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羅吉強

法國國民議會近日一讀通過「整體安全法」(Sécurité globale)草案,其中第24條規定,惡意散播警察影像者,將可處一年監禁和4.5萬歐元罰款,卻也因此引發嚴重損害新聞自由與人民知情權的疑慮,而接連發生兩起警察暴力事件,讓該法案倍受抨擊,而這兩起極具爭議的警察暴力事件,皆是透過錄影畫面才揭露真相,形同打臉政府草案,於是巴黎近5萬人參「為自由而走」的遊行,要求撤回法案,以保障資訊自由並避免警察暴力。


一、台灣也有警察暴力

我國近日也發生警察暴力事件,就是今年9/19竹北黃媽媽事件,當日法盟志工黃媽媽,在大馬路旁安靜舉牌,抗議執行署李姓執行官違法拍賣,並質疑其在拍賣案件中領到多少獎金?孰料突遭竹北9位警察包圍,大聲喝斥說要盤查,因員警態度惡劣,黃媽媽心生恐懼,且不知員警盤查根本不符警察職權行使法的6項要件,而未依法拒絕,員警盤查後30分鐘又重返現場,在未告知罪名下,將黃媽媽以現行犯逮捕帶回派出所,黃媽媽當場異議詢問犯了甚麼法?警察也未依法開出異議單,黃媽媽說要等她的律師來,員警竟也不准,直接以強勢警力將黃媽媽押回派出所。

二、幸賴影片還原真相

當時竹北警分局謝姓分局長說,該志工因侵入李姓主任執行官家,所以才以現行犯逮捕,但民眾錄影影片顯示,該志工是站在路邊空地,並無侵入任何住宅的事實,幸有直播錄影,才揭穿了警方的謊言,而直播的志工當時還被警員嗆聲,誰直播就要盤查誰,員警將黃媽媽留置派出所超過6小時,並要連夜移送地檢署漏夜偵訊,到場聲援的法學教授表示筆錄已做完,就應放人回家,員警稱是值班檢察官要求,在未取得黃媽媽夜間偵訊的同意書下,即強行移送地檢署。

因黃媽媽移送地檢署,到場聲援群眾也趕到地檢署,赫然發現層層警力早已部署在旁,保安警隊與外縣市警局警力也皆到場,黃媽媽因身心壓力過大而昏厥,竹北警分局長竟未呼叫救護車,而忙著舉牌與廣播,原來檢警打算以違反集會遊行法,將到場聲援的志工統統逮捕,因群眾趕往醫院關心黃媽媽而四散,致檢警的惡意計畫終告失敗,竹北警分局竟於隔天週日特地召開記者會,汙衊黃媽媽等志工踰越言論自由,試圖為自己漂白。

翌日行政執行總署的陳姓副署長也發出同樣的新聞稿內容,也誣指黃媽媽等志工到李姓執行官的家除圍堵其座車,並拍打車窗。但一切都有錄影帶還原真相,證實座車停等地點,並非李姓執行官的家,而是執行署新竹分署的車庫;停車是為了等車庫升降門開啟,而非因群眾圍堵;群眾僅在車子單側舉牌,未有圍堵之情事,也未拍打車窗。堂堂行政機關首長竟然屢屢發布假新聞,陳青旭案也是因執行署發布假消息,而被監察院認定「失格」。

三、犯案警察火速開溜,只衰到百姓?!

竹北檢警聯手濫權事跡敗露後,涉案的新竹縣警察局長、竹北警分局長、六家派出所長等人,立刻被火速調職,以躲避議會監督究責,連當日的值班檢察官也躲起來了,沒人知道當日的值班檢察官是誰?一切好像船過水無痕,倒楣的只有百姓,當日被限制住居的黃媽媽,還在等候檢察系統追訴,這就是我國法治無法進步的原因,濫權公務員除非被抓到有貪污,否則幾乎不會受懲戒,難怪公務員敢為所欲為,濫權追訴、枉法裁判、濫權徵收等案件層出不窮,但都沒人受到懲戒,讓我國刑法125條的「濫權追訴罪」、124條的「枉法裁判罪」、129條的「濫權徵收罪」等成為具文,讓台灣法治不彰的實情貽笑國際。

四、官官相護,縱虎傷民

即便罪證確鑿的濫權公務員,官官相護下,也都可以稱說懲戒時效已過而逃過究責,最有名的就是侯寬仁檢察官,他在偵辦太極門案時就被監察院查出有8大違法,監察院要求法務部對侯寬仁檢察官要從嚴究責議處,結果法務部以各種理由拖過懲戒時效,讓違法的侯寬仁不用懲戒,縱容他日後辦案繼續違法濫權,讓更多民眾受害,也讓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度大幅下滑,侯寬仁在偵辦馬英九案時,一樣筆錄不實,但如此違法濫權的侯寬仁檢察官,竟因馬英九案而被民進黨政府視為顏色正確,如今高昇為廉政署副署長,由此看出司法與政治的紊亂連結,破壞了法律的獨立性與正義性。

五、懲戒法是逾時脫罪保護傘?!

公務員懲戒法自104年5月20日修正公布全文80條,並自105年5月2日施行至今,依自由時報專文報導,已有高達36件懲戒案件因逾越時效而被判決免議,引發外界質疑公務員懲戒權10年時效規定之妥適性,因該法時效以「行為終了日」為起算點,許多司法案件等到判決確定,都已超過10年懲戒時效,結果許多違法濫權者都沒事,公務員懲戒時效規定反而成為違法濫權公務員的保護傘,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認為,公務員業務性質特殊,保密性高,即便違法失職也僅少數人略知,通常都是等到卸任或影響力減少時,事情才會爆發,卡在時效限制,公懲法的懲戒根本毫無用武之地,形同具文,他建議,若不改變時效的長度,計算起點可從「行為終了日」改為「機關知悉日」,才能杜絕鑽漏洞的心態。

然是否所有違法濫權官員都可因懲戒時效而躲過應有的究責?第6屆監委日前一改往習通過彈劾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前主委石木欽,但石木欽則堅稱案件已超過10年追懲時效,不應彈劾,但監委指出,彈劾權無時效規定,亦未像刑事訴訟法有逾越追訴時效,應不起訴的規定,所以監委們認為,對於重大違法情形,監察院自當行使憲法賦予的彈劾權,以達整飭官箴,澄清吏治的目的。

目前公務員懲戒法以「行為終了日」為失職起算點的規定,確容易形成違法濫權者的保護傘形,若不能修法改為學者所主張的「機關知悉日」起算,至少也應比照民法有「時效中斷」的規定,才能真正汰劣存良,鞭策公務員依法行政,而對於警察及司法人員的違法濫權,則應另立由專家學者所組成的獨立機關受理,以免司法體系內官官相護,才能真正落實保障人權的法律精神。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