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花穗珍

竹北違法逮捕黃媽媽 大幅調整警政人事 意在壓制民意躲避監督

2020年9月19日下午約六時,法稅改革聯盟60歲志工黃媽媽在竹北市路邊安靜舉字牌,質問某執行官領了多少獎金,就被員警以現行犯逮捕,在場志工還側錄到員警經無線電交談說道[今天一定要抓一個回去,才好向上級交代]。黃媽媽被帶到六家派出所偵訊,直到凌晨1點多才被檢察官裁定限制住居後釋放。黃媽媽受到極度驚嚇,被家人送至急診室,診斷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必須住院療養。得知黃媽媽被偵訊後,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陳志龍教授和魏賜聰教授等學者,即由台北趕往六家派出所,會同現場的志工,請求警方釋放黃媽媽。陳教授向在場的警察解釋: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黃媽媽不是現行犯,不應該逮捕,結果被現場指揮的竹北分局謝局長奚落「陳教授對刑法不是很熟悉」;黃媽媽的兒子女兒也被阻擋在外,一直等不到黃媽媽,女兒終至情緒崩潰而大哭,謝分局長又取笑女兒「在做秀」。謝分局長在講冷血酸語的同時,四周已佈署優勢警力,人數遠超過前來請願的志工,謝分局長身後已備好[行為違法]警告牌,此時有不明人士混跡在志工群中,鼓譟大喊「放人! 放人!」。陳志龍教授事後表示:鼓譟「放人! 放人!」是美麗島事件時情治特工擴大警民衝突用的言詞,使他懷疑警方逮捕黃媽媽只是誘餌,真正目的是要引誘他出面,然後用離譜語言故意激怒志工,好用「聚眾滋事擾亂治安」名義誣陷陳教授,趁機逮捕他,並將志工一網成擒,這種手段已涉嫌違反《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條:「…警察行使職權,不得以引誘、教唆人民犯罪或其他違法之手段為之」。所幸陳教授識破此詭計,心平氣和與警官及檢察官冷靜討論法理,終於完成法律程序,讓黃女士被釋放然後緊急就醫,志工們也平和解散,平安返家。
毫無犯罪行為更無犯罪可能的黃媽媽被視為現行犯,如此扭曲的執法過程有多處涉嫌違法,使輿論大嘩,多位新竹縣議員、立法委員、法律學者等人士痛批警方執法過當。警方則是三天後(9月23日)大規模後調動人事,含警政署副署長、專業單位警局長、縣市局長及六都分局長等120位高階主管,到10月21日再調動近80名縣市分局長及科長層級主管,以此躲避議會監督及輿論界指責。

雲林濫權恐嚇豬農 沒收憲法第11、14及16條

很遺憾警方對919竹北事件未道歉更未痛改前非,對於今年11月22日由社會運動團體發起的和平遊行活動「秋鬥」,又濫用公權力沒收憲法第11、14及16條明文規定的言論、集會自由和請願訴願之權。立委陳玉珍質詢警政署長陳家欽說:雲林縣警方在遊行前到參加民眾家中“關切”,讓部分豬農噤若寒蟬,「警方是在查水表嗎?」陳署長回應:基於維護秩序、保護民眾安全的善意立場,盼勿泛政治化。陳玉珍再問:警政署是否下令全國各縣市警局,去各地調查多少民眾要參加遊行?陳署長答覆:不必我們下令,本來就是資訊上互相掌握。陳玉珍抨擊:以前有警備總部,現在還對人民做這樣的行為?令人覺得恐怖。陳署長回應:不要講得好像警總,這又扭曲了。陳玉珍斥責陳署長說:以「保護人民」為目的,把這樣的行徑視為理所當然,這樣的發言根本不符民主自由社會的標準。

警方對平民施以酷刑 不仁不義使民怨決堤

本文認為:陳署長如此閃躲立法委員的質詢,實在有失警政首長的風骨和高度。警政署長難道不知《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施行法》草案已由內政部提交行政院(稍後於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通過),依此公約第十條: 「1.締約國應確保將禁止酷刑之教育課程與資料納入所有可能參與拘束、偵訊或處理任何形式之逮捕、拘禁或監禁者之一般或軍事執法人員、醫務人員、公職人員及其他人員之訓練中。」警察正是第一批要接受反酷刑教育的公務員。何況,中華民國負責推動《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國內法化的執行機關,正是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再者,員警對於竹北黃媽媽和雲林豬農所為,明顯屬於《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第一條所列的酷刑:「為自特定人或第三人取得情資或供詞,為處罰特定人或第三人所作之行為或涉嫌之行為,或為恐嚇、威脅特定人或第三人,或基於任何方式為歧視之任何理由,故意對其肉體或精神施以劇烈疼痛或痛苦之任何行為。此種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職人員或其他行使公權力人所施予,或基於其教唆,或取得其同意或默許。」中華民國雖非《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締約國,但是警察對無辜人民酷刑來封殺憲法明定的請願訴願權、遊行權和言論自由,這些權力和自由是民主國家最不可侵犯的,而警察竟公然行之,還狡詞詭辯說「是基於保護民眾安全的善意立場」,這是把台灣的臉都丟光了。難道陳署長能說「《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施行法》尚未通過,所以警察可以對民眾施予酷刑」?依據《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視為國內法的《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七條「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警察已明顯違法,更不用提《警察職權行使法》第3條:「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還有刑事訴訟法第100-3條:「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詢問犯罪嫌疑人,不得於夜間行之。」公然濫權違法,是為不義;對弱勢的黃媽媽和豬農施予酷刑,是為不仁。少數官員不仁不義使民怨決堤,12月19日法稅改革聯盟以「反暴力、要人權、翻轉未來」發動凱道遊行集會,訴求廢除獎金制度,並呼籲[花媽救黃媽](花媽是監察院長兼國家人權委員會主委陳菊女士的暱稱),寒風冷雨之下竟有數萬群眾參加,這表示人民已不願再沉默了,層峰該給個說法了。

濫用公權力傷害自由和權利 是挑戰憲法 是竊國

最近有類似的情形在法國發生,法國民眾同樣不願再沉默了。法國國民議會11月20日一讀通過「整體安全法」草案,其24條規定:惡意散播警察影像者,將可處一年監禁和4.5萬歐元罰款,卻也因此引發嚴重損害新聞自由與人民知情權的疑慮。剛好前幾日內發生兩起極具爭議性警察暴力事件,皆是透過錄影畫面才揭露真相,引燃了民眾怒火。法國內政部長達馬南看過第一起暴力事件錄影後說「感到震驚」,即下令警方進行調查。馬克宏看完第二起暴力事件錄影後說表示「這樣的暴力不可接受、讓我們丟臉」,要求將涉案警察停職並展開調查。即使總統講了重話也無法平撫民眾的情緒,在疫情嚴峻的當口,巴黎有近5萬人參與「為自由而走」遊行,要求撤回法案,保障資訊自由並避免警察暴力。法國民眾以行動告訴執政者:憲法明文規定的自由和權利,是民主國家核心價值,絕不容一絲玷汙毀傷;警察濫用公權力傷害自由和權利,這是在挑戰憲法,是在竊國,法國人民絕不容忍。

官員公然濫權對平民施酷刑 淪為鷹犬只圖升官

究竟是什麼誘因,讓基層員警方不惜公然撕毀憲法,對弱勢平民施酷刑、沒收其權利和自由?是獎勵金嗎?但現行法規並未分潤獎勵金給警察。本文認為:由官員的升遷或可解讀。以1996年起訴周人蔘電玩弊案的某檢察官為例,有兩位檢察官和警界百餘人被起訴,以能幹又清廉知名的署長顏世錫受此案波及而請辭,該檢察官常常放消息以維持新聞熱度,成為媒體寵兒,但在司法審判過程中,陸續發現有筆錄遭張冠李戴、抽換撕毀,甚至偵訊錄影帶下落不明等奇事,起訴書內容荒謬離奇,經不起考驗,因而絕大多數的被告都獲判無罪,其中包括臺北市政府警察局督察長陳衍敏、嘉義市政府警察局局長程文典等多名高階警官,然而經過近20年的纏訟,這些無罪的被告原有的仕途和人生都已全毀,也重創警界士氣。同年該檢察官偵辦太極門案,也是同樣的操作手法:只有瞎掰的情節上媒體、卻沒有經得起考驗的證據上法庭,被告也是無罪確定,但許多人的人生全毀;該檢察官偵辨的聯電案、馬英九案也是如出一轍,也重創司法公信力。如此令人搖頭嘆息的檢察官,卻是官階三級跳,何故?因為高層要的不是法治,更不是要依法行政的官員,高層要是對個人效忠的鷹犬,可以任意使喚驅策,做盡骯髒事,即使違法也不遲疑。該檢察官開了惡例,讓基層公務員誤以為只要奉迎上意,自然比奉公守法的同儕升得更快。919竹北黃媽媽和雲林豬農正是這種鷹犬心態之下的受害者,就算沒有獎金,以酷刑凌虐老百姓仍然毫不手軟,因為這樣就可以證明自己有當鷹犬的潛力,才可以坐直昇機升官,傲視同儕。

獎金或獎勵金 藉濫權而升官 都是利益衝突 是貪污

然而由個案抽成的獎金或獎勵金,和藉濫權而獲得之官職,都是利益衝突,都是不同型式不同階段的貪污,早就是法律明文禁止的。依《依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
第 5 條:「本法所稱利益衝突,指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得因其作為或不作為,直接或間接使本人或其關係人獲取利益者。」
第 6 條:「公職人員知有利益衝突之情事者,應即自行迴避。」
《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第二章 預防措施 第7條第4款 要求各國政府預防利益衝突:
「各締約國均應依其國家法律之基本原則,努力採用、維持及加強促進透明度及防止利益衝突之制度。」
第 19 條 要求各國政府嚴懲濫用職權的官員;
「各締約國均應考慮採取必要之立法和其他措施,將故意觸犯之下列行為定為犯罪:濫用職權或地位,即公職人員在執行職務時違反法律而作為或不作為,以為其本人、其他人員或實體獲得不正當利益。」
濫用職權是最可怕的貪污,而今日台灣人民卻眼睜睜看見少數不肖公務員競相以濫用職權剝削人民做為晉身階,這樣別說要加入聯合國,這會讓台灣被全世界遺棄。中華民國雖然名義上有《聯合國反貪腐公約施行法》,實際上卻公然以[獎勵金]及高升濫權官員來違抗《聯合國反貪腐公約》一再嚴禁的[利益衝突],這樣會讓中華民國被視為“未開化”、“不文明”,被其他國家鄙視和不齒,甚至拒絕往來。以國際貿易為生的中華民國若讓其他國家不齒,這就是亡國大禍了。

獎勵金會使中華民國成為國際棄兒 是亡國大禍

用[獎勵金]及高升濫權官員來攏絡公務員淪為鷹犬,鷹犬只會效忠不當利益,不會效忠國家,更不會為人民服務,鷹犬只會把人民當甘蔗或柳丁壓榨好攫取私利而已,鷹犬既不忠也不廉。高層用鷹犬治國,國必亡。誠如《聯合國反貪腐公約立法指南》開宗明義宣告《反貪腐公约》的宗旨,完全說中了台灣的現況:
「腐敗行為非法轉移國家資金,從而削弱了缺乏資源的人所依賴的服務,如衛生、教育、公共交通或地方警務。小額賄賂增加了公民的負擔:不僅所提供的服務不能滿足需要,而且甚至是最基本的政府工作,如簽發正式檔, 都要付“好處費”才能辦成….腐敗會造成投資減少,甚至撤資,產生許多長遠的影響,包括社會兩極分化、不尊重人權、不民主的做法、用於發展和基本服務的資金被挪作他用。原本稀少的資源若被腐敗人員轉用,會影響到政府向公民提供基本服務的能力,以及鼓勵可持續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的能力….最重要的是,腐敗會破壞經濟投資的前景。幾乎沒有外國公司願意在多了一層“稅收”的社會投資。國內和國際公司為獲得業務進行賄賂會削弱合法的經濟競爭,扭曲經濟增長,並加深不平等現象。在許多社會中,如果廣大公眾懷疑司法系統腐敗、私營和公共領域的精英分子違法犯罪,政府的合法性就會遭到損害,法治也將受到削弱。國際上的投資者和捐助人越來越不願將資金撥給政府行政的法治程度、透明度和問責制不夠的國家,因而腐敗對一國人口中最脆弱的部分即貧窮人口所造成的影響是最大的。在世界各地,人們越來越認識到,打擊腐敗是實現更有效、更公平、更高效的政府所不可或缺的。越來越多的國家發現賄賂和任人唯親阻礙了發展,因此請聯合國協助其遏制這類做法。」

鷹犬不忠不廉 人民不再容忍

今年四月因積欠交通違規罰款1.8萬元,導致市價約250多萬元的祖厝被強制執行拍賣的基隆市民陳青旭,近日自訴執行署副署長陳盈錦、宜蘭分署書記官、基隆監理站專員3人偽造文書等罪。陳青旭說:會提自訴是因為執行署當初主張他還欠健保費5萬多元、年度稅金等,但經他調查,上述欠款為零,且他實際上也已繳完所有健保費與稅金,卻被虛指欠款並洩漏其個資,因此提起本件自訴。更嚴重的偽造文書,是行政執行署還公布2018年查封當天“有貼封條”的照片,但照片中竟然出現鄰宅2019年才安裝的冷氣機,代表照片根本是2020才補拍的。這般手法:媒體抹黑加上假證據,和某檢察官慣用手法完全一樣。用這種偽造的假證據要強奪民產,要人民如何心服?陳青旭提自訴,代表人民已不願再受鷹犬霸凌了。奉勸層峰,別再用不忠不廉的鷹犬,應該用《聯合國公職人員國際行為守則》來選拔效忠國家依法奉公的公務員:
「一、總則
1. 根據國內法的定義,公職為信託的職位,意味著有責任從公共利益出發行事。因此,公職人員的最高忠誠應當是對通過政府的民主體制所體現的本國公共利益的忠誠。
2. 公職人員應保證根據法律或行政政策切實有效地履行其職責和職能,做到秉公辦事。無論何時,公職人員都應努力保證由其所負責的公共資源得到最切實有效的管理。
3. 公職人員應全心全意,公正而無私地履行其職責,尤其是在處理與公眾的關係方面,無論何時,公職人員都不應對任何集團或個人給予任何不應有的優先照顧,或對任何集團或個人加以不當歧視,或以其他方式濫用賦予他們的權力和威信。
二、利益衝突和迴避
4. 公職人員不得利用職務之便不正當地為本人或其家庭成員謀取個人利益或經濟利益,公職人員不得進行與其公務職能和職責或履行這些職責不相符合的任何交易,取得任何職位元或職能或在其中擁有任何經濟、商業或其他類似的利益。…
六 政治活動
11. 公職人員公務範圍之外的政治活動或其他活動應根據法律和行政政策,不在任何方面影響到公眾對其公正履行職能和職責的信任。」
試問高層,還要用這種不忠不廉的鷹犬嗎?

人民要法治 就要罷黜不仁不義不忠不廉官員

依據中華民國憲法第1條:「中華民國…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第2條:「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公務員應該要效忠政府,政府應該要效忠人民,人民擁有國家;今天卻是公務員欺騙人民繳稅,用稅金和官位養鷹犬,用鷹犬壓榨人民繳更多的稅,人民無法當家更不做主。人民要的是法治,要任用的是效忠人民的公務員,不要不仁不義的高官和不忠不廉的鷹犬。人民已經覺醒,高層別再睡了,依照憲法和法律選才治國才是正辦。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