在竹北市東興國小旁的空地雙手高舉字牌,內容是質問行政執行署某主任執行官「太極門案你到底領了多少獎金?10萬?100萬?1000萬?」。5:40時黃女士和其他數名志工被約20名員警圍住盤查身分,志工們都配合警察接收盤查,警察盤查完即離開。到約6:10,多位員警再回到現場,此時黃女士在等子女開車來帶她一起返家,手中並沒有拿任何物品,員警在未告知且未經黃女士同意之下,即翻找提袋,拿出一張字牌強行塞在黃女士手上,說她是現行犯加以逮捕,卻未告知她所犯何罪。黃女士被帶到六家派出所偵訊,警察對她大吼,黃女士驚嚇到呼吸困難。做筆錄時警察才告知黃女士被告四項罪名:恐嚇(刑法第305條)、公然侮辱(刑法第309條)、誹謗(刑法第310條)、和妨害個資(個人資料保護法第19條)。並不熟知法律的黃女士非常害怕,請求警察盡快釋放,警察就誘導她簽自願移送的單子,說簽下去就會放人。黃女士被偵訊至深夜約12點半,即被移送新竹地方檢察署,直到凌晨1點多才被釋放,檢察官裁定限制黃女士住居。黃女士被釋放後害怕得發抖,無法站立幾乎昏厥,被家人送到附近的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急救。急診醫師問診時,黃女士語無倫次,無法應答,只有不斷喃喃自語「我又沒犯罪…… 警察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急救後黃女士雖然脫離險境,但還是會畏縮、食慾低落、及不由自主地哭泣等等身心症狀,醫師診斷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必須住院療養。

本文認為黃女士並未觸犯誹謗罪

本文認為:依刑法第 310 條:「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為誹謗罪…對於所誹謗之事,能證明其為真實者,不罰。」第 311 條「以善意發表言論,而有左列情形之一者,不罰:三、對於可受公評之事,而為適當之評論者」,黃女士並未觸犯誹謗罪,更非現行犯。此案原告行政執行官是因執行公務而獲得執行績效獎勵金,是早已明訂公佈的法務部行政命令,此為公務,關係重大公共利益,既非原告私事也無涉私德,更非機密或個人隱私,確實是可受公評之事。原告因追查逃漏稅而獲得 “模範公務員"榮銜,官方公開表揚又大發新聞稿,讓民間媒體尊之為 “追稅女王",舉國知名。於2020年8月21日公開裁定因枉法裁判而遭強制執行的太極門案,在二拍不成後即跳過法定程序,直接收歸國有,此舉不僅全國知名,還引起國際人權及宗教學者大加撻伐(參考1)。依《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及所屬行政執行處執行績效獎勵金發給要點》(以下簡稱《發給要點》),以及《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及所屬行政執行處執行績效獎勵金發給細部規定》(以下簡稱《細部規定》),原告可以領到的獎勵金,其金額可以粗略估得。黃女士[意圖散布於眾]的訊息,是執行早就明訂的法規的必然結果,是執行機關大力宣揚的政績,這算誹謗罪?

本文認為黃女士並未觸犯公然侮辱罪

本文認為:依刑法第309條:[公然侮辱人者,處拘役…以強暴犯前項之罪者,處一年以下…],黃女士並未觸犯公然侮辱罪,更未有 “強暴" 行為,也非現行犯。依上列法規,原告是在官方獎勵之下從事公務而獲得獎金與獎勵金,還獲 “模範公務員"榮銜,應該是光宗耀祖引以為傲之事,被告黃女士只是詢問其金額,未有一字惡評,此事正是官方所大力炫耀的,照官方說法,黃女士如何算是侮辱原告?

本文不能解讀原告對領取獎勵金的態度
本文不能解讀原告對領取獎勵金的態度:一手領收獎勵金,另一手要控告質疑民眾侮辱和誹謗。若原告認為被告公開其獲得獎勵金是有損其名譽、羞恥之事,故憤而提告,這樣就等同承認「領獎勵金是羞恥的」。原告是最高階的簡任事務文官,又是模範公務員,還擔任主管,既然依法規領受獎勵金,就應該挺身而出,為現行法規辯護,向民眾宣導「現行獎勵金法規是適當的,領受者心安理得當仁不讓」。相反地,原告若承認「領獎勵金是羞恥的」,那麼原告就該拒絕領受獎勵金,效法比她更模範的公務員:前財政部長王建?、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和前法官林燦都,這三位都公開表示不接受這種獎勵金或獎金。本文認為:以原告最高階的簡任官和模範公務員的光環,任何民眾都可以要求原告展現文官的氣節,如同孟子說的:「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對於獎勵金,原告應該要明白公開她對獎勵金的態度,沒有模糊空間更不能兩面討好。很遺憾原告並未展現[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浩然正氣,而是用現行犯罪名來回應褐寬博的質疑。世上豈有「自願淪落煙花,又要貞節牌坊」?高階官員若不能清白辨別,教人民如何是好?

張盛和倡[獎金養廉] 陳部長計[績效獎勵金] 促使官員濫權自肥

用亞聖孟子這等高規格來要求模範公務員,確實是苛求。黃女士被現行犯,並非原告個人造成,而是整個公務員待遇制度不合理所致,數十年來已經累積了極大民怨,再不積極面對妥善解決,必成亡國大禍。引起民怨的不合理制度主要有兩處,一是最前端的稅務獎勵金,二是最末端的行政執行績效獎勵金。今日的稅務獎勵金,源自66年前仿效《檢肅匪諜條例》的《財務罰鍰處理暫行條例》發給的獎金,早已不合時宜了,正如2004年民進黨廖本煙立委提案修改理由:「一、..現已喪失當初立法意旨,許多公務機關已將其當為薪俸之一部分,而對於合理之薪資結構不思檢討改進,進而造成許多不合理現象」。很遺憾到2008年當時財政部次長張盛和仍未依照廖本煙提案檢討改進薪資結構,在立法院財政委員會中仍然堅持[獎金養廉]謬論,至今冤假錯稅案不斷。行政執行績效獎勵金的形式也是仿效《檢肅匪諜條例》,但是其動機卻不是戒嚴時期抓逃漏稅領獎金,而是2000年被延攬入閣任法務部長的陳定南。陳部長自台大法律系畢業後,經商14年有成後,38歲當選宜蘭縣長,治縣8年有大成,再任立法委員10有美聲。陳部長殺黑道反賄選,獲"陳青天"尊號,他銳意革新,把商界的績效評估方式放到法務部的檢察官和行政執行官上,2002年以行政命令《發給要點》明定「第三條:…按徵起金額總數1%比率計算總獎勵金之數額…」、「第四條:本獎勵金分為個人績效獎勵金及團體績效獎勵金二種,其中50%作為行政執行處行政執行官、執行書記官及執行員之個人績效獎勵金;另50%作為團體績效獎勵金」,及《細部規定》明定「第二條:每股個人績效獎勵金中,由執行書記官與執行員各分配45%,為其個人績效獎勵金;其餘10%,為督導該股之行政執行官之個人績效獎勵金…」,如此明定抽成比例,確實是強力的鼓勵。不料卻碰到[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傳統官場惡習,造成的反效果和抓匪諜一樣,被無限上綱到官員可以濫權剝奪人民的財產以自肥。

2007年行政執行署基層出現反省聲音 但陳部長已逝世

陳部長不幸於2006年因癌逝世,此時執行績效獎勵金的反效果已然出現,基層出現反省聲音。2007年士林行政執行處執行官吳俊青在其 [行政執行引進企業化經營之研究] 報告中(36~37頁)委婉指出:
「目標設定應兼顧「量化」與「質化」的目標: 目標的設定不能僅侷限於可「量化」的目標,例如各執行股之基本徵起責任金額,各執行處拍賣動產、其他財產權及不動產之徵起金額、投資報酬 率、案件終結數等,其他重要的績效衡量標準,諸如服務品質、施政滿意度及民眾對於行政執行機關之信任等,儘管不易量化亦應作為行政執行機關的主要目標」。


「目標的設定應整合「短期目標」與「長期計畫」: 目標之選擇不能為遷就衡量之方便,只選擇某些短期性質或十分狹隘的目標,結果反而忽略了重要的長期目標,或是過分強調所設定的目標,置其他要求於不顧,例如執行人員為達成基本徵起責任金額之目標,不顧民眾之感受或濫權執行,如此反而使行政執行機關之形象受損。這是管理人員個人之解釋目標問題,也反映目標本身設定不當」。
2007年花蓮行政執行處執行官陳右唯在其[行政執行業務推動與績效獎勵金之研究]報告中直言痛批 (第8頁) :
「行政執行處的最終目標是為達成憲法第十九條,租稅公平的目的,獎勵金、績效及拘提、管收,都只是為了達此目的的手段,絕非行政執行的目的。現行制度卻以執行拘提、管收義務人的件數來評比執行官的考績,或使執行員得以因拘提人數而領取獎勵金,這種?有衡量拘提、管收必要性、合目的性的比賽制度,皆非正常法治國家應為的行為。如果您曾經感動過人類追求人身自由的奮鬥歷史,或曾經因為保障人身自由的憲法精髓獲得落實而寬心喝采,都不應該容許任何人為了博取政績,漠視人民人身自由的比賽制度。這種制度利用人性懼怕被劃歸為劣等少數的天性,長期漠視少數的人群,而鼓勵達到制定目標的人,久而久之大家就不記得「為什?被鼓勵」只會得意於「被鼓勵」。然而人心硬了,幸福就遠了,冷酷的人不會幸福快樂,並不是上帝對選擇冷酷的人事後所做的處罰,而是冷酷本身的特質就是幸福快樂的另一端。或許我們認為南京大屠殺,德國屠殺猶太人,已經是很遠的事,也是特定人的罪惡,然而我們不可以忘記,一個希特勒、一群日本軍官,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好幾百萬人參與這場比賽砍人頭,坑殺人種的行為。而人類終於決定那是錯的事,是在死了上百萬人之後。如此荒謬與殘酷的事,不論是南京大屠殺,或是殘殺猶太人,甚至二二八事件期間任意押人取供的非行,不過是數十年前的事,而且現在還在地球的彼端進行。我們呢?僅僅為了分數濫行拘提,明知未達管收要件,未聲請管收卻以拘提送管收二十四小時的時間為理由,禁錮義務人,以逼迫義務人付錢。這樣的事情不但被鼓勵,還要求加碼?這些行為與默許的不作為是來自於一群受過法學教育、自詡了解法律人權價值的法律精英,其目的卻僅僅是為了個人的考績及長官們向上邀功的數字…但是台灣新政府非但大力提倡成果主義至各行政機關,還變本加厲,對數字所涵攝出的社會問題,又不知其所以然,難不成合法擄人勒贖的目的,是為了榨取義務人的錢,作為政府的財源,以利日後福利社會?而這些榨取的金額當真足以彌補因為政府不當執行所衍生的社會問題及所增加的社會成本?一位真正有責任成功的領袖,不會僅僅以數字多寡而不明究理的評鑑下屬,成為一個領袖只是徵取一個角色的成功,帶領人民的氣度,將人民帶往何處,最後取得下屬及百姓敬重,才是角色真正的成功。」

行政執行官只顧獎勵金不顧法律 公然強奪民產自肥

2007年吳陳兩位行政執行官都已經明白指出績效獎勵金制度之弊,可嘆的是層峰似乎是被這些濫權官員綁架,故而只看到表面的稅收和強制執行數字,不顧這樣的制度已絞死台灣經濟,但陳部長已仙逝,後繼者礙於陳青天的美名,更不敢修改此一錯誤政策,到2020年已經釀成大禍。2020年10月15日民視新聞報導:台中市民賴先生名下市值兩千多萬的透天厝被凍結即將被查封,才知今年4月底該繳的3.8萬元牌照稅未繳,因而被行政執行署「強制執行」,賴先生痛批「查封的手法太粗暴」。而行政執行官莊榮裕接受訪問時表示「其實這是一個標準的執行程序,基本上法律沒有規定說,欠多少才不能去執行不動產」。台灣現在已有一千多萬人次是欠稅欠費,等待被強制執行,照莊榮裕的說法,再配合上述的《發給要點》和《發給細部規定》這種按執行金額固定比例抽成為獎勵金的制度,台灣有一半人口的財產都會落入行政執行署手中,這是被合法化的濫用公權力強奪民產,中華民國國民的私產會有一半被共產。莊榮裕這款說詞,完全違反行政執行法第3條、強制執行法第1條、和行政程序法第7條。此事極不合理,因為行政執行官是通過國家考試且受訓合格的檢察官,不可能不瞭解他最應該遵守的法規。行政執行官如此睜眼說瞎話,唯一的動機就是績效獎勵金,再不廢止,中華民國會由行政執行官統治。

黃媽媽無罪 但戮破了騙局 擋了獎勵金產業鏈的財路 所以慘被凌虐

要廢止績效獎勵金,919竹北事件是契機。依《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執行績效獎勵金已經構成利益衝突,公職人員就該迴避了。就算是退一步想,績效獎勵金是 “有可能構成利益衝突的", 那麼依《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引用聯合國《公職人員國際行為守則》之第5節 [公職人員應根據法律和行政政策,視本人職務的要求,公佈可能會構成利益衝突的業務、商業和經濟利益或為經濟盈利而從事的活動….],對於有可能構成利益衝突的,原告本來就該主動公佈,接受大眾公評,無待是否有人詢問。此法條是極強力的反貪腐重武器,它強迫政府公開一切有可能貪腐的利益衝突,訴諸大眾公決,如此躲藏在暗處的貪腐,就會暴露在全世界的目光之下而無所遁形了。這就是919竹北事件為何會發生的真正動機,因為黃媽媽提出了原告依法必須公佈、卻不方便回答的問題,就像童話故事[國王的新衣] 中戮破騙局的小男孩,黃媽媽擋了獎勵金產業鏈的財路了,所以警察才不惜動用警總偵訊匪諜的恐怖手段,把黃媽媽嚇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現行的獎勵金牴觸了《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

要廢止績效獎勵金和稅務獎勵金,很簡單,不必修法,因為現行的績效獎勵金和稅務獎勵金,只是行政命令,牴觸了《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套句前立法委員王榮璋的名言:「不是沒有法源的依據,而是沒有法律的授權」,依憲法第 172 條:「命令與憲法或法律牴觸者無效」。2003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第二章 預防措施 第7條 政府部門:
「1.各締約國均應依其國家法律制度之基本原則,酌情努力採用、維持及加強公務員及在適當之情況其他非選舉產生公職人員之招募、聘僱、留用、升遷及退休制度。這種制度應:
(a)、(b) …(略)
(c)、促進充分之報酬及公平之薪資標準,並考量締約國經濟發展水準;
(d)、促進人員之教育及培訓方案,以使其能夠達到正確、誠實及妥善履行公務之要求,並為其提供適當之專業培訓,以提高其對履行職權過程所隱含貪腐風險之認識。此種方案得參照適當領域之行為守則或準則。」

[高薪養廉]是法律明定正道 [獎金養廉]是貪官自肥謬論
胡龍騰和蔡秀涓兩位教授對於(C) 的解讀是[高薪養廉] (參考2),而且此論文是在法務部廉政署舉辦的研討會中發表的,應該要讓全國公職人員知悉並遵行才是。由《聯合國反貪腐公約》來看,2004年廖本煙立委提案要求[合理之薪資結構]完全符合,而2008年張盛和[獎金養廉]謬論則是完全違背。中華民國是在2015年公佈《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第7條:「各級政府機關應依公約規定之內容,檢討所主管之法令及行政措施,有不符公約規定者,應於本法施行後三年內,完成法令之制(訂)定、修正或廢止及行政措施之改進」。依此條文和《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現行的行政執行績效獎勵金和稅務獎勵金法規,確實牴觸現行法律,應屬無效。財政部、法務部、人事行政總處以及考試院等各單位,應該擯棄[獎金養廉]謬論,研擬合理之薪資結構,取代大量製造民怨的獎金和獎勵金,才是正道。

立法委員觀念要革新 要體察產業界慘況 落實《聯合國反貪腐公約》

要研擬合理之薪資,要換腦袋的不止是張盛和,還有立法委員。2020年10月29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審查國稅局預算,高嘉瑜立委提案:對於五區國稅局稅務獎勵金,基層查稅員和主管之間要如何分配,未詳細說明,需補充資料,故提案建議應先凍結300萬。費鴻泰立委則是持相反意見,以自己在大學教書的經驗,說明現行稅務人員薪資低於民間,易被民間挖腳;要給獎勵金才好留住人才為國效力,因而反對凍結。高立委認為:凍結300萬實在不多,仍希望凍結以促使國稅局說明獎勵金分配方式。此時吳秉叡立委建議:要求國稅局提出書面報告就夠了,不要凍結。高立委眼見同黨資深委員也反對凍結,只得知難而退。本文不贊成費吳兩位立委的意見,因為[詳細說明獎勵金分配方式]是《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規定要公佈的。此外,費委員在大學教書,可能不甚瞭解產業界實況。現行的行政執行績效獎勵金和稅務獎勵金,在預算書上列出的並不算多,區區數億元而已,佔整體薪資比例不高,但是對產業界-特別是中小企業-造成的禍害遠大於賬面上的數億元。這份獎勵金只是誘餌,誘使基層稅官員挖空心思濫開不合理又不合法的稅單,基層行政執行員扭曲法令超量超額強制執行人民的財產,受害者當然不甘被榨乾,只好求助於一些有關係的訟棍、民代、黑道、御用學者、已退休或仍在位的官員,這些人組成了濫權自肥的獎勵金產業鏈,而高層並不想剿滅獎勵金產業鏈,反而是利用它來消滅政敵,因此獎勵金產業鏈在台灣愈做愈大,它吃掉了台灣的未來。

斬斷獎勵金產業鏈 台灣才有未來

台灣要有未來,就得先斬斷獎勵金產業鏈,第一步就是依《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廢止現行的行政執行績效獎勵金和稅務獎勵金法規;第二步是依《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第7條1款(c)揭示的「高薪養廉」原則,並承繼2004年廖本煙立委提案重新檢討 [合理之薪資結構],取代現行的獎勵金,留住優秀人才;第三步是落實第7條1款(d),以「適當之專業培訓」,教育公務員成為優秀人才,培訓課程可引入最新的金融科技,配合各項金融專業證照,對於考取證照的人員,給予專業加給或職級升遷,如此鼓勵公務員,比用獎勵金效果好得多,又不會衍生弊端。

參考資料:
1. Kenneth A. Jacobsen, “Abrogating the Rule of Law: The Tai Ji Men Tax Case in Taiwan", The Journal of CESNUR, Vol. 4, Iss. 5, Oct. 2020.  https://cesnur.net/wp-content/uploads/2020/09/tjoc_4_5_6_jacobsen.pdf
2. 胡龍騰、蔡秀涓 “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檢視我國公部門廉政法制建設與組織設計─以預防性內部治理為焦點" 發表於「聯合國反貪腐公約專題學術研討會──我國之實踐與展望」,法務部廉政署主辦。可自https://www.aac.moj.gov.tw/6398/6436/6438/6466/55360/post閱覽, 2017-06-06發佈。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